鲁迅手稿引发中共军界高层大地震

2015-05-08 07:25:33

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在1967年1月14日奉江青之命,从文化部档案室取走鲁迅手稿。不久,戚被抓进监狱,致使手稿下落不明。周恩来决定由杨成武负责追查手稿下落,杨又命傅崇碧具体负责。在“首都十万军民”大会上,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被林彪宣布撤职,一时间,“打倒杨、余、傅”口号响遍全国。“杨、余、傅”事件引起了军队高层大洗牌,林彪系力量进一步扩张。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被监禁数年,与“鲁迅手稿案”有关的一些人也受到迫害。傅的秘书冯正午、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刘光甫、副政治委员周树青等先后分别被拘留、逮捕、隔离反省、离职检查。本文摘自2010年12月31日《经济观察报》,作者雷颐,原题为《鲁迅手稿大风波》。

杨成武

鲁迅手稿当然是珍贵异常的文物,但曾经却是解放军最高层人事突然变动的由头之一:代总参谋长、空军政委、北京卫戍区司令员三人一夜之间全部被免被抓,确如有人所形容那样:云谲波诡,惊天动地。

对此事,数位当事人或知情者都有详细回忆和论述,其中重要者为: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将军的《傅崇碧回忆录》(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出版),江青原秘书阎长贵的《鲁迅手稿遗失问题真相》和当事人之一王广宇的《三种监狱生活扫描》(阎长贵、王广宇:《问史求信集》,红旗出版社2009年版),陈伯达原秘书王保春、王文耀的《陈伯达错捕王广宇》(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史主管:《百年潮》2005年第12期)。四文对照,旧事还原,既匪夷所思,又使人感到,在荒谬绝伦的年代,难免会有如此荒谬之事。

这批鲁迅手稿原藏北京鲁迅博物馆,共有1,500多页,大部分没有印行公开。“文革”开始,红卫兵起来“造反”,打、砸、抢风行一时。博物馆是“大破四旧”的重点,馆中“革命群众”的行为也越来越激烈。这时文化部尚未瘫痪,有关负责人担心鲁迅手稿遭遇不测,于是将这些手稿调走,存文化部档案室,与“毛选”四、五卷的手稿放在一起,以保证安全。然而几个月后,运动发展迅猛,文化部也已瘫痪,档案室受到冲击。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权倾一时的“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在1967年1月14日奉江青之命来到文化部,从文化部档案室取走了鲁迅手稿。戚在文化部大门口向几派“革命群众”发表讲话,除了批判当时的文化部负责人外,还提到中央文革小组决定要他把鲁迅手稿带走,交中央文革保管,他今天就是为此任务而来。江青为何要取走鲁迅手稿,一说是想从中找到批周扬等三十年代“文艺黑线”的材料,一说确实是为了手稿安全。或者,二者兼有。

世事难料,动乱年代人的命运更像过山车。风头正劲的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王力、关锋突然在1967年秋被作为“大揪军内一小撮”、“乱军”的负责者被赶出中央文革,并被投入狱,而戚本禹在1968年元月也被作为王、关的同伙而“揪出来”,也被抓进监狱。

戚本禹倒台,因一直不知手稿确切下落而担心不已的鲁迅夫人许广平更是心忧如焚,在1968年3月2日给周恩来总理写信打听鲁迅手稿究在何处。她写道:“现在我不知道这些手稿究竟落在何处,甚为担心。如有散失或毁坏,将给人民带来损失。因此希望能帮助了解一下此事,最好能将结果告我。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看看这些手稿。鲁迅博物馆已有报告向中央文革小组反映此事。”显然,中央文革小组并未回复鲁迅博物馆的报告,许广平才直接向周恩来写信。许广平又气又急,在给总理写完信的第二天突发心脏病辞世。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