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档案中的康生:从延安到北京

2015-02-05 01:30:09

俄国人说,作为“中国的贝利亚”,康生所做的每件事几乎都与整人有关,而且心狠手辣。他从上世纪20年代上海时期就开始整人,一直整到“文化大革命”。如果说延安时期康生戕害的是一般干部、革命青年,主要集中在边区,那么进京以后,他便将矛头指向高级干部,范围也祸及全国范围,可以说是“中国贝利亚”的“升级版”。上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阶级斗争观念的强化,康生在思想、政治上进入空前活跃的时期。突出特点是“发现”。本文摘自2013年第9期《文史精华》,作者于继增,原题为《解密档案:“中国的贝利亚”在延安》。


康生

贝利亚是斯大林“大清洗”时代的秘密警察头子,以阴险恐怖、滥杀无辜闻名于世。把康生比作贝利亚的,是俄罗斯当代著名汉学家维克托·乌索夫。他在所著《“中国的贝利亚”康生》这本书中,大量征引解密的共产国际档案,筛选中国国内最新资料,仅附录注释就有539条。有些史料闻所未闻,让我们看到一个像贝利亚一样的“恐怖人物”。

威风凛凛的“特别助手”

康生(1898—1975),原名张旺,字少卿,曾用名张宗可、张裕先、张叔平、张耘、赵容等,山东省胶南县(现属山东青岛市黄岛区)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五卅运动罢工委员会的工作,是1926年至1927年上海三次武装起义的领导人之一。曾任上海总工会干事,上海大学特支委员会书记,上海沪中、闸北、沪西、沪东等区委书记,江苏省委委员、省委组织部部长。1930年六届三中全会被选为中央审查委员,后任中央组织部部长。1933年起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领导工作。1934年在党的六届五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1937年11月29日,王明和康生从苏联飞抵延安。这是毛泽东与康生的第一次见面,此前他们并没有任何工作和历史关系。但毛泽东知道康生是紧跟王明的,也久闻康生“肃反专家”的经历。

1931年初,王明在米夫支持下窃取了中共中央的领导岗位。与王明“左”倾思想观点一致的康生,很快被提拔重用,当上了中央组织部部长。顾顺章叛变事件发生后,康生成了中央特科三科(行动科)的科长,并对顾顺章全家满门抄斩,康生亲手用斧头砍死一人,渐以“肃反专家”声名显赫。此间,康生以谢康、骆驼为笔名,先后发表近20篇文章,狂热宣传王明路线。1933年7月康生追随王明去了苏联,王明和康生分别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正副团长。康生从此改用俄文名字康斯坦丁(中文音译即康生)。解密档案表明,康生在苏联的4年,主要干了两件事:吹捧王明和学习苏联“肃反经验”。康生曾串联国际列宁学院和东方劳动大学的中国学生,联名写请愿书给共产国际,要求批准王明出任中共总书记。康生实地学习苏联“大清洗”,将一批中共留苏人员打成“托派”,许多人被枪决、坐牢、流放。康生也由此成为中共党内唯一受过契卡(“全俄肃反委员会”俄文缩写的音译,后改称国家安全委员会,即“克格勃”)全面训练的“专业人士”。

(嘉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