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从薄家倒掉看八旗子弟堕落历程

【多维历史】薄熙来倒台、妻子谷开来涉嫌命案被拘,儿子薄瓜瓜的命运堪忧。从薄家这个现代“八旗子弟”的倒掉过程中,不免联想起满清八旗子弟的堕落史。

历史是时间的蝉蜕,满清八旗贵族的历史,就是一堆往事的遗骸。从山海关的铁骑纵横,扬州城的血火淋漓,再到京师贵族的大宅门生活,再到三百年后不堪回首的境遇——当一切都已关灯打烊,当歌声已远,回忆最终变成了遗忘,只留下北京城仍在不断地迁徙、变易。
 
满清本就是一个骁勇粗犷的民族,在入关之前,就制服了曾经横扫天下的蒙古,入关后,他们那雄浑不羁的精力与豪情,犹自方兴未艾。接下来,他们逐步征服了全中国,以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凭借的正是金戈铁马的纵横驰骋,以及八旗子弟的骁勇善战。

说到八旗制度,早在清军入关之前即已形成,它是努尔哈赤在战争中所创立的,原有正黄、正白、正红、正蓝四旗,后又增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合称八旗,是当时后金政权兵民合一的组织形式。八旗子弟自幼苦练射骑,勇猛善战,平时耕猎为民,战时披甲为兵,在入关前后,确实很有战斗力,一度是大清帝国国家安全的保证。

八旗军以满族后裔子弟为主,其官兵为了满族统治的利益而世袭从军。很多八旗子弟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享受一份军饷,即使是最下层的满族子弟的一份军饷,也相当于一个清王朝七品官的薪水,足可以养活一家老小。

清朝取代明朝,清军以征服者的姿态入主中原,他们的后裔驻扎在全国各省,成为帝国政权的象征。入关以后,世居京师,他们离东北白山黑水的“发祥地”已越来越远,记忆早就变得模糊,北京早已被他们认成自己的家乡,一百多年下来,他们已然成了北京城里地道的“土著”居民。

在最初的阶段,八旗官兵还保持着当年骁勇善战的作风,按时操练兵马,坚持不怠。在他们文化心理的底部,还沉淀着质朴、强悍、具有尚武精神的满族原初乡野文化。但是到了清雍正时期,随着和平时期越来越长久,八旗军练兵的次数逐渐减少。那些上层官员“出行则皆乘舆,以骑马为耻,武艺日益荒疏”,即使进行军事训练,也无非是“以图塞责,不过闲谈饮茶而散”。

到了乾隆年间,八旗军的腐化堕落已日见明显。有一次乾隆皇帝亲自校阅八旗亲军,测试射箭,结果大部官兵“所射非不至布靶,即擦地而去”。这些日子越来越舒坦的八旗后裔,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而言了。

由于八旗制度不允许旗人在吃粮当兵之外有其他生计,统治者用“铁杆庄稼”(即所谓“旱涝保收”的钱粮)买走了他们的终生自由,一代代的旗人子弟,都被束缚在当兵吃饷的道路上。同时又长久的没有战事,所以从上层贵族到下层旗兵,整个八旗实际上都是有闲阶层,他们终日肥马轻裘,挥霍无度,精神空虚到了极点。

这种悠闲而又有相当社会地位的处境,使得他们的文化心态开始急剧异化,浮夸柔弱的风气代替了剽悍骁勇的尚武精神,漫长的富裕和闲雅的时光,把他们身上最后的一点草原血性慢慢磨掉。从此,他们便驯服的在繁缛礼节和声色犬马中消遣人生。终于,他们竟然成为了一群“不士、不农、不工、不商、不兵、不民”,只知道追求声色之美的纨绔子弟、无赖儿郎。

他们学习汉文明,却又瞧不起汉人,在有选择地吸收汉文明的同时,他们同时也在小心翼翼地避免同化,用严格的措施将自己与汉人区别开来,以维护自己的权威。

首页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