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光州事件37周年 一座被血洗的城市[圖集]

+

A

-
2017-05-19 05:26:43


1980年5月18日-27日,韓國爆发了光州事件,当時掌握軍權的全斗煥將軍下令武力鎮壓這次運動,造成大量平民和學生死亡和受傷,震驚世界。(圖源:VCG)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部下情報部長金載圭刺殺,由崔圭夏任代總統,韓國出現了一個短暫的“漢城之春”。但好景不長,一些政治軍人趁朴正熙總統被槍殺后之機,利用当時的權力真空狀態奪取了政權。1980年5月初全斗煥公布了戒嚴令,宣布在漢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動,禁止集會游行。但民眾示威浪潮隨之更擴大,要求撤銷戒嚴令和全斗煥下台。(圖源:VCG)


5月15日,約10万名大學生在漢城集會,向軍政府示威。5月16日光州3万名學生與市民示威。1980年5月17日,全斗煥宣布《緊急戒嚴令》,進一步擴大戒嚴范圍至全國,禁止一切政治活動,关閉大學校園,禁止召開韓國國會,禁止批評國家元首,大學勒令停課。但当時光州仍然有大規模的示威行動。(圖源:Getty/VCG)


隨后全斗煥派軍隊以暴力鎮壓拉開了“光州518抗爭”序幕。(圖源:Getty/VCG)


一句“到道廳去”成了当年最激蕩光州市民的口號。學生與市民以道廳為中心,到光州火車站、高速巴士總站等地阻攔戒嚴軍進城。(圖源:Getty/VCG)

5月20日晚,20万人在道廳集會、示威。市民組織了200多輛出租車、公共巴士突破戒嚴軍封鎖线到道廳助威。戒嚴軍切斷了光州與外界的聯系,擔心失控,21日凌晨向示威人群開火,造成54人死亡。(圖源:Getty/VCG)


圖為韓國軍隊在光州戒嚴。(圖源:Getty/VCG)


21日,多達30万的老百姓來到道廳,廣場及周圍的錦南街、忠壯路都擠得水泄不通。一個青年站在戒嚴軍的坦克上,揮舞著國旗,高呼“光州万歲”,市民圍在一起高唱國歌,軍隊射殺了這位熱血青年。(圖源:Getty/VCG)


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眾抗爭本部”,進行長達一周的有組織有系統的對抗活動:組織市民軍,與戒嚴軍武裝對抗。他們從警察局和軍隊那里搶奪了部分武器,與軍隊開展了街壘戰,占領了道廳。市民軍迫使戒嚴軍一度撤回到郊外。整個抗爭期間,還訓練市民使用槍械。(圖源:Getty/VCG)


在這起事件当中眾多的年輕大學生遭到軍方的逮捕。(圖源:Getty/VCG)

有的青年甚至遭到軍人的無情射殺。(圖源:Getty/VCG)


据統計,当時戒嚴軍的武力鎮壓造成了4,362名(截至2005.4.為止)的人身傷亡,154名死亡(包括12具沒有关系人的尸體),70名下落不明,4,138名變成殘疾或者被逮捕、拘禁。其實搜查期間中被非法逮捕的市民多達3千名,多少的無辜市民被戒嚴軍逮捕已經無從考察。

Kim Hyung-kwan的母親,Kim 死時22歲,是一名工人,当母親到醫院的停尸間時,完全認不出他,只看見一張被壓碎的臉。(圖源:Getty/VCG)


光州518事件平息后,全斗煥政府在全國瘋狂地鎮壓民主運動,白色恐怖籠罩著韓國。攝于政府高壓,韓國新聞媒體只得選擇沉默。政府在提到這個事件時,只輕描澹寫說是“光州事件”或“光州暴亂”。韓國爭得1988年漢城奧運會舉辦權,大大推進了民主化進程,為“518”正名迎來了曙光。特别是1987年6月,百万人走上漢城街頭要求改憲。軍隊已經無法再壓制民主運動。可以說,是光州“518”運動敲響了韓國軍人獨裁統治的喪钟,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來。(圖源:Getty/VCG)


光州運動對韓國產生了深遠影響。“518”猶如一個咒語,在光州乃至整個韓國國民心中留下了深重的創傷,至今還難說完全平复。每年的“518”前一周,整個韓國都在紀念,韓國總統都會親赴光州发表講演,緬懷長眠此地的烈士們對韓國政治民主化的貢獻。(圖源:VCG)

 

 

 

 

 

綜編:珠璃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