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宮誕生記 美國出資建設的盤算

+

A

-

隨著近年兩岸觀光業的蓬勃发展,台北故宮的精美典藏受到大陸游客的青睞,尽顯在寶島台灣上的中華文化菁粹。1965年9月20日,台北故宮以“中山博物院”的名義正式成立于台北外雙溪,展出自北京故宮攜來的部分精品。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政府,將台北故宮視為弘揚中華文化與宣示政權正統的象征,因此在建筑式樣與內部空間配置上,處處力求再現傳統宮殿風貌或政治倫理,而非強調博物館的展覽功能。因此,王大閎替台北故宮競圖時准備的現代式建筑草案被舍棄,黃寶瑜的宮殿式圖樣雀屏中選;器字形的內部格局,模仿了《周禮》記載的天子祭祀用明堂,但被時任故宮院長蔣复璁发現不適合游客觀展。但最重要的是,台北故宮的籌建不僅代表蔣介石自詡中國政權正朔、想反攻大陸的企圖心,美國亦在過程中慷慨解囊助推一把,借以強化台灣政府的國際形象與培植親美勢力。

台北故宮乃蔣介石立圖再現中國正統的象征之一。(AFP)

原本在國共內戰中撤守台灣的國民黨政府,僅在台中縣霧峰鄉吉峰村(今台中市霧峰區吉峰里)北溝開鑿一個防空洞庫房,用以存放北京故宮文物。接著在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分支機構自由亞洲協會(Committee For Free Asia,亞洲基金會Asia Foundation的前身)的資助下,台灣获得約68.8万元新台幣(約合当時4.36万美元),這才于1957年1月建立一個占地近600平方米的文物陳列室。

這間簡陋的文物陳列室,在八年間總計接待過30余万人次,并有伊朗國王巴列維(Mohammad Reza Pahlavi,1919─1980年)、日本首相吉田茂(1878─1967年)、泰國國王普密蓬(1927─2016年)、約旦國王侯賽因(Hussein bin Talal,1935─1999年)、沙特阿拉伯國王沙特‧本‧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勒沙特(Saud bin Abdulaziz Al Saud,1902─1969年)國際奧委會主席布倫達治(Avery Brundage,1897─1975年)等名人政要到訪,替國民黨政府掙足了“文化外交”的面子。而這恰好也是美國的目的:提升中華民國形象、宣傳台灣才是中國傳統與現代化文明的代表地,借此達成反共效用。自由亞洲協會因此還表示願意出資為台灣廣邀東南亞的教育官員、博物館長至北溝參觀,就是希望向華僑與当地官員輸出影響力,鞏固台灣的地位。

為了幫助台灣爭取話語權,同時也滿足對中國文化好奇的國內民眾,美國官民還積極敦促國民黨政府出借故宮文物至美國巡回展覽。原先在抗戰勝利后,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就曾極力邀請過故宮文物赴美展出,但因國共內戰而耽擱。不過等美國確定協防台灣成為冷戰的前线基地后,借展故宮文物的計划又再度于1953年提上議程,美國國務院還提供經費襄助,台灣政府亦視之為討好美國的良機。親近蔣介石的行政院政務委員王世傑被指派負責准備展覽,其也明白地聲稱“自由世界的前途主要落在美國人民的肩上……這個展覽會還可以提醒人們注意:自由中國的人民不但是為收复失地而戰,而且是為挽救中國的傳統文化而戰”,希冀刺激美國人能由此加大援助台灣。

協助籌備的台灣中研院代理院長李濟也認為故宮展品“對美國民眾及各國游客之影響之深遠……尤對美國議員以及政要,遇有國際問題,尤其有关中國者,须參觀該館,對其觀念上及政策上不無影響”,台灣外交部更指出應“利用機會,擴大宣傳”。所以尽管美國在文物損害的賠償合約中竟訂下“除非因為美國各博物館人員疏忽所造成,否則不論是博物館的理事、職員、雇員還有運輸的海軍等,都不需要負任何責任”的苛刻條款,台灣也只能遷就,甚至以古物無價、保險公司恐難尋、依循昔日海外借展為由,沒給即將遠渡重洋的故宮文物保上任何一份保單。但面臨中共可能提起扣押文物的訴訟,台灣倒是手腳明快地要求美國國務院得給予豁免權,而美國也干脆地應承下來。就這樣,雙方一拍即合,故宮文物遂于1961年飄洋過海到了美國,美國總統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1917─1963年)還親自擔任展覽的名譽倡導人,足見美國對此事的重視。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塗柏鏗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