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醫明妃傳》沒說明白的性别歧視 明代婦女診療大不易

+

A

-
2019-09-11 00:35:00

在現代醫療環境中,無論是台灣、中國大陸還是歐美,依然存在著性别不平等與性别歧視的狀況。其中,在醫療職場數量較少的女醫師,不僅要面對因為性别而衍生的社會刻板印象與不信任,還要承受職場上來自同事的性别歧視。

現代社會的女醫師由于性别刻板印象,仍需要努力向病患證明自己的醫學專業,在職場上還會遭遇男性同事的性别歧視。(VCG) 

像2018年日本東京醫科大學被爆料,為了減少招收女醫科生而對女考生扣分一事,不僅是性别歧視也顯示出醫療環境中性别不平等的狀況相当嚴重。根据台灣行政院性别平等會的數据顯示,台灣醫療職場性别比例,西醫師里男性高達81%,而女性只有19%。由于上一代的女醫師太少,許多經驗無法傳承或是被复制,如女性外科醫師要如何同時兼顧懷孕生子與擔任住院醫師的工作呢?許多狀況都要女醫師自行摸索。明朝社會由于禮教、父權與男女有别的觀念下,女醫所遭遇到來自社會的批評與負面觀感,卻是比今日更為嚴重。

嚴守禮教導致婦女問診困難

明朝婦女看診,因為有男女嚴防的觀念,男性不能隨意出入閨閣、產房,因此男性醫者要幫女性病患診治時,需要嚴守禮教規范。如果病患是寡婦,那更要謹慎小心。明太祖朱元璋曾規定“凡宮中遇有疾病,不許喚醫人入內,止事說證取藥"。強調即使是看病,也要遵從男女有别的規矩。明代著名刻書家閔齊伋(1580-?)在重印南宋醫學家齊仲甫編撰《女科百問》時,也提到醫治女病患的困難之處:

 
為軒岐之言者曰:寧醫十丈夫,不醫一嬰兒,寧醫十嬰兒,不醫一女婦。夫然則女病之效于醫而蕕比于丈夫之數者,百人中不能一耳。……蓋醫之候病止于四術,而切脈為下。然望、聞、問三事可施諸丈年、嬰兒,而每窮于女婦,……望與聞既以嫌遠矣,所恃問之一道。而其受病也,不于床笫不可說之地,則為抑郁莫能喻之悰。其為證候也,非关經產,即屬帶淋。可云某事曾否有無?某處如何痛癢?某物若為白狀?問之則醫危,不問則病危。雖然,胡可問也?于是病者擇言而授指奶嫗,奶嫗輾轉而傳語主人,主人未言先赬其面,欲言更恧其詞,烏三變而成白,尚有真鵧入于先生之耳哉?三指之下,所得几許,又安能淺深細按,如丈夫、嬰兒之得從容談笑以究其故也?無已,而為之說曰:醫者急耳。夫舍四術,而至求之于意,無惑乎其難之也矣。

閔齊伋寫道,幫一位婦女看病的難度比嬰兒還要高,這是因為醫者無法透過望、聞、問、切的方式幫婦女診療所致。由于男女嚴防,大夫無法看到女性病患的容貌,也不能與之直接對談,因此在診斷婦女病情時只能用效率最低的切脈。尽管婦女可以透過第三者來轉達病情,但訊息在來回傳遞的過程中多少會有疏漏以及表達不夠完善的地方,如果問及婦女身體、心理感受等敏感問題,大夫的提問還必须拿捏好分寸,否則會引起其他方面的問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林君穎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