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搭殖民列車 德國占膠澳前對台灣的野心

+

A

-

一論及侵略清末民初中國的列強,大多數人腦海浮現的往往是英、法、日本,鮮少注意到德國的野心也絲毫不遜于前述諸國。事實上,德國在統一之前,境內各邦就已顯露對華通商與占領的渴望,尤以普魯士為烈。当掙脫法國拿破侖(Napoléon Bonaparte,1769─1821年)宰制之后,普魯士與奧地利、英國、俄國共同構成“歐洲協調”(Concert of Europe)的支柱,政治威望驟升,工業化進程也加快,自然不僅僅想稱雄德意志邦聯(Deutscher Bund),對遙遠的東方也陡生垂涎之意,好滿足自己的殖民利益與原物料市場。

1834年,普魯士領導諸多小邦組成“德意志关稅同盟”(Deutscher Zollverein)后,資本經濟成長飛快,鐵路在14年間自6公里猛增至5千余公里,對外拓殖的帝國主義欲望也跟著日益萌发,也增加了同奧地利的摩擦。1858年,奧地利首先派遣軍艦前往中國上海,驕傲的維也納朝廷宣稱“在德意志問題”中,全球所有的德意志人都應受其統轄。這令也心懷統一德意志之夢的普魯士頗為心焦,加上彼時前往東亞貿易的德意志商人并無母國的保護,僅能仰賴英法領事代為照管。為打開東方市場和攫取殖民利益,也為了爭奪德意志龍頭的地位,普魯士遂決定于1859年8月派遣由三艘軍艦和一艘補給船組成的“東亞遠征团”,向中國、日本與暹羅(泰國舊名)進发。

普魯士國王、日后登基為德意志帝國皇帝的威廉一世(左三),下令組織遠征艦隊前往東亞通商與伺機開拓殖民地(Period Paper網)

普魯士總理府的官員德布呂克(Martin Friedrich Rudolf von Delbrück,1817─1903年)說道:“我們的新政府認清,我們應該在沒有物質上利益和我們在歐洲地位上的損傷下,不要浪費時間,以使我們也能获得海上強權經由條約在那三國爭取的特權”,渠指的便是英法美等國借由不平等條約自清朝與日本身上奪得的利權,可見這趟東亞遠航自始便沒抱著“平等通商”的念頭,出发前普魯士外長史萊尼茨(Alexander Gustav Adolf Graf von Schleinitz,1807─1885年)還特意照會其余列強,要求他們支持普魯士對東方三國的政策,以作為艦隊的后盾。

而且根据当時尚是普魯士攝政王、爾后登基為首任德意志皇帝的威廉一世(Wilhelm Friedrich Ludwig,1797─1888年)于1860年发布的指示,雖然艦隊的首要任務是签訂通商條約,但若東亞三國的政府“拒絕或者對普魯士政府采取敵對的觀點,我授權給您依提供給您的武力展示,必要時您可加入正在中國進行戰爭的歐洲強權(英、法),但尽量避免國家受到屈辱。此外,我希望您注意在太平洋或在南美洲找尋一個据點,以便將來辟建為普魯士的殖民地”,十分不客氣地指示艦隊可在必要時加入正在攻打清朝的英法聯軍,并仿效英國奪占香港一樣,也在遠東或南美洲建立自己的殖民地。至于該選擇何處插上普魯士的旗幟呢?此時,控扼中國沿海咽喉的台灣島,映入了遠征隊的眼簾。

早在1860年3月,遠征隊的首領艾林波公爵(Count Friedrich Albrecht zu Eulenburg,1815─1881年)受法國駐華公使葛羅斯(Jean-Baptiste-Louis Gros,1793-1870年)的慫恿,建議他占据台灣島以脅迫清朝訂約,艾林波回憶稱“他很熱心闡明普魯士必须占領福爾摩沙的想法,而且此一行動必须很機密的進行與無太大的困難,約以兩千名的軍隊就可達成”。艦隊里的易北河號(Elbe)船長維納(Wener)也在航經台灣時記錄道“惋惜這一塊美麗與丰腴的土地還未受文明的熏陶,特别是她不是德意志的財產”,揭露奪取台灣的野心。台灣學者余文堂還考證出維納船長曾在台灣南端的鵝鑾鼻登陸,并與当地排灣族牡丹社原住民发生冲突。当時維納船長命令易北河號用大炮攻擊燒毀牡丹社民的村落,造成原住民不小的傷亡。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塗柏鏗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