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戰爭英雄入選中國最高榮譽 魏鳴森陳偉文還有多遠

+

A

-
2019-08-30 07:22:21

在中共建政七十周年來臨之際,8月27日中國官方公布了國家最高榮譽“共和國勳章”以及“國家榮譽稱號”候選人名單,分别有8人、28人名列其中。在香港街頭抗議活動至今難以平息的背景下,海內外媒體更多关注的是香港第一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入選“國家榮譽稱號”背后的意涵。但單就這次表彰而言,作為中國政府設立的國家最高榮譽“共和國勳章”更具看點。

“共和國勳章”8名候選人包括,“兩彈一星”功勳獎章获得者、中國氫彈之父于敏,“兩彈一星”功勳獎章获得者、中國人造衛星技術和深空探測技術的開創者之一孫家棟,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諾貝爾生物學或醫學獎获得者屠呦呦,中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戰斗英雄張富清、李延年,以及連續十三屆当選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從未投過反對票的申紀蘭。

8名候選人中,于敏、屠呦呦、袁隆平、申紀蘭在中國可謂如雷貫耳;孫家棟、黃旭華雖從事國防科研項目,但顯然已經解密,中國官方也曾大肆宣傳他們的事跡;張富清此前雖默默無聞,但自2018年12月個人經历被媒體发掘后,很快就被中國官方樹立為“時代楷模”“道德模范”,各种傳媒輪番報道;惟有李延年此前中國官方似乎并未大肆宣傳,但李延年的經历并不簡單。

入選中國國家最高榮譽“共和國勳章”候選人名單的兩位戰斗英雄——老八路、中共解放戰爭戰斗英雄張富清,抗美援朝戰斗英雄、曾參加中越邊境戰爭的原廣西軍區獨立師副政委李延年。(左:weibo@人民日報,右:weibo@人民日報)

根据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法》,共和國勳章“授予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和保衛國家中作出巨大貢獻、建立卓越功勳的傑出人士”,張富清、李延年屬于在“保衛國家中作出巨大貢獻”的戰斗英雄。張富清與李延年都是1949年中共建政前參軍,張富清是中共解放戰爭的戰斗英雄,而李延年不僅參加了解放戰爭還參加了湘西剿匪、抗美援朝,是抗美援朝戰爭的戰斗英雄,更為特殊的是他還參加過1979年中越邊境戰爭。

在中國官方公布的“共和國勳章”候選人公示材料中,李延年官至中國人民解放軍54251部隊副政委,所謂的54251部隊即原中國人民解放軍廣西軍區獨立師。在中國軍隊序列中,曾有野戰部隊與地方部隊之分,所謂野戰部隊即隸屬于大軍區、執行機動作戰的部隊,如步兵軍、集团軍;所謂的地方部隊,即隸屬于省軍區、軍分區、人民武裝部、執行地方守備任務的部隊,如省軍區獨立師、守備師、海防師等,廣西軍區獨立師就屬于地方部隊。在此前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省軍區都至少下轄一個獨立師的地方部隊。

1979年中越邊境戰爭中,李延年時任廣西軍區獨立師政治部副主任,該師所在的欽州方向屬于東部戰线,東线主攻方向是廣西百色当面之越南高平、崇左当面之諒山,廣西軍區獨立師所在的欽州当面之越南廣寧省屬于佯攻,目的是牽制部署于這一地區越南海防師及地方部隊。在近一個月的戰斗中,廣西軍區獨立師先后攻占越南廣寧省保肯和比勞地區、橫模地區、760高地以及高巴嶺,全師有243人戰死,876人受傷,總體而言這一地區的戰斗強度與規模并不大。與之相比,參加1979年中越戰爭的另一個獨立師——云南軍區獨立師,則因西线昆明軍區步兵11軍僅兩個師而被划歸11軍序列,參加了西线的主攻。

1988年南沙赤瓜礁海戰中國海軍編隊指揮員、時任海軍南海艦隊榆林基地參謀長的陳偉文。(weibo@宋曉軍)

從中國官方公示的內容來看,李延年的入選共和國勳章候選人,除了戰斗經历——“1945年參加革命,先后參加解放戰爭、湘西剿匪、抗美援朝戰爭、對越自衛反擊戰等戰役戰斗20多次,是為建立新中國、保衛新中國作出重大貢獻的戰斗英雄……榮立特等功1次,被志願軍總部授予‘一級英雄’稱號,榮获解放獎章和勝利功勳榮譽章”,更重要的是“離休后,他初心不改、斗志不減、本色不變,積極弘揚革命優良傳統,充分展現了一名老革命軍人、老戰斗英雄的光輝形象”,與張富清的事跡異曲同工,正是中共当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教育活動所要達到的效果。

不過,有1979年中越邊境戰爭經历者入選中國國家最高榮譽“共和國勳章”,不禁令人想起另外兩位曾與越南交手的戰斗英雄——1974年與南越海軍交手收复西沙群島的西沙海戰指揮者時任海軍南海艦隊榆林基地副司令兼參謀長魏鳴森,1988年與越南海軍交手收复南沙群島永暑礁、華陽礁、東門礁、南薰礁、渚碧礁、赤瓜礁等6個島礁為中國在南沙贏得一席之地的赤瓜礁海戰指揮員時任海軍南海艦隊榆林基地參謀長陳偉文。

魏鳴森系1937年入伍的老革命,由陸軍半路出家当了海軍。西沙海戰后,1977年調任海軍南海艦隊廣州基地副司令,1983年轉任海軍后勤部顧問退居二线,1987年即中國軍隊恢复軍銜前一年離休,從而一生與金星無緣,時年67歲。1997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功勳榮譽章,2007年在北京去世。

陳偉文屬于海軍科班出身,由武漢大學轉入海軍大連艦艇學院,不僅與國民黨海軍交過手,也參加了西沙海戰,時任護衛艇大隊副參謀長負責編隊導航。1979年中越邊境戰爭時,時任南海艦隊西沙水警區訓練科長的陳偉為正在西沙群島的中建島巡視,被任命為前线指揮所指揮員,俘获越南武裝船3艘、越軍中尉范文雄以下24人。

赤瓜礁海戰后,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曾親自签发嘉獎令:“在這次戰斗中,我海軍參戰部隊堅決執行軍委指示,堅持自衛的原則,反應快速,作戰英勇,指揮得当”,在当年的軍銜評定中,原本應該授予大校軍銜的陳偉文也被破格授予海軍少將軍銜,但陳偉文很快就被送入海軍指揮學院進修,1990年畢業后晉升海軍廣州艦艇學院副院長,1995年退休,時任58歲。

相比魏鳴森的几乎被官方遺忘,2019年中國海軍成立七十周年時,陳偉文作為26位突出貢獻個人受到海軍的表彰。此時陳偉文已經82歲高齡,心脏也不好,他本人與老伴都擔心去北京身體吃不消,但陳偉文最終仍然決定一定要去。“去!他代表的不僅僅是他個人,還代表了對那場海戰的历史評價,那一批戰友的公正評價。”当陳偉文結果榮譽證書時,全場爆发出雷鳴般的掌聲!

戚繼光曾有詩云:“封候非我意,但願海波平。”對于軍人而言,保家衛國分內事,馬革裹尸又何妨,他們的名字可能無人知曉,他們的功績卻永世長存,政府所能做的也應該做的只不過是讓他們的名字與他們的功績“永垂不朽”。

当西沙群島成為了熱門旅游目的地,永暑礁、渚碧礁變成了永暑島、渚碧島,南、西、中沙群島辦事處變成了三沙市,是否有人還記得魏鳴森、陳偉文?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