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與文物的雙重離散:敘利亞女考古學家的故事

+

A

-

英國媒體《對話》(The Coversation)于2019年8月邀請敘利亞籍、正流亡于美國擔任紐約賓漢姆頓大學(Binghamton University)人類學系訪問教授的歐瑪爾(Lubna Omar),為世人披露飽經戰亂的敘利亞考古現狀。歐瑪爾于2011年敘利亞烽煙初起時便逃亡至土耳其,接著在2016年奔赴美國,但旋即受2017年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所下的七國旅客禁令(禁止持有伊朗、伊拉克、敘利亞、苏丹、也門、索馬里、利比亞等國護照的居民進入美國)波及,一度差點無法靜心生活。但接著美國聯邦地區法院接連裁定凍結特朗普的禁令,才使歐瑪爾得以重拾學術工作。

歐瑪爾介紹道,在敘利亞時她專研遺址中的動物骨骼、借以推估古人類的活動,同時她也是該領域中少有的中東籍女性學者。歐瑪爾還介紹敘利亞其他重要的考古发現,例如傑夫·阿瑪(Jerf el Ahmar)发掘的新石器時代大型石砌公共建筑,顯露時人的建造技術和生活型態;還有于薩比‧阿比亞(Tell Sabi Abyad)遺址发現的陶鍋碎片和家畜骨骼,從陶鍋上面殘留的脂質可分析食物的烹飪技術緣起,以及時人飲食的偏好。此外,敘利亞阿勒頗(Aleppo)附近的迪迪瑞亞(Dederiyeh)洞穴還出土了兩具距今約54000年至48000年前、近乎完整的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嬰孩化石,為人類的演化環節提供清晰的對照。

此外,2006年敘利亞和瑞士合組的考古隊于科烏姆(El Kowm)綠洲掘出將近四米高的巨駝類化石,以及含有尼安德特人特征的原始人類骨骸,其后數年又陸續发掘出石器碎片。細數這些考古发現之后,歐瑪爾強調:“作為人類與其祖先的道路和家園,肥沃月灣顯然扮演了重要角色非常長一段時間。”可以說,当地產生文化積累的歲月遠比世人想象得悠久許多,絕非自苏美爾文明才開始替人類历史揭開新頁。

  • 自14世紀即存在的敘利亞麥地那市集。(Flicker@LucyCaldicott)
  • 2012年9月后麥地那市集遭戰火摧毀。(AMC)

然而,戰火不僅打斷歐瑪爾在故鄉的考古生涯,還導致大量文物遭摧毀與走私。歐瑪爾提及敘利亞考古學家們除了得面臨戰爭威脅外,“你要如何在多股地緣強權支持的武裝冲突中追求事業?”這份兩難隨著動蕩加深,最后不得不迫使包含歐瑪爾在內的大量學者出逃。雖然歐瑪爾等敘利亞僑民,在海外仍致力提倡保護敘利亞文物,但教人痛心的是,“伊斯蘭國”(ISIS)極端組織、庫爾德族民兵、反阿塞德(Bashar Hafez al-Assad)政府的各路武裝、甚至連敘利亞政府軍,都程度不等地參與破壞遺跡和盜賣古文物,遭毀的古跡也不計其數。如阿勒頗古城里的堡壘、市集、倭馬亞大清真寺(Umayyad Mosque of Aleppo)、布斯拉(Bosra)古城里的羅馬劇場、始建于十字軍運動時期的騎士堡(Krak des Chevaliers)等都無一幸免。

而諷刺的是,歐美國家多半僅譴責伊斯蘭國的暴虐,卻未對其余反阿塞德叛軍的破壞行為提出批評,且更不願多談敘利亞、伊拉克、伊朗等國的遺失文物,最終往往流向歐美的高端拍賣市場里。美國媒體《BuzzFeed News》曾在2015年深入追蹤敘利亞文物的走私途徑,发現這些遭盜掘的文物多半被售往黎巴嫩和土耳其的歐洲人,接著再運往希臘、保加利亞或歐洲腹地。報道中,還借古物經銷商之口直白地宣告“在歐洲、在美國、在全世界,要阻止這种生意是不可能的”。畢竟,對于文物精品的需求一直都存在。

  • 始建于公元2世紀的敘利亞布斯拉古城羅馬劇場。(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 布斯拉羅馬劇場于2015年后遭轟炸摧毀,僅剩斷壁殘垣。(Facebook@ SMART News Agency)

再加上几經轉手之后,文物的來源地很容易被偽造或掩蓋,令母國難以追討,也替知情或不知情的收藏家與博物館大開收購的后門。例如2019年7月英國佳士得(Christie's)拍賣行以將近600万美元的高價,出售一尊高約28.5厘米的圖坦卡蒙(Tutankhamun)頭像,旋即遭埃及國家古物遣返委員會(NCAR)发現和聲討,并提請國際刑警組織发布通告追查相关的流失文物。結果佳士得傲慢地聲稱“該物件不是、也從來不是受調查的主體”,并反控埃及沒對其他眾所皆知且展出多時的文物表露同等的关切,企圖為自己卸責。

這种只求获利、不顧文物流向和当事國感受的行徑,充分展現歐美資本主義社會的自私嘴臉。尤其是几百年來,列強仗恃武力、金錢、科學的帝國主義優勢,自世界各地掠奪無數的財貨和文物,滿足自身炫耀武力和炒作藝術品的經濟需求,再以此充作“漢學”、“印度學”、“亞述學”等學科養料,進而反向輸出至第三世界,迫令渠等默然服膺致使自我殖民、進而服從西方的知識霸權。除了敘利亞之外,伊拉克、中國、埃及、貝寧等廣大非西方國家都長期承受這种經濟與精神的雙重剝削和宰制,造成受害國的人民若要觀賞或研究流失的特定文物,竟得千里迢迢前往歐美的博物館或大學里才能如願,這不能不說是种悲痛。

何況歐美列強針對敘利亞、伊拉克、伊朗等國发起侵略或制裁,導致這些國家的大量人才逃難出境,在相当程度上也削弱了渠等的知識自主性,令西方塑造的話語權相對更形鞏固。但歐美國家不願真誠道歉,反以“人類共有資產”的名義截留文物、或僅提供些許資金給受害國用以保護或研究,一面繼續享有掠得文物的經濟與學術好處,一面又占据保存历史的道德高地,實在是种高明的無賴。所以歐瑪爾呼吁,“只有真正支持敘利亞的人民、而非他們的廢墟”,才能讓保護敘利亞文物的任務成功,其他受害國對此話必心有同感。故要是歐美國家真有心維系文明的傳承,就先自聽從歐瑪爾的建言并擴及到其余受害國開始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塗柏鏗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