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蘭德報告》出爐:美國軍力與全球霸權已不相稱

+

A

-
2019-07-19 08:03:34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曾指出,一個國家的威懾力大致包含三個因素——能力,即國家實力,將威懾變為現實的能力;使用能力的決心,即將威懾化為現實的決心;明確地將能力與決心傳達出去。

近日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发布了題為《美國戰略目標與資源的不匹配》的報告,圍繞著國家威懾力最核心的“能力”對美國提出了嚴厲的批判,認為美國当前的軍事實力與其野心并不匹配,存在差距,并不能達成当前美國的國防戰略——“能擊敗來自大國的侵略,威懾住世界各地的機會主義和打斷緊急的恐怖分子襲擊”。

自2001年阿富汗戰爭以來,美軍以反恐為目的進行了多場戰爭,但長期的反恐戰、治安戰等非常規作戰嚴重影響了美軍的“正規作戰能力”,恢复“正規作戰能力”已經成為美軍当前的首要任務。圖為駐阿富汗的美國陸軍。(VCG)

美國國防戰略的轉變

此前,在奧巴馬(Barack Obama)時期,美國國防戰略“僅要求軍隊能夠擊潰地區性侵略和阻撓其他區域的第二侵略者”,也即是打贏兩場局部戰爭的翻版,聚焦于與非大國之間的局部戰爭,以及反恐戰、治安戰等非常規戰爭。

2017年特朗普(Donald Trump)擔任美國總統后,美國國防戰略即開始聚焦于大國對抗,因應這一訴求,美國軍方提出要恢复常規戰爭能力——大國間大規模正面戰爭的能力。美國國防部2018年《國家軍事戰略》明確指出,“美國與中國和俄羅斯的長期戰略競爭,將在美國國家安全和美國國防部占据中心和主導的地位。”

2018年底,美國參眾兩院授權成立的美國國防戰略委員會(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 Commission,NDSC)報告也將“大國競爭和冲突的興起”視為“值得警惕的未來六大趨勢”之首,支持美國國防戰略(NDS)“優先考量與中俄兩國的大國競爭”,“美軍不僅必须主導與中俄兩國的競爭,還需應對來自其他國家和組織的廣泛挑戰”。

按照這一戰略,美國既要在歐洲與俄羅斯競爭,也要在亞太地區與中國競爭,并且要占据主導地位,同時還要在從朝鮮半島、台灣到中東的廣闊范圍內應對朝核問題、台灣問題、伊朗問題等挑戰。這是美國作為全球帝國為維護其世界霸主地位必须要做到的。有一种觀點認為,在美國經濟實力尤其是實體經濟不再占据絕對優勢的今天,超強的軍事實力是美國維護美元霸權的关鍵,而美元霸權又是美國世界霸權、全球體系的关鍵。

但是,正如《蘭德報告》指出,美國的軍事實力與其國家安全戰略是不匹配的,是有落差的。美國軍事實力的使用已經達到極限,比如說美國常駐西太平洋的第七艦隊就因執行戰備任務時間過長擠占訓練時間導致訓練不足,致使軍艦事故頻发。

《蘭德報告》也指出,美國如果要“同時威懾住來自歐洲、印度-太平洋和中東的威脅,并且保證美國及其聯盟國能夠贏得一場與這些區域內的大國之間的戰爭的勝利”,美軍就必须保持“高比例的部署”。

平時為保持威懾力,美國必须“要求各個軍隊單位都具有極高比例的可動員人數:66%的現役陸軍、80%的現役和預備空軍中隊,以及六個及以上的航空母艦打擊群”。一旦有事“將會需要相当于在兩次突发事件中完全動員美國的國民警衛隊及預備軍隊的部署”,而這是美國自二戰以后從未发生過的事。

高比例的軍隊動員與部署,又會影響部隊的休整與訓練,“目前為止,我們還無法得知各個部隊能否以如此高的比例被同時動員。”最終,美國不得不為歐洲及西太平洋而放棄一些在韓國和中東的任務。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