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盛世光輝的前夕 南北朝“服妖”竟成黑暗時代

+

A

-
2019-07-17 04:20:15

近日中國大陸熱播的網絡古裝劇《長安十二時辰》,劇中建筑、衣飾皆呈現盛唐京師長安城的繁榮氣象,唐代貴族仕女身穿男裝、街上隨處可見的胡風服飾等,在在體現了唐朝是一個多元文化兼容并蓄的強盛王朝。一個時代的社會文化特色,總是離不開其服飾,但是唐代服飾的開放多元,并非一日可蹴,而是經過魏晉南北朝三四百年的分裂、冲突與對立,慢慢消化吸收融合而成。

圖為北齊太尉、武安王徐顯秀(502─571年)墓室壁画,證明当時服飾呈現胡漢交融的風格(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儒家禮儀與“服妖”

今天穿什么樣的衣服出門?在現代自由開放的社會,愛穿什么、想穿什么都屬于個人自由,但身上的衣著除了表現時尚品味外,也反映其消費水平與社會地位。如何搭配衣服雖然是個人的選擇,但其背后都有著社會文化根源,古今中外都有許多以服為制的實例。其中民族服飾,通常被認為是一個民族重要的外在標志,除了有強化內部認同的作用外,還能區别于其他民族。中國历史上在魏晉南北朝時期,曾有漫長的族群對立與冲突,自永嘉之亂(公元311年)后晉室南渡,民族間的冲突與敵意不斷上升,胡漢雙方的排斥也體現在服飾上,在《晉書》與《宋書》的《五行志》皆有記載皇帝百姓沉迷胡服,被史家視為會導致亡國的“服妖"。

“服妖"一詞最早出現在漢代,成書于東漢和南朝劉宋的《漢書》、《后漢書》均有記載,不過并不是將其收錄在與服飾相关的《禮樂志》或《輿服志》,而是專收在記載五行災異的《五行志》中。班固總結所謂的“服妖”,即“風俗狂慢,變節易度,則為剽輕奇怪之服,故有服妖"。此后“服妖”常見于历代史書的《五行志》中,對后世影響深遠。由于儒家對服飾自有一套嚴謹的宗法觀念與規定,且服飾為“外束其形,內總其德",是 “禮"的具體呈現。因此,若是人們沒有依照自身的社會地位、名份,遵循禮的規范去選擇紋飾、質料,輕者會遭到他人僭越、踰矩及違制的譴責,重者則會被扣上“服妖”的帽子,受人輕視或是被詛咒,若是皇帝天子沉迷奇裝異服,更被視為將導致國家滅亡。

自漢代開始出現“服妖”一詞,并記載服妖案例,記載魏晉南北朝史實的《晉書》、《宋書》、《南齊書》等正史都有相关記載,雖然這些服妖相关案例故事都有重复引用的情形,但也標示這一現象,是有滲透性與延續性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林君穎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