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排華潮的最初元凶:美國與蔣介石介入內戰

+

A

-

過去網絡上曾流傳一個段子,敘述蔣介石于1970年聞知印尼排華時,如何“慷慨激昂”地安排孫立人、黎玉璽等將領籌划突襲,接著派遣軍艦和海軍陸戰隊闖入印尼雅加達的“中華民國駐印尼大使館”與暴徒激戰,最后成功撤離數百名華僑與使館人員。事成之后,蔣介石論功行賞,參戰人員紛紛升官获勳,台灣大軍勇武之名,一時遠揚海外……。

尽管這故事的情節荒誕不經,比如印尼早在1950年就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1967年又因破壞中國大陸使館與劫持外交官導致雙方斷交,1970年兩岸在印尼俱無正式官方代表,故所謂的“中華民國駐印尼大使館”根本是子虛烏有。還有孫立人早在1955年就遭蔣介石軟禁,又何從參與軍政?至于故事里台灣派出的丹陽、章江、劍門等軍艦,不是早已退役,就是于1965年“八六海戰”時遭解放軍擊沉,根本不可能在1970年出現。但該段子仍历久不衰,并引起大陸“國粉”的喝采。渠等絲毫不知,历史的真相十分殘酷,蔣介石不僅沒有在印尼排華時施予過任何援手,反而還與美國一道加入印尼內戰,促使印尼政府在平叛后以此為借口,掀起一波波的瘋狂排華風潮,令眾多無辜華僑受害冤死。

印尼的排華情結早在荷蘭殖民時代就已种下,肇因于荷蘭人的分化。当印尼獨立后,內部紛雜的族群和語言、貧富差距、地域摩擦,以及冷戰塑造的美苏對立陣勢,都使印尼不時采取忽而親美、忽而親苏的搖擺策略,并將矛頭轉移至華人與共產黨身上以鞏固權威。例如1950年印尼雖同意與北京建交,但在同年7月竟拒絕16名擬建使館的中方人員入境,迫使他們在海上勾留了半個月后不得不黯然返國。接著在8月印尼又未按照外交慣例迎接中國大使王任叔到任,且遲至1953年10月才派出首任駐華大使。1951年朝鮮戰爭爆发后,印尼又追隨美國對華實施禁運,同時對內清剿左翼與共產勢力,逮捕親共的華文報刊《生活報》主筆王紀元、社長黃周規、《生活周報》主編鄭楚耘等人,顯示對華態度的兩面性。

印尼總統苏加諾因傾向共產黨而引发美國與台灣不滿(圖源:AFP)

這种兩面性也凸顯在印尼的兩岸政策上,印尼雖同台灣政府斷交,关閉“中華民國”的各處領事館,但仍允許國民黨黨部運營。印尼總理哈達(Mohammad Hatta,1902-1980年)甚至在1950年對國會秘密報告外交走向時,主張讓台灣脫離中國獨立。加上1949年時,國民黨在印尼的黨員猶高達41,584人,冠居海外之首,又掌握《自由報》、《天聲日報》、《中華商報》等媒體,不時攻訐親共華人,甚至想唆使印尼政府壓制渠等。如國民黨泗水黨支部三民主義青年团团長、《商報》主筆辛卓基就曾沿街紀錄懸掛五星旗的門戶,意圖鼓動印尼政府迫其降下;黃周規在慶祝印尼獨立成功時,于報社升上印尼國旗與五星旗,也遭國民黨員聯合印尼軍警施壓,但被黃與其他華人拒絕。華僑內部的這种分裂,不僅造成未能团結抵御印尼迫害的窘境,還讓印尼政府有借口稱其影響內政、以此滲透與打壓華僑,不能不說是中華民族的悲哀。

對印尼的這种兩面手法,中國大陸采取容忍態度,台灣與美國則是不滿其反共不夠徹底、又拒絕加入《東南亞公約組織》(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而印尼也頗不悦美國不願一塊兒向荷蘭施壓交出西伊里安(Irian,新几內亞島西部),以及美國替荷蘭催討印尼所積欠債務,故與苏聯和第三世界國家走得更近。1953年,美國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1888-1959年)說道:“保持一個統一的印尼是十分危險的,它最終的結果就是導致共產主義占統治地位,共產黨中國是個例子”。因此,美國與台灣都處心積慮推翻印尼總統苏加諾(Sukarno,1901-1970年),或扶持其他外島反共勢力,以符合自身的戰略利益。

1954年9月,印尼政府挫敗美國支持的政變陰謀,其中竟有國民黨員章勳義、領事朱昌東等人共謀舉事,印尼遂將之下獄。台灣立法院一面集會討會如何營救,一面向印尼國會抗議。最后章勳義、朱昌東等人遭印尼驅逐出境,台灣則以“反共斗士”之名歡迎他們并呼吁“民主世界譴責印尼政府”,絲毫不提自身偕同美國如何干涉印尼內政,同時和美國加緊顛覆苏加諾政府的腳步。1954年,美國艾森豪威爾(Dwight David Eisenhower,1890-1969年)政府提出可使用包含武力在內的秘密或公開手段、防止印尼若入共黨控制的方針。1955年万隆會議召開后,艾森豪威爾政府又制定NSC5518號文件,決議對印尼實施“隱蔽行動”(即暗中以軍事或情報手法干預他國),台灣也被印尼三寶壟(Semarang)報刊《自由之聲》曝光試圖行賄推翻苏加諾的丑事,這都給印尼的反美與反華民意累積了動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塗柏鏗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