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茲南事件后 毛澤東曾如此勸告不聽話的波蘭

+

A

-
2019-01-16 04:50:54

2019年1月8日,波蘭國內安全局以間諜罪逮捕了中國華為波蘭有限公司的高管王偉晶。消息一經爆出,“華為”、“高管”、“間諜罪”等字眼,不禁讓許多人聯想到上個月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之事。不過,波蘭安全部門发言人稱對王偉晶的指控系與其個人行為有关,與華為公司沒有直接聯系。華為方面也快速撇清关系,決定立刻終止與王偉晶的雇佣关系。值得注意的是,波蘭國家情報機关发言人于1月11日在推特上宣布被捕人員身份時,將美國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國務院等在內的6個部門全部关聯了一遍,被指有“邀功”之嫌。

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右一)曾勸告波蘭領導人以苏聯為首(圖源:VCG)

此事若发生在中共建政之初,顯然是不可理解的。1949年10月11日,中共建政僅十天,便與当時同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波蘭建立外交关系。中國總理周恩來曾兩度到波蘭訪問,波蘭領導人也曾在1950年代多次訪問中國。后來,隨著中苏关系交惡,中波关系也出現裂痕。但波蘭仍支持中國恢复在聯合國的席位。

冷戰時期的中波关系,受到中苏关系的直接影響。波蘭作為社會主義陣營的一部分,又是苏聯的鄰國,其內外政策緊隨苏聯步伐亦在情理之中。但苏聯與波蘭之間也并非總是鐵板一塊,尤其在苏共二十大上,苏聯領導人赫魯曉夫做了关于批判斯大林的秘密報告后,社會主義陣營出現動蕩。具體到波蘭,发生了工人不滿当局政策舉行罷工、游行的波茲南事件。

事件发生后,波蘭統一工人黨進行改革,選舉哥穆爾卡(Wladyslaw Gomulka)為第一書記。這一過程中,赫魯曉夫欲通過武力逼迫,干預波蘭內部事務,雖未成功,卻產生了惡劣影響。加之后來又出兵匈牙利。苏聯一時在整個社會主義陣營威望大跌。尤其不被苏聯認可的哥穆爾卡執政波蘭后,更對苏聯難言好感。

相反,此時的中共因介入解決波匈事件,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威望達到历史高峰。1957年11月,毛澤東第二次訪問苏聯,參加十月革命40周年慶祝活動,并出席各國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毛澤東和中共代表团在莫斯科受到隆重歡迎和特殊待遇。在代表會議上,各黨代表发言都要站在講台上,只有毛澤東可以坐著講話。毛澤東不但在會議上一再否定或拒絕苏共提出的意見和建議,而且各國的領袖還在私下紛紛找毛澤東交換意見。這次會議,名義上由苏聯召集,實際上由中苏共同主持。

但毛澤東這次赴會,主旨并非突出與苏共的分歧,而是要維護社會主義陣營的团結。当時,波蘭領導人哥穆爾卡對“以苏聯為首”的提法不認可,毛澤東在做他的工作時說:“要不要有人為首,這不是我們單方面的事,帝國主義有個頭,我們也要有個頭,一旦有了事,總得有個人來召集一下。”“苏聯有多少力量,你我有多少力量?我們誰能代替苏聯這個角色?”離開共同對敵這個領域,涉及各國黨的关系時,毛澤東則強調平等。他說:“為首不是為尊,不能一家說了算,討論問題必须是平等的。”

毛澤東曾提到中國是一個政治大國、人口大國,卻是經濟小國。提出“以苏聯為首”并非毛澤東不想当頭,而是当頭就要承擔更大責任,擴大外援規模,而這卻是当時中國國力所難以承擔的。應該注意到的是,雖然当時名義上承認苏聯的“領頭羊”地位,但毛澤東卻在幕后起了決定性作用。這也為日后中苏关系破裂埋下伏筆。不過,就当時來講,毛澤東以自己影響力確實平息了波蘭等社會主義國家對苏聯的怨言。

最后會議通過了《莫斯科宣言》和《和平宣言》。当時只有南斯拉夫代表拒絕在《莫斯科宣言》上签字,而只在《和平宣言》上签字。

隨著1980年代末发生苏東劇變,波蘭社會制度改變,整個國家親西方色彩愈濃。1999年,波蘭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2004年5月加入歐洲聯盟。波蘭在脫離社會主義陣營后,在西方世界又找到了“頭”。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安得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