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任正非落選“改革開放傑出貢獻人物”隱情

+

A

-
2018-11-27 19:51:19

隨著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日的臨近,官方各种紀念活動開始密集起來。11月26日,中國官方公布了“改革開放傑出貢獻人物”100名候選人名單,原本呼聲很高的中國最大民營企業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任正非蹊蹺落選。在任正非落選的同時,聯想集团創始人柳傳志的入選,無疑點燃了輿論風暴。

2015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訪問英國時,在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右)陪同下參觀華為英國總部(圖源:Reuters)

長期以來,華為與聯想可以說是中國民營企業的代表,兩家公司几乎創辦于同時,在2016年被華為取代前,聯想曾長期霸占中國民營企業五百強第一的寶座。兩位企業家為各自企業選擇了完全相反的发展路徑,從而奠定了兩人與兩家企業在中國輿論場不同的地位。

柳傳志拍板下的“貿工技”路线,使聯想能夠迅速发展壯大,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實力遠超華為。但“貿工技”路线所缺乏的技術基因,使聯想利潤率極低,只能通過攤大餅式的做大規模與精細化的管理求得利潤,聯想也確實通過收購成為世界第一的電腦厂商。但利潤率的低下,使聯想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進行高強度的技術研发,進而實現技術上的突圍,由高技術求高利潤,最終只能陷入低利潤—低研发—低利潤的循環。

華為則從一開始就確定了技術主導的路线,自1990年代以來持續不斷的高強度研发投入,終于使華為在市場競爭與技術競爭中取得優勢,成為世界排名第一的通訊設備供應商,并參與到通訊技術標准的制定中。当華為在世界市場確立起高技術品牌地位后,由通訊設備市場切入手機等消費品市場,其品牌形象自然非其他中國品牌可比,高投入的技術研发又不斷強化其品牌形象,從而造就了華為手機世界第二的地位,并成為唯一可在高端市場與韓國三星、美國 蘋果正面競爭的中國品牌。

整個華為公司也在技術的助推下厚積薄发。2015年時,聯想與華為分别位居中國民營企業五百強前兩位,年營業收入都在2,800億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4美元)左右。到2016年,華為就以3,950億的營收位居第一,而聯想已經退居第四。到2018年,華為位居第一,聯想退居第六,但華為6,036億的營收已經几乎是聯想的一倍。從2015年到2018年,華為營收增長了一倍以上,聯想卻几乎原地踏步,在可預見的將來這种差距必定會越拉越大,兩种发展路线的優劣已經顯露無疑。

至今華為已經成為歐洲排名第三的手機厂商。圖為華為手機位于西班牙巴塞羅那的一處專櫃(圖源:新華社)

当然,從中國官方角度來看,華為與聯想都是中國企業,都是中國改革開放后发展起來的世界級跨國企業,手心手背都是肉,并無親疏之分。此前,10月24日中共中央統戰部與全國工商聯公布了“改革開放40年百名傑出民營企業家”名單,任正非與柳傳志都名列其中。

在中央統戰部官方微信公眾號“統戰新語”当天的報道中,還曾舉例講述部分企業家的功績,范例中有任正非卻沒有柳傳志——“有推進產品創新、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創建具有核心競爭力和國際影響力企業品牌的典型任正非、雷軍等。”

10月25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在第六版報道了這一事件。在《人民日報》的報道中,关于任正非的內容除了去掉雷軍的名字一字未動,但在任正非前面的一句也就是第一句——“有敢闖敢試、敢為天下先,率領企業艱苦奮斗、開拓進取,在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的典型年廣久、魯冠球、陳東升等”中,去掉了年廣久、陳東升增加了柳傳志的名字,并位于魯冠球之前,排在范例涉及人物的第一位。

由此來看,在中國官方心目中,柳傳志與任正非的地位并無二致,都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傑出代表。“改革開放傑出貢獻人物”100名候選人名單也不大可能容不下任正非、柳傳志兩人。

對于任正非的落選,也有人指出是因為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的窗口入選人數太多。實際上,作為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的廣東省也不過才7人入選,其中深圳僅3人,而浙江一省就有16人入選,深圳入選太多這個原因是站不住腳的。

既然從官方的角度來看,兩人同時入選沒有任何問題,那么問題恐怕還在任正非自己身上。長期以來,歐美各國時常以任正非的軍人經历惡意揣測華為有中國軍方背景,進而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限制華為參與某些項目的建設,美國政府更是以此將華為排除在美國市場之外。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這种情況更是屢屢发生,美國還公布了最嚴格的高科技出口管制清單劍指中國。

對于海外營收占据半壁江山的華為而言,并不擔心技術、價格與服務等市場競爭,政治風險才是最大的風險。因而華為經常性地向外界解釋其與中國政府、軍方沒有任何关系,同時與中國政府適当保持距離,并在世界各國建立研发中心、分公司,大量雇佣当地員工,實現在地化,融入所在國,以化解各國的擔心。

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此次任正非如果入選,歐美各國政府及媒體恐怕又會熱炒華為有中國政府背景,并順水推舟以此將華為排除在当地通訊設備市場之外。最近几年正是世界各國部署5G網絡的关鍵時刻,在4G網絡部署完畢后包括華為在內的各大通訊設備厂商已經過了好几年“苦日子”了,華為如果因政治因素被排擠在5G市場之外,對于華為未來的发展極為不利。以不入選換取未來的5G市場,對任正非而言是可以接受的,中國官方也會予以體諒。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