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影留香越女劍 巾幗女俠唐傳奇

+

A

-
2018-08-02 04:58:03

不論是翻開武俠小說,或是近年上映的武俠電影、電視劇,總有那么几位或與男主角感情糾葛,或是個性豪爽獨立自主,卻擁有一身高超武藝、又面容姣好的女俠,給讀者觀眾們留下深刻印象。

武藝超群、個性愛憎分明又有傾國容貌的女俠,總是容易吸引觀眾的眼球。圖為電影《英雄》的劇照(章子怡飾)(圖源:VCG)

章子怡與楊紫瓊在電影《臥虎藏龍》中展現俐落的劍法,或者在眾多從金庸小說翻拍的武俠劇中,總有几位女星演繹的角色成為經典,讓金庸迷念念不忘。電影《狄仁傑之四大天王》日前上映,大陸演員、台灣金馬獎影后馬思純在片中飾演一名女刺客,造型前衛且搶眼,也讓觀眾好奇這位女刺客的身分與劇情開展。女刺客的角色安排,也與唐代是最多女俠的朝代有关。

行俠仗義,在過去總被認為是男性專屬。漢代司馬遷的《史記》中有《刺客列傳》與《游俠列傳》,記載了自先秦至西漢以來的著名的刺客與游俠。仗劍走天涯的俠客情懷,很難與女性連結起來,畢竟当時婦女的生活空間多被局限在家庭,受限禮教約束。而在司馬遷之后,再無將刺客與游俠記載于正史之中,关于女俠,也只能從文學中略窺一二了。

中國历史記載上的第一位女俠,是越處女。春秋時期越王勾踐臥薪嘗膽、謀划复國大業,謀士范蠡向越王引薦了擁有一身好功夫的越處女。《吳越春秋》有記:“越王問范蠡手戰之術。范蠡答曰:‘臣聞越有處女,國人稱之。願王請問手戰之道也。’于是王乃請女。女將北見王,道逢老人,自稱袁公。問女曰:‘聞子善為劍,得一觀乎?’處女曰:‘妾不敢有所隱也。惟公所試。’公即挽林杪之竹,似桔槁,末折墮地,女接取其末,袁公操其本,而刺處女,處女應節人之三,女因舉杖擊之。袁公飛上樹,化為白猿。”

善使劍法的越女,后來成為金庸筆下的角色。金庸小說《越女劍》中,越女名為阿青,與范蠡、西施有著情感糾葛的三角关系。小說結尾范蠡還是深愛西施,讓越女阿青對西施動起殺心,卻因西施的美貌,最后選擇打傷西施,與范蠡江湖不見。

在“越女試劍”后,到東晉時干寶撰寫的《搜神記》,才再度看到女俠的英姿。書中記載一位名叫李寄的俠女,為民除害斬蛇妖的故事。唐代以前,在中國史書與文學作品中,只有上述這兩位女俠。但到了唐代,以女俠為主角的唐傳奇小說突然增加許多。“傳奇”,指始于中國唐代的虛構性的文言短篇小說,又稱“唐傳奇”或“傳奇文”。2015年,台灣導演侯孝賢改拍成電影的《刺客聶隱娘》,還有拍成電視劇《風塵三俠》的《虯髯客傳》,就是以唐傳奇為本,演繹其中俠女的儷影英姿。

唐傳奇有這么多以女俠為主角的故事,與唐代的社會風氣息息相关。唐代社會尚武,除了科舉考試外還設有武舉,一般民眾與讀書人并不歧視軍人武夫,這點與之后的宋代大不相同。《虯髯客傳》中,將隋末太原隴西李氏崛起一事寫成短篇小說,從中也可以看到紅拂女的識人才智。而《聶隱娘》與《紅线傳》中,分别描述兩位女俠成為節度使底下的殺手,受雇暗殺其他藩鎮節度使的故事。可以看到安史之亂后,唐代社會對藩鎮相互攻伐的不安,因此民眾將此心理投射到唐傳奇之中,冀望有著絕頂功夫的女俠,將囂張跋扈的節度使除掉。

女俠們到處“接單”暗殺節度使,也與胡漢融合后的唐代社會風氣有关。唐代女性因承襲胡人婦女自立門戶的傳統,在行事做風上有較大的個人自主與自由,從聶隱娘與紅线執行任務時,都不需要依靠男性幫助可以看出,唐代女性相較于之后的朝代,是有較大的自主空間的。這點與近年電影《四大名捕》系列中,劉亦菲所飾演的角色所開展的劇情,則與唐傳奇中的女俠們大不相同。劇中劉亦菲在某些時候,還是需要依靠男性才能解決對手。

俠女的出現,不僅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也帶給文學作品新的氣象。外表看似嬌弱的女性,卻身懷絕技、能手起刀落准確刺殺目標,也可以與男性斗智斗勇,巾幗不讓须眉。唐傳奇在中國文學史上具有承先啟后的作用,各种妖魔鬼怪、俠義與愛情題材的短篇小說,成為明清小說與戲曲的改編來源。雖然唐傳奇因宋代的庶民文化大為流行后失去光彩,但它的影響力仍然可以在今日的戲劇中延續著。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林君穎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