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不會成為美國制裁目標背后 中美經濟深度捆綁

+

A

-
2018-07-09 08:08:51

据法國路透社当地時間7月9日報道,中國華為通訊技術公司副董事長、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在接受法國《星期日周報》采訪時表示,華為不會成為美國制裁的目標,今年仍然會購買美國芯片。在這一表態的背后,實質卻是中美兩國經濟的深度捆綁。

中國華為通訊技術公司宣布將繼續購買美國芯片(圖源:VCG)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王文,近日在談到中美科技差異時,提出了一個当前中國科技界較為公認的共識:“在效率驅動型與客戶中心型的科技領域,中國較美國有優勢,如基建、高鐵、家電等;而在科學研究型、工程技術型方面,美國領先的優勢較為明顯,如生物制藥、芯片等。中國注重科技應用,美國注重基礎研究。”

中國重應用、美國重基礎,這种中美科技差别體現在經濟領域,就是美國通過基礎研究制定規則、技術標准,掌握產業鏈上游,中國則通過應用研究,发揮其系統集成與供應鏈優勢,制造出終端產品,進而銷售到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市場,形成以美國中心的全球分工體系。

在這個以美國為中心的世界分工體系內,終端產品的生產經历了,從歐美到日本再到韓國、香港、中國台灣的轉移,形成了所謂的亞洲經濟发展的燕行陣模式。然而,当這些產業轉移到中國后,由于中國東西部发展不平衡以及中國龐大的熟練勞動力、市場優勢,產業再次外移動速度變慢。

当中國勞動力成本升高時,許多產業放棄了跨國轉移,選擇了更為便捷的中國境內轉移,從東部遷往勞動力成本較低的中部、西部,使曾經的燕行陣模式在中國國內重現。正是在這一模式下,中國西部的重慶集中了惠普、戴爾等企業,成為世界最大的個人電腦生產基地,同樣地處西部的西安有三星的存儲生產基地,成都有英特爾的芯片封裝測試工厂,中部的鄭州有蘋果的最大代工生產基地。

產業在中國內部的轉移,就像抗戰時期以空間換時間的“持久戰,成功延緩了中國產業的外移,為中國產業升級爭取了時間,同時也使中美產業依存與捆綁得到延續。今天,当人工智能、機器人技術興起,勞動力成本將不再是問題,反而是成熟的產業鏈與市場更顯重要,可以想見,中美的產業捆綁仍將繼續。

中國經濟自1990年代以來,實際上秉承的也是與美國經濟深度捆綁的戰略。比如,中國曾長期使人民幣與美元汇率保持在1美元兌換8.7元人民幣左右,實際上使人民幣與美元掛鉤。中國國企改革尤其是銀行改革,曾以戰略投資之名低價引入以美國金融資本為主的國外資本,雖然這些投資有給國外金融資本買路錢的成分,國外資本因此賺得盆滿缽滿,但也因此將國外資本綁上了中國戰車,畢竟單就美國而言,華爾街金融巨頭的影響力是無與倫比的。

更為重要的是,中國從美國賺取的順差,又以購買美國國債的方式回流美國。實際上是中國賺了美國的錢后,再把賺到錢借給美國消費,購買中國產品,從而形成資本循環,又一次將中美捆綁在一起,至今中國仍是美國國債第一大持有國。

此外,在中國終端產品的背后,上游供應鏈也不止是美國,還有日本、韓國、歐盟以及中國台灣等。就拿半導體產業來說,在中國世界工厂的背后,不僅是中國對美國芯片上的逆差,還有中國與日本、韓國及中國台灣的巨額貿易逆差。中國已經深度參與到世界產業鏈中,大家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跑不了我也跑步了你,中國不僅與美國深度捆綁,與日本、韓國乃至歐盟等同樣深度捆綁。

這种產業上的深度捆綁,才是華為的底氣所在。近日,在中美貿易戰剛剛開打沒几天,美國就宣布在華美資企業向美國出口的產品,可以申請豁免懲罰性关稅,有效期一年。美國的這一政策,可以看作是希望對中國出口的精准打擊,避免誤傷美國企業,其根源就在于中美產業的深度捆綁。

既然美資企業可以得到豁免,下一步是不是進口美國零部件的企業也可以得到赦免呢?畢竟,這些企業購買美國產品,增加了美國就業,這可比那些將工厂遷往中國的美資企業更符合特朗普(Donald Trump)增加就業的政策初衷。在這一點上,中興與華為對美國芯片的采購是舉足輕重的,也難怪中興一被制裁,美國高科技股就下跌。

撰寫: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