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光中將:解放軍犧牲200人三天拿下台灣

+

A

-
2018-03-27 06:44:04

前中國解放軍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中將,一向以敢言、強硬著稱,尤其是對台灣問題、台獨,被稱為中國軍方的鷹派。2015年,美國《國家利益》雜志網站刊登了英國諾丁漢大學中國問題資深研究員邁科爾·科爾(Michael Cole)的《台灣在戰爭中打敗中國的總體規划》一文,為台獨勢力用戰爭手段與中國大陸對抗出謀划策時,王洪光就曾撰文針對科爾的“威懾戰”、“政治站”、“網絡戰”予以反駁,指出“中國消滅台獨勢力、統一台灣的決心是不可動搖的。為達此目的,沒有什么“痛苦”解放軍、北京領導層和中國民眾是接受不了的。”

近日,因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兩岸关系再次緊張,王洪光根据個人思考、從軍事角度再次发文《“六戰一體”武統台灣》、《不用三天拿下台灣》、《“台獨”頭頭哪里逃》,指出“經過‘六戰一體’聯合、持續、猛烈的打擊”不用三天就能拿下台灣。

2016年由中國大陸民間軍事研究機構制作的“台灣地區軍事力量部署圖”(圖源:知遠戰略與防務研究所)

王洪光所謂的“六戰”即火力戰、目標站、立體戰、信息戰、特种作戰、心理戰。火力站即“火力准備階段,三波以火炮導彈為主的火力突擊,加上三波航空兵火力的補充打擊,据計算機仿真,應摧毀台方1/3重要目標,并壓制其它重要目標和一般目標,使其48小時內失去使用功能。爾后由察打一體無人機臨空監視、消滅零星复活火力”,同時遠程火箭炮、戰術航空兵、陸軍航空兵、艦炮艦導火力隨時應前言要求提供火力支援。

實際上,中國軍隊自朝鮮戰爭被美國的強大火力“教育”后,一直就存在“火力不足恐懼症”并且還是晚期,因而在航空兵不堪大用的情況下,近几十年來中國大力发展炮兵,從拖曳式火炮、汽車炮、自行榴彈炮、自行拍榴炮到遠程、超遠程火箭炮琳琅滿目。迄今,唯一感受過中國炮兵威力的是越南,越軍精銳321師2119团团長阮少雄在被中國炮兵“教育”后甚至发出了“與中國陸軍作戰等于送死”的感嘆。

近年來,因應新軍事革命的需要,作為当今世界最忠實的“美粉”,中國開始將炮兵火力的指揮權下放。据中國新聞報道,2017年在西藏軍區某山地旅的一次演習中,一個排在遭遇敵堅固堡壘時,通過無线電要求上級火力支援,很快堡壘就被炮火擊毀,部隊繼續推進。此外,中國還開始重視不同軍兵种之間的火力支援,有媒體通過2018年解放軍的一次軍演分析出,像美軍一樣中國已經在陸軍步兵單位中設立航空指揮與聯絡官,隨同步兵行動負責所在空域的航空管制、火力分配與支援,通過他們步兵可以隨時呼叫陸航乃至空軍的火力支援。這對于解放軍是極大的進步,也是王洪光提出“火力戰”的底氣。

王洪光認為,只要火力支援到位,達到一定的量,“火力能用上的地方,絕不會讓我官兵前出。据計算機仿真,我軍官兵傷亡不會大于一個中等烈度的地震,如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据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据,2013年雅安地震傷亡數字為:死193人、失蹤25人、受傷12,211人。

所謂“目標戰”即是“點穴”戰術,精確打擊。“現代登島作戰,并不需層層打擊,層層推進,形成明顯戰线,逐次占領敵方防御地域。而是戰前根据目標性質,可分為‘摧毀目標’、‘壓制目標’、‘奪占目標’、‘監控目標’、‘暫時保留目標’等。”戰時,解放軍根据不同任務目標編組兵力火器,可以大大壓縮登島部隊,登島后“在統一指揮下,根据各自任務,直奔目標而去,按要求完成任務”。台軍事專家認為,中國大陸攻台需要40万人,在王洪光看來通過“目標戰”僅需要十分之一二就能達成目標。

所謂“立體戰”、“信息戰”、“特种戰”乃至“心理戰”與“目標戰”都有共通之處,可以說這五者共同構成“立體戰”,將點穴戰術、火力等硬殺傷與心理戰、信息戰等軟殺傷相結合,瓦解台軍的戰斗力,從而實現短時間內收复台灣。

王洪光之所以對收复台灣如此关心,除了他本人曾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而南京軍區實際就是負責對台作戰有关,還與他本人的出身有关。王洪光的父親王建青出身于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曾任三野26軍師長、21軍副軍長兼參謀長以及南京軍區工程兵政委、政治部顧問,對于三野而言金門戰役是一道繞不過的傷疤。2011年室,王洪光還曾出版了《絕戰——追思金門戰役》一書,從戰區指揮員的高度反思金門戰役,分析失利原因。

撰寫: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