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報:正確理解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

+

A

-
2017-12-12 22:13:54

毛澤東確實說過“感謝日本”的話,1956年,毛澤東在與訪華的日本前陸軍中將遠藤三郎談話時說:“你們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正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团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同年,在接見日本日中輸出入組合理事長南鄉三郎時,也說了類似的話。2008年12月15日中共北京市委機关報《北京日報》下屬《理論周刊》刊发中共中央黨校黨史部李東朗教授所作《正確理解毛澤東評論日本的一句話》一文,對社會上流傳頗廣的“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一說予以回應。

1972年9月27日,毛澤東在北京中南海會見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圖源:VCG)

編輯同志:

您好!近來我在讀新中國外交史方面的書籍時,多次看到毛澤東有“感謝日本侵略”這樣的話。眾所周知,日本侵略者給中華民族帶來過深重的災難,但是,毛澤東為什么還要說“感謝日本侵略”呢?毛澤東這么說體現了他的什么樣的語言風格?能否請有关專家對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的語境與真實含義給予解讀一下?謝謝!

河北讀者 王躍

2008年11月18日

本刊(《北京日報理論周刊》)特邀中央黨校黨史部李東朗教授作答。

“毛澤東說要感謝日本侵略”的說法在社會上流傳頗廣,在學術界也頗多議論,同時也頗使人感到困惑,甚至曲解并產生歧義。因此,很需要對此進行澄清和辨析。

毛澤東在與外賓談話中,曾多次說過“感謝日本侵略”之類的話,但他的話語意明確,有特定含義,就是“日本帝國主義当了我們的好教員”

毛澤東確實說過類似的話。1956年,毛澤東在與訪華的日本前陸軍中將遠藤三郎談話時說:“你們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正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团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同年,在接見日本日中輸出入組合理事長南鄉三郎時,也說了類似的話。

毛澤東所說的“感謝”日本侵略的表述,是有特定含義的。雖然他每次的談話不尽相同,但基本意思,就是“日本帝國主義当了我們的好教員”,是說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在客觀上起了促使中國人民覺醒的反面教員的作用。實際上,关于反面教員和反面教員作用的話,毛澤東在当時說得很多。1964年7月9日,毛澤東與亞洲、非洲、大洋洲一些國家和地區參加第二次亞洲經濟討論會的代表談話中,在闡述日本侵略在客觀上產生了對中國人民的教育作用時,說“日本帝國主義当了我們的好教員”。并接著說:“我們的第二個教員,幫了我們忙的是美帝國主義。第三個幫了我們忙的教員是蔣介石。”关于蔣介石的反面教員作用,他也說得很多。1956年在與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代表团談話中說:“蔣介石是中國最大的教員,教育了全國人民,教育了我們全體黨員。他用機关槍上課”;1958年9月5日在第十五次最高國務會議上,他指出:“沒有‘蔣委員長’,六億人民教育不過來的,單是共產黨正面教育不行的。”所謂杜勒斯“是世界上最好的一個教員”,也是同樣的含義。在這里,毛澤東之所以稱他們是“教員”,指的是日本侵略中國,美國政府扶蔣反共和仇視、陰謀扼殺新中國,蔣介石反共獨裁和屠殺人民、打內戰等行徑,對中國人民的“教育”作用,使中國人民認識清楚了他們的本來面目,起來與之進行斗爭,是在強調他們的反面教員的作用。

通讀毛澤東的上述談話,他的話意所指是十分明確的,即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促使了中國人民覺醒、团結和反抗的這個特殊意義上,毛澤東說了“感謝”日本侵略等話。

“感謝”敵人、“感謝”對手及其類似的用詞,是毛澤東的一個語言特點和表述習慣

在同時期接見外賓的談話中,毛澤東曾多次說過諸如“感謝”敵人、“感謝”對手之類的話。這是毛澤東的一個語言習慣。如:1956年9月25日,毛澤東在向參加中共八大的一些拉丁美洲國家共產黨代表介紹中國共產黨認識農民的历程時說:“我們要感謝我們的好先生,就是蔣介石。他把我們趕到農村去。這個時期很長。十年內戰,跟他打了十年,那就非得研究一下農村不可”。20世紀五六十年代,美國政府瘋狂反對新中國,其國務卿杜勒斯反華的調門很高,1958年10月2日,毛澤東在與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羅馬尼亞、蒙古、苏聯、波蘭等六國代表团談話中,就稱杜勒斯“是世界上最好的一個教員”,并說要“感謝”他:杜勒斯“這不是一個好教員嗎?世界上沒有杜勒斯事情不好辦,有他事情就好辦。所以我們經常感覺杜勒斯跟我們是同志。我們要感謝他。”諸如此類的話,毛澤東還有很多。詼諧、幽默,甚至含有嘲諷、挖苦的意思,但話意明確。

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的話絲毫沒有肯定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意思,他明確指出日本帝國主義是“侵略者”,明確指出日本帝國主義過去侵略中國、是中國人民的敵人

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的話絲毫沒有肯定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意思,并不是否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戰爭性質,并不是否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給中國人民造成的深重災難,并不是否認中國人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偉大斗爭。

比如,1954年10月,毛澤東與印度總理尼赫魯談話中說:日本“過去它又是一個帝國主義國家,它也欺侮别的東方國家。” 1957年在著名的《关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文中,毛澤東再一次明確地指出:在抗日戰爭時期,“日本帝國主義、漢奸、親日派都是人民的敵人。”1964年7月9日與訪華的亞洲、非洲、大洋洲一些國家和地區參加第二次亞洲經濟討論會的代表談話中,說:“在十九年以前,日本軍國主義霸占了我們大半個國家,我們同它打了八年仗。……我們在解放前要對付的敵人,有日本軍國主義和美帝國主義,還有它們的走狗汪精衛、‘滿洲國’的康德皇帝、蔣介石。”他還說:“中國得到的教訓是這樣:有壓迫,就有反抗;有剝削,就有反抗。帝國主義,不管是日本帝國主義、美帝國主義或其他帝國主義,都是可以打倒的。”

譴責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的野蠻侵略、贊揚中國人民通過浴血奮戰取得戰勝日本帝國主義的偉大勝利、強調一切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反對美國對日本的占領和控制,是毛澤東20世紀五六十年代論及日本和中日关系時的基本思想。這些思想貫穿在他與日本和别國來訪者談話中,是十分清楚的,不應該誤解。

編輯:关嶺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