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童話馬克龍:注定失敗的改革家

+

A

-
2017-06-19 23:18:46

“我管理著一個財政上處于破產境地的國家,我管理著一個15年來赤字不斷的國家,我管理著一個25年來預算從未平衡過的國家。這种狀況不能繼續下去了。”——法國前總理菲永(Fillon)

6月19日,根据初步統計結果,法國新總統馬克龍(Macron)的前進黨在法國議會获得了絕對多數(355席),這一訊息令政界和媒體普遍感到振奮。法國總理菲利普(Philippe)認為,這一結果意味著“馬克龍代表了信任、意願和勇氣。”而《金融時報》則熱情洋溢的贊美道,馬克龍的議會多數將為他的改革“掃清道路”。

不過,這并非輿論第一次對贏得議會絕對多數的法國改革家們抱有信心了。2007年6月18日,当法國議會選舉結果揭曉時,当時新課的總統薩科齊(Sarkozy)總統也获得了絕對多數的選票(314席),当時國內某著名媒體對此評價道“再次說明廣大選民對薩科齊執政綱領的擁護。改革之舟即將起航”;2012年6月18日,剛剛就任總統的奧朗德(Hollande)統領之“中間偏左聯盟”获得了議會絕對多數(331席),觀察家們也普遍認為這一選舉結果將為“奧朗德改革打開綠燈”。


2007年5月的調查顯示,薩科齊就任最初的滿意度為65%;奧朗德在2012年5月的調查中收获61%的滿意度;而馬克龍在2017年5月的調查中的滿意度為62%(伊弗普(Ifop)民調)(圖源:VCG)

但是,事態的后續发展果如預期嗎?

2012年,曾經意氣風发的薩科齊總統被無休止的街頭運動敲碎了政治脊梁,淪為法國31年來不能連任的總統;而曾經支持率高達61%的奧朗德總統,在其去職之前,支持率僅僅只剩4%,被迫放棄了連任,淪為法國历史上罕見的不謀求連任的總統。

著名政治家俾斯麥(Bismarck)曾經在給他恩師格拉赫爾將軍的信中,這樣描述他對政治問題的理解:“(對我來說)但凡對政治事務的判斷,首要問題在于對最具決定性因素之把握”。所以,要想真正理解馬克龍改革能否成功,就要拋開輿論的紛擾,認識到那些阻擋薩科齊、奧朗德改革的障礙何在?


2009年1月29日,面對全國范圍內的大罷工,意志堅定的法國總統薩科齊不為所動,聲稱將堅持自己的改革方案;2010年10月25日,面對如火如荼之反對改革的街頭民眾,法國財政部長拉加德表示,僅工人罷工造成的損失每天就達2億至4億歐元,極大地影響了法國民眾的日常生活。就這樣,改革家薩科齊的政治壽命與日俱減(圖源:AFP)

2007年,薩科齊就任總統之后,為了重振法國經濟,開始實行了一整套旨在恢复法國產業競爭力的改革方案。由于薩科齊所屬政团取得了議會絕對多數優勢,他的改革推進很快,從2008年到2010年,薩科齊推動法國國民議會通過了一系列法案:重新修改了稅制,使之有利于提升法國的競爭力;對表現不佳教育界進行改革;甚至一舉修改了折磨法國企業界的35小時工作制。

然而,這些改革很快遭到了真正的抵抗。2009年1月29日,法國八大工會號召法國民眾反擊薩科齊的改革,250万民眾走上街頭,一些中小城市几乎半數人口出動(克萊蒙費朗市只有13万人口,參加游行人數達到約6万);2010年10月,薩科齊強行推動養老金改革并憑借多數使之在參議院通過,卻遭到了法國全國超過350万民眾的街頭抗議,其支持率迅速下跌至不足三成,成為当時法國历史上最不受歡迎的總統(這一記錄很快就被后繼改革者奧朗德突破)。

2012年,社會黨領袖奧朗德擊敗薩科奇上台后,面對令人发指的財政赤字,不但無法兌現廢除薩科齊改革的承諾,反而不得不繼續推進那些曾經被他抨擊的改革。然而,2016年3月開始的《勞動法》改革,引发了全國范圍內大規模騷亂,直接使得總統奧朗德的支持率銳減到不足4%。


2016年的勞動法改革,引发了法國全國范圍內的騷亂(圖源:VCG)

事實表明,從2005年拉法蘭(Raffarin)改革、2006年德維爾潘(Villepin)改革的失敗,到2012年薩科齊改革、2017年奧朗德改革的失敗,這些改革在推進的過程中遇到的真正阻力從來不是國會里裝模作樣的反對派議員,而是街頭隨時可能吞沒一切的群眾洪流。

2010年10月25日,面對風起云湧的反薩科齊改革示威,法國財政部長拉加德(Lagarde)表示,僅工人罷工帶給法國的損失每天就高達2億至4億歐元;2016年6月,据法國國家鐵路總公司估計,由于反對奧朗德《勞動法》改革的罷工,法國普通列車僅能維持70%的運力,另据法航估計,其五分之一的航班受到影響,經濟損失超過4000万歐元。

這還不包括由此引发的治安環境惡化和基礎設施癱瘓。在2010年反薩科齊改革的示威罷工高峰期,法國1.2万個加油站中,至少4500個斷油;在2016年反奧朗德的罷工示威游行中,法國銀行業超過300個分理處遭到洗劫,5月26日,法國甚至出現“無報紙”的情況。在這种橫掃一切的街頭運動面前,大小企業的運營、普通民眾的生活都會受到極大的牽連,并由此形成了對決策者巨大的政治壓力。

2010年10月,薩科齊的財政部長拉加德,面對反改革示威所造成的災難,以極為婉轉的口吻轉述了原本支持薩科齊改革的法國企業界之懇求,稱“如今,我們不應該采取一些讓法國經濟受損,一定數量中小型企業倍感艱難的行動(改革)”,言下之意,就是薩科齊的改革支持者開始乞求總統暫緩改革。

而這种變幻莫測的政治氛圍,實際上也將使得決策者陣營不可避免地陷入分裂甚至崩潰。2005年德維爾潘的就業改革,讓這位紅極一時的政治明星身陷眾叛親離的絕境;2010年反對薩科齊改革的示威,一度使薩科齊的人民運動聯盟陷入分裂危機,而2016年的反奧朗德改革示威,則直接使得奧朗德的社會黨分崩離析。

平心而論,法國的傳統政治家,無論是前總理德維爾潘和菲永,還是前總統薩科齊和奧朗德,絕非一無是處的庸人。德維爾潘的精明強干人所共知,菲永和薩科齊的勇于擔当令人欽佩,奧朗德的品格即便他最頑固的政敵也必须承認,然而他們的政治生命卻猶如最絢麗的流星,在短暫的璀璨之后無一例外地滑向了永恒的湮沒,淪為法國人民眼里的腐敗無能之輩。

事實上,法國改革家們的失敗絕非他們個人的原因,而在于瀕臨崩潰的財政迫使他們必须承擔起一個前人積累過錯的責任,在極度僵化軟弱的體制內,挑戰一個擁有無窮能量、不受任何指責且永遠正義的政治巨獸——身為既得利益者卻心安理得的法國民眾。

2007年,法國前總理菲永被薩科齊提名為總理之后不久,以一种極其悲涼的語氣描述法國的處境,并表達了自己的改革決心:“我管理著一個財政上處于破產境地的國家,我管理著一個15年來赤字不斷的國家,我管理著一個25年來預算從未平衡過的國家。這种狀況不能繼續下去了。”

2010年10月,街頭抗議讓前總統薩科齊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他的好友、內政部長奧爾特弗(Hortefeux)這樣勸誡堅強的法國改革家,“(從政治得失來看)你的改革是不可想象的,這是與历史的決裂。”

2016年5月,面對改革引发的政治崩盤,法國總統奧朗德在接受歐洲第一電台訪問時表示:“我絕不會讓步,(改革的失敗,就是)因為有太多(前)政府(被迫)放棄原本主張。”言辭之間已經不僅僅是勇氣,更有對自身政治生命的絕望。

這些智勇兼具的改革家,身處福利民主的夕陽晚霞,卻試圖僅憑演說、勇氣和道義的力量,擊碎不可理喻、貪得無厭的強敵,這是何等的不幸。须知道,杜伊勒宮的主人之中,不僅僅有“慷國家財政之慨”收買選民的密特朗(Mitterrand),也有以大炮轟擊街壘并恢复秩序的卡芬雅克(Cavaignac);而再造國家的非凡改革家中,不僅僅要包括笑容滿目的羅納德里根,也應該包括以騎兵馬蹄掃蕩街頭的朴正熙和皮諾切特(Pinochet)。

偉大的政治家梅特涅(Metternich)說過,“历史事實是政治家最好的探照燈”,如果這句話所言非虛,那么近25年的法國政治史僅僅闡述了一個道理,“不能掃蕩法國街頭者,就不可能真正推進法國的改革。”這是一個令人痛苦的現實,也是一個必须被正視的問題。在解決這一問題之前,法國的前景將無從好轉。

只是此刻,春風得意的新銳改革家馬克龍總統,在童話般夢幻的贊美聲中,即將穿越煙幕重重的政治迷霧,迎接任何一個改革家都無可逃避的宿命。

2006年,民望極高、被時任總統的希拉克譽為治國奇才的法國總理德維爾潘,因為試圖推動恢复法國產業競爭力的《首次雇佣合同法》,而遭到100多万法國民眾的街頭抗議,最終在2007年5月被迫辭職,并缺席当年的總統選舉,淪為政治笑柄——德維爾潘的悲劇命運實際上預示著,任何不能碾碎街頭運動的法國政治家,都談不上重振法國。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王夷甫 森彰 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