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突然欲訪問少林寺震驚胡錦濤

+

A

-
2017-06-16 17:54:35

2006年是中俄文化年,普京要來中國。來之前,他向胡錦濤提出,要去少林寺。当他提出后,胡很驚訝,就問:你怎么想起到那個地方去?本文摘自《禪露》,作者釋永信,原題為《普京總統到少林》。


2004年10月1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人民大會堂與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签約后互相祝酒(圖源:AFP)

2006年3月,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少林寺。這事全世界都知道,影響確實很大。

早在1999年,我去莫斯科訪問。他們是以國家杜馬安全委員會的名義邀請我去的,具體辦事人是普京的老同事。通過他,我們和普京建立了一些聯系,有了一些互動,我送他关于少林功夫方面的書,還送他一把寶劍。普京給我回信時,對少林寺表示感謝,并對少林寺的功夫流露出濃厚的興趣。

我們在俄羅斯創辦了“少林武術文化中心”,開班收徒,有各界人士前來報名培訓,其中就有普京的女兒。她自然會向普京提起學功夫的事和中國少林寺。普京的少林情結愈來愈強。

2006年正逢中俄文化年,普京要來中國。來之前,他向胡錦濤主席提出,要去少林寺。這話,是普京訪問少林寺時,在方丈室親口對我說的。他說,当他提出這一要求后,胡主席很驚訝,就問:你怎么想起到那個地方去?他就跟胡錦濤主席說,他女兒在學少林功夫,經常向他提起少林寺、少林功夫,所以他要到少林寺去看看。胡主席同意了他的要求。

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到北京開會,胡主席就對徐書記說了這事。徐書記回到河南,讓我做好准備。

我很清楚,自20世紀80年代起,少林寺跟世界各地的交流非常頻繁,接待了很多的客人,有俄羅斯的國防部長伊万諾夫、美國的前國務卿基辛格、歐洲的一些議長們,但像普京這樣對中國文化這么熱愛,對少林功夫這么投入的大國總統還是第一次。所以,這次普京到來,可以說是少林寺對外交流的一個非常高端的機會,對明確少林文化的定位,對少林寺價值的展現都非常重要,是少林寺在國際交往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活動。這樣重要的客人來少林寺,我們怎敢怠慢?于是,我們開始著手選拔為普京做表演的人員,考慮一些細節問題。

在普京正式來之前的一個多月,外交部禮賓司的司長陪同普京總統辦公廳的正副主任來看現場,看线路。那天帶隊的領導對我說:

“你能不能找一個與普京總統年齡、體重相当的僧人,到時跟他切磋切磋武藝。時間約20分钟。”

領導提出要求,我当場就答應他:“沒問題,我們安排。”事后,尽管我們挑選了兩三個有經驗的,年齡大一點的武僧在做一些准備,但我心里總感到壓力很大。原因很簡單,這种切磋,雙方都輸不起。普京輸吧,他代表一個國家,关系到國家的形象;少林寺輸吧,少林寺代表中國的一种傳統文化,也輸不起。雙方都讓吧,很難讓。有一种說法,切磋武藝,当場不讓步,舉手不留情,你說怎么個謙讓?這事真讓我左右為難。

普京要來的前一個星期,他專用的防彈車都過來了,還有一批打前站的俄羅斯人。我向他們汇報,陪同他們看武僧練功。對方很專業,一看就懂:兩种技藝風格不一樣,怎么切磋?他們商量了一下,就表示說,普京總統來,只看練功,不切磋了。

聽說切磋取消了,我們這才松了一口氣。

我想,普京作為一個大國的領袖,他確實有這方面的技能,他來少林寺,絕不是來炫耀技能,應該是崇尚東方文化,崇尚少林寺的傳統,是對中國文化表達友誼,表達好感。所以,俄方一再表示,普京總統來,屬私人訪問,不是官方訪問。他們看了看武功表演的現場說:“到時,在這里擺兩把椅子,普京總統和你坐在這里。”并說,“在方丈室茶敘時,除了翻譯,也就你們兩人。”

事后,俄羅斯外交部召見中國駐俄羅斯大使說起這個事,中國大使請示了吳儀,吳儀批示:沒有原則問題,主隨客便。

這是一位大國總統對中國一座佛教寺院的專程拜訪。這天,普京在少林寺參觀長達90分钟,看建筑,看僧人,当然,更看功夫。我陪同他走進武僧的練功房,讓武僧演練摔跤的動作,我們稱作“斗皮條”,這是中國傳統摔跤的一种基本功,他看了以后說練得很好,他小時候也練過。我說,練這种功夫发聲非常重要,他看了以后頻頻點頭。

表演過程中,我讓武僧站過來。普京見他很壯實,就拍拍他的胸,拍拍他的肚子。我說:“這可以用拳打。”普京看了看武僧,開玩笑說:“我怕他還手。”說完,拍了拍武僧的肩膀,又晃了晃,非常友善。臨走,他對我們的武僧教頭用中文說了聲“謝謝”。

為了讓普京更充分地領略到少林功夫,我們少林武僧团用40分钟的時間,為普京表演了24場絕技,其間普京20多次鼓掌……武僧团參加表演的有60多歲,有40多歲,有20多歲,還有才8歲的。特别是8歲小孩釋小廣表演的“童子拜佛”,更是引起了普京的極大興趣。我向普京總統介紹,小廣在少林寺練功非常刻苦,不但動作到位,還特有精氣神。

普京看完表演很興奮,從看台上走下來,說:看了非常精彩的表演,你們通過多年的修煉把少林功夫傳承了下來,這個傳承對中國人民、對世界人民都是貢獻!

說完,他自己提出來要跟武僧們一一握手、合影。小武僧太小了,擠到后面根本就拍不到,普京就把釋小廣拉過來,直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和大家一起拍照留念,場面非常感人。

当我介紹碑下龜形神獸時,說:“下面這不是龜,是龍生九子之一,名叫贔屭,喜好負重。皇帝被稱作真龍,大家對龍都非常敬重。”熟悉中國傳統文化的普京馬上笑著答道:“我就是屬龍的。”

普京很关心少林僧人的宗教生活,我們破例請他參觀我們的禪堂,因為這地方對外人一般是不開放的。禪堂里住了50位僧人,他們的衣食住行都在禪堂里面,每天堅持10多個小時的靜坐、修行,生活非常單一,以此做到打疑情、增智慧、得解脫的修行目標。這是出家人非常重要、非常核心的一個地方。我只要在少林寺,几乎每天都到禪堂去。

普京參觀的這個禪堂,我們稱它為精進禪堂,只有定力好的、修行高的僧人,才可以到里面修行。其他一般的禪堂,供初學的人去。

這次破例開放禪堂給普京參觀,是我的主意。我是想讓他了解我們東方的出家人跟西方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東方的出家人一般是為了修行才出家。

我們到禪堂的時候,門口已有許多中外記者等候,你推我搡,保安跟記者們几乎起了摩擦。我們只能止住腳步,我對普京總統說:“總統的魅力讓大家都喜歡你。”普京看了看擁擠的場面,故作認真地說:“應該叫你們的武僧來維護秩序。”

根据事先的安排,普京總統這次來少林寺,還單獨與我在方丈室聊了一段時間,外界傳媒說是“关起門來喝了一次茶”。

我們主要是探討下一步合作的事情,比如說佛教之間的合作,體育之間的合作,還有少林文化交流的事情。我也向他介紹了少林武功的傳承,其中提到了他喜歡的柔道。我說日本柔道的創始人陳元贇,其實是杭州人,去日本之前,在少林寺學習過。普京總統說:“這事尽管在日本有爭議,但我相信這是真的。”

当然,合作需要雙方進一步溝通、進一步深談,普京總統希望多做一些文化、體育方面的,包括佛教方面的合作。佛教是俄羅斯的傳統宗教,受法律保護,他鼓勵我們多跟俄羅斯的佛教合作,他說在俄羅斯有一個州,居民大都信仰佛教。

我們在莫斯科有一個少林文化中心,是1999年我去俄羅斯的時候建立的。我們選派武僧去任教,当地負責組織學生,這几年來,我們培訓了1000多人次,在当地效果很好,反響很好。

我們聊得非常高興,還相互贈送禮品。我們送給他的是一套少林武功秘笈。這本書籍的前半部是明代的少林棍法闡宗,后半部是清代早年的拳法拳經,是少林寺功夫比較重要的一部書。封面用織錦做的,里面用宣紙印制,除了文字說明之外,還有非常細致的練功圖。

事后有人問我,普京帶回這套秘笈,他照著書上練,能練成嗎?

我說,在外形上面沒有問題,真正的神韻,包括里面的奧妙,他沒有僧人的生活,沒有少林寺的環境,沒有師父的言傳身教,很難達到目的。

除了贈送給普京一套武功秘笈外,我還專門請工藝美術大師雕刻了一座少林寺珍藏的“三教和諧圖”水晶作品作為禮物。碑面上有一位雙手捧著《九流混元圖》的人物,正面是釋迦牟尼像,左耳處是老子側視像,右耳處是孔子側視像,三體合一。這幅圖既能代表中華文化,又能代表少林寺精神傳承,還能表達佛教圓融和諧的特質。三教一體,九流一源,文化多樣性都將歸于世界和平和諧、人民健康安樂這個唯一的大道理,這就叫“和而不同”。少林寺能历千年而不衰,也正是三教文化孕育的結果。普京總統看了,連連說:“太好了,太好了,我很喜歡。”

另外,我也向他介紹了少林寺這几年的发展,我說,中國改革開放后,落實了宗教政策,少林寺正在走向复興。我們首先是有信心,有自尊心,有責任感,然后一是在寺廟的硬件建設上下功夫,二是在僧人的傳承上面下功夫。

我們之間還是有著許多共同的話題可以聊的。他們國內也存在類似于少林寺曾經面臨的問題,特别是俄羅斯東正教的复興,這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一件事情。因為在一個特殊時期,俄羅斯是沒有宗教存在的,連東正教的教堂都空了,現在,他們在探索复興東正教的路子。普京這次來,就想來看少林寺作為一個傳統宗教寺廟,有著傳統的文化,為什么在國內、國際上影響如此之大?宗教問題,對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必须要解決的一個問題。

我說,一個民族沒有信心的話,那這個民族就完了。同樣,作為一個宗教团體,首先也要有信心,理念解決了,就能解決傳承問題、解決硬件問題。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