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回歸天命:李光耀之后何處去

+

A

-
2017-06-16 01:34:40

2017年6月14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弟弟李顯揚、妹妹李瑋玲发布長達6頁的聲明,聲稱對李顯龍失去信心,并提出多項指控。自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去世后,李氏家族長期積攢的矛盾公開引爆。

國際社會尤其是華人社會,在震驚之余,對于李顯龍執政以來的對外政策不無詬病。細數新加坡的发展历程,對于資源、市場狹小的新加坡,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关系協議(TPP)”,反對自由貿易,而中國逆勢崛起扛起自由貿易的大旗,大力布局“一帶一路”之際,后李光耀時代的新加坡應該如何自處,不無擔憂。


2003年9月16日,李光耀與家人慶祝80大壽。左二為李顯揚、左四為李瑋玲、左五左六為李光耀夫婦、右二右三為李顯龍夫婦(圖源:Reuters)

自由貿易成就新加坡

新加坡早年是英國殖民地,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為英國在東南亞的統治中心,號稱“東方直布羅陀”。1869年苏伊士運河開通后,隨著全球貿易的迅速成長,新加坡成為世界主要貿易据點,新加坡港也成為世界最繁忙的港口之一。

然而,1959年李光耀上台執政時,新加坡失業率高達15%;1965年從馬來西亞獨立前,新加坡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雖位居東亞第三,但也僅為511美元,僅相当于歐洲富裕國家的20%到30%,實際仍屬于貧窮的經濟體。

獨立后的新加坡正值國際制造業從歐美向東亞轉移,李光耀秉承國家主導經濟政策,吸引外資,承接轉移的制造業,发展經濟。從1960年代末開始,新加坡連續8年經濟增長率超過10%。到1980年代初,新加坡已經與韓國、台灣、香港并稱為“亞洲四小龍”,成為舉世矚目的新興經濟體。

1980年代,又值中國改革開放,同為華人社會的新加坡成為中國學習的榜樣與對外開放的窗口。新加坡也將人口眾多、市場廣闊但缺乏資金的中國作為重要的投資目的地。李光耀多次訪問中國,中國在設立經濟特區前,鄧小平也曾到新加坡考察。中國的改革開放,為新加坡提供了又一次經濟騰飛的機會。

到1996年,据聯合國統計新加坡在亞洲四小龍中,人均國民生產總值排名第一,亞洲國家中僅次于日本,世界排名第五。新加坡港長期蟬聯世界最繁忙港口,直到21世紀才被中國上海趕超。新加坡成為東南亞唯一的发達國家。

新加坡經濟自由度長期位居世界前茅,2013年美國傳統基金會與《華爾街日報》“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排名,新加坡名列世界第二。與此同時,2014年新加坡的外貿依存度高達262.8%,也就是說其進出口總額是國內生產總值的262.8%,其中進出口總額的五分之一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

可以說,自由貿易成就了新加坡。

糾結的外交

新加坡位于馬來半島最南端,也是亞歐大陸的最南端,扼航運要冲馬六甲海峽南口,戰略位置極為重要。與戰略位置重要相對應的是,新家坡面積僅716.1平方公里,人口僅547万,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國。

更為重要的是,新加坡所處的亞太地區是世界上大國最為密集的地區,不僅有美國、俄羅斯、中國、日本等世界性大國,也有韓國、朝鮮、越南、泰國、印度尼西亞等地區性強國,小國新加坡如何自處很考驗新加坡的政治智慧。

在李光耀主導下,新加坡實行均衡的外交政策。軍事上引美軍進駐,與美軍緊密合作,以保障新加坡的國家安全,將美國視為其國家安全的支柱。尽管李光耀骨子里反共,早年曾嚴酷鎮壓新加坡共產黨,但仍時刻关注紅色中國。中國改革開放后,新加坡積極參與,一定程度上充当了中國改革開放政治、經濟方面“導師”的角色。


1978年11月12日,李光耀在新加坡機場歡迎鄧小平來訪(圖源:新華社)

公允地說,新加坡對于中國的經濟发展是有功的,其投資也获得了巨額的收益,尤其是新加坡國有投資公司淡馬錫參加中國國有銀行改革。淡馬錫曾以50億美元入股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民生銀行。其中,淡馬錫入股建行時市盈率僅為1.19倍,而2017年6月15日建行H股市盈率為6.6倍,也就說不包括分紅,淡馬錫什么都不用干就可获得5倍以上利潤。淡馬錫入股其他三家銀行的市盈率與建行相差無几。2012年時,淡馬錫一次出售建行、中行H股就套現24.5億美元,套現后仍持有中行7.4%、建行3.72%的股份。

中國國企改革如此賤賣國有資產,在中國一直以來受到批判,但并不妨礙淡馬錫获得暴利。此外,新加坡一邊投資中國获得暴利,一邊與台灣关系曖昧,常年派遣軍隊前往台灣訓練,中國政府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1990年兩國建交后也默許了新加坡的這一舉動。

然而,隨著中國的日益崛起,尤其是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與美國在經濟、政治等方面的矛盾不斷顯現,新加坡作為一個小國夾在兩國之間日子并不好過,但在李光耀的掌舵下,新加坡的平衡外交并未发生實質性變化。尽管很多時候偏向美國更多一點,2009年李光耀訪美時也曾呼吁美國積極參與亞洲事務,確保區域平衡。

李顯龍轉向美國

2015年,李光耀去世后,在其長子李顯龍掌舵下,新加坡外交政策逐漸轉向。一方面積極參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遏制中國的的“亞太再平衡”戰略、TPP,積極介入中國與菲律賓等國的南海爭端,要求中國遵守“國際規范”;一方面又聲稱對中國沒有惡意,“每個國家都從中國的繁榮和发展中获得益處,并期待與中國保持良好关系”,引发中國的強烈不滿。

中國不斷傳出對新加坡不利的消息:中國大力推行“一代一路”戰略,在巴基斯坦投資建設瓜達爾港、馬來西亞投資建設馬六甲港、緬甸投資皎漂港,中國公司在泰國克拉地峽修建運河,似乎要繞開新加坡;2016年12月,新加坡前往台灣訓練的裝甲車在返回路經香港時被扣……

然而,当李顯龍選擇美國后,新上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卻給了李顯龍一個下馬威——完全拋棄前任的政治遺產,退出TPP、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反對自由貿易等等。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反而是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扛起了推動自由貿易、節能減排的大旗,贏得了世界輿論的贊揚。李顯龍頓時一瞧踏空,進退失据。


2016年8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美,期間多次針對南海問題表態,被普遍理解為批評中國。圖為訪美期間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交談(圖源:VCG)

以至于,2017年5月23日新加坡《獨立報》发表了一篇頗為有意思的文章——《為什么中國選擇和馬來西亞站在一起,而不是新加坡?》。次日,香港《南華早報》发表了一篇名為《中國已經发展到不再需要新加坡做榜樣了嗎?》的文章,指出“新加坡在國際政治上的表現并不能讓北京滿意”。

何去何從

李光耀在世時曾一直強調,“大象打架,腳下的草地必定遭殃。大象做愛,草地會傷得更重”,因此新加坡的態度是絕對不在大國之間選邊站,因為不管怎么選,自己都沒好果子吃,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是和大國做朋友。并稱之為“世界上大多數小國的生存之道”。2017年3月,李顯龍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談時也表示,“如果新加坡被逼到在中美之間選邊,那么這將是一件非常頭痛的麻煩事。不管選哪邊新加坡都是“輸”。因此新加坡絕無可能像菲律賓那樣,從一個陣營“跳槽”去另一個陣營。”

既然李光耀、李顯龍都知道新加坡不能選邊站,新加坡的現實也是經濟上離不開中國、國家安全依靠美國,新加坡又何必要選邊站?回顧历史,成就新加坡的是貿易、自由貿易,新加坡本質上是一個自由港,任何的選邊站都會危及根本。環顧全球,歐洲的兩大永久中立國瑞士、瑞典應該是新加坡的榜樣,兩國的“武裝中立”使兩國避免卷入了兩次世界大戰。作為一個李光耀眼中“有實力的小國”,新加坡完全有中立資本,唯一缺的是意願。

相关閱讀

“李氏王朝”反目 新加坡繼承權之爭

兄妹鬩牆撕裂新加坡模式 李顯龍該反思了

撰寫: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