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干部霸占國軍姨太太 陳毅下令槍斃

+

A

-
2017-06-15 21:08:07

若論“新中國反腐第一槍”,大家自然會想到,解放初期,毛澤東痛下決心槍決了天津地委書記劉青山、張子善,對這兩個功臣進城后的腐敗行為給予了最嚴厲的懲處。人們大多以為這是共產黨執政后的首例懲腐案,其實上海懲治腐敗案早于此案,被槍決的對象是南下干部歐震,事发于上海解放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此時,新中國尚未正式宣告成立。本文摘自2017年5月4日《解放日報》,作者李動,原題為《新上海懲治腐敗第一案》。


1949年5月28日,《解放日報》关于大上海全面解放報道(圖源:VCG)

意志薄弱,金屋藏嬌

上海解放不到一個月,榆林分局局長劉永祥拿著卷宗來到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局長李士英的辦公室,向李局長汇報了一起內部人員作案的經過。

1949年6月8日,榆林分局的民警歐震奉命協同公安部查處蔣幫空軍司令部第21電台台長畢曉輝非法藏匿武器的案件。

那天上午,歐震陪同公安部辦案人員來到榆林區畢家,敲開門后,歐震問前來開門的年輕女士:“畢曉輝在家嗎?”開門的女士見是身著戎裝的警察,先是一驚,隨后面無表情地回答:“他一個多月以前離家后就沒回來過,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歐震一臉嚴肅地告知女士:“告訴你吧,他早已逃往台灣了,你是他的什么人?”“我是他的姨太太。”對方一臉的驚慌。歐震通報說:“我們是公安部的特派員,今天到這里來就是要了解你丈夫畢曉輝的情況,同時還要對你家進行搜查,請你配合。”歐震說罷,又追問道:“這里還住著誰?”年輕的女子喃喃地說:“還有畢先生的大太太。”

歐震與公安部的特派員分别詢問了兩個不知所措的女人,也問不出什么有價值的线索,他們出示了搜查證后,開始翻箱倒櫃地搜查起來,結果在其家中查获了几支槍支等非法武器,公安人員根据她們態度積極、配合檢查,給予了寬大處理。

歐震人雖離去,但他對那個年輕漂亮、白皮細肉、衣著時髦、氣質高雅的畢曉輝二姨太卻一見钟情,其一顰一笑、一舉一動,在他的心里揮之不去。

已是深夜了,歐震躺在寢室的床上抽著卷煙,腦子里始終浮現畢曉輝的二姨太朱氏風姿綽約的誘人倩影,冲動之下竟不顧領導的三令五申和鐵紀鋼規,一骨碌爬起來忘乎所以地直往畢家趕去。

沿著西洋情調的路燈,歐震鬼使神差地來到畢家門口,猶豫了一下,壯著膽子敲起了門。開門的正是頗有姿色的朱氏,見公安人員深夜又上門,她張著嘴嚇得魂不守舍。

歐震像老熟人一般徑自來到客廳,趾高氣揚地坐下后盤起腿,虎著臉對著驚魂未定的女子嚴厲說道:“還有許多問題你上午沒交代清楚,多虧我在公安部特派員面前替你們美言了几句才算過关,但事情還沒完,你看怎么辦?”見過世面的朱氏自然聽出了弦外之音,苦苦地哀求:“警察同志,求你放我們一碼,你需要什么,一定滿足你的要求。”說罷朱氏從紅木家具的抽屜里取出了4枚銀元,膽戰心驚地遞給了歐震:“這是一點小意思,等以后事情過去了,一定重謝。”歐震接過銀元漫不經心地往褲兜里一揣,故意為難地說:“現在共產黨對你丈夫和你們犯下的罪行肯定是要追究的,我是負責處理你們案件的辦案員,我會尽力幫你開脫的。”朱氏低著頭,動情地說:“對你的大恩大德,我是感激不尽。”歐震色眯眯地望著對方,意味深長地問:“到時你打算如何報答我啊?”朱氏抬眼瞟了一眼歐震,囁嚅地說:“隨你,只要我能辦到。”

歐震望著她那迷人的眸子,情不自禁地坐到了朱氏的身邊,一把摟住了她。朱氏閉著眼睛,嚇得不敢反抗。此時此刻,她想到丈夫已遠走高飛,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了,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順著他也是個依靠。于是她就半推半就地跟他來到外邊。

有了一夜情,歐震并不甘心,他還想長期霸占這個到手的可心女人。但他心里清楚三天兩頭去國民黨軍官的小老婆家自然不便,為了避人耳目,歐震讓当地留用的舊警察幫他在附近一個偏僻的小弄內找了一間房子,以一定娶朱氏為妻相誘惑,竟然金屋藏嬌起來。畢家暗藏了一批贓款,朱氏拿了出來,二人添置了一些家具,堂而皇之地過起了同居日子。

一塊銀元,露出破綻

那天,歐震閒著無事便在辦公室的抽屜里取出銀元把玩起來,突然有人闖進他的辦公室,他嚇得立刻將銀元扔進抽屜里,馬上关上了抽屜,但這驚慌扔銀元的一瞬,卻被來者老劉撞見了。

尽管老劉只見到一枚銀元,但那時公安人員生活比較艱苦,對享受供給制的民警來說,有銀元是稀罕之事。歐震不是原來的上海舊警察,家又不在上海,故一般難以搞到銀元,一定來路不正。

榆林分局劉局長聽到部下汇報此事后,感到雖是小事,但不能麻痹。立刻派人找來歐震讓他講清楚。開始他不承認有銀元,后來又編了一個謊言來掩蓋:“銀元是朋友送的。”調查的干部問:“哪個朋友送的,你把他的名字寫下來,我們馬上去核實。”歐震說不出來,出爾反爾難以自圓其說。

歐震心里清楚,這不是一枚銀元的小事,而是关系到玩弄國民黨姨太太的大事,他更清楚公安有著鐵的紀律,一旦說出來后果不堪設想。他曾聽老警察說:“抓賊抓贓,抓奸抓雙。”故他抱定死不開口的宗旨。

劉局長下決心對他的問題查個水落石出,并成立了專案組。

尽管歐震堅不吐實,但是劉局長沒有善罷甘休,而是派人對歐震身邊的人進行了解。有個舊警察開始有些顧慮,以為共產黨與國民黨一樣,只是做做樣子罷了,沒有說出實情,后來通過調查干部反复宣傳共產黨的政策后,他被共產黨的干部認真徹查腐敗的真誠態度所感化,終于和盤托出:“那天,歐震曾對我說是老家要來人,委托我幫忙找個住處。我是個舊警察,感到自己低人一等,為了討好南下的解放軍干部,以后能為自己說點好話,幫個忙,便利用過去当警察的老关系,很快為歐震找到了一處房子,而且是免費使用。為了掩人耳目,他對鄰居稱朱氏是鄉下來的未婚妻。”

有了這個线索,案件有了突破口。一天下班后,專案組的一名警察悄悄跟蹤歐震。歐震并沒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徑直拐進一條偏僻的小弄堂。那警察一眼就認出,開門的年輕女子正是朱氏,于是便悄悄地退了出來,馬上回去把這一情況向專案組汇報。歐震金屋藏嬌的尾巴終于露了出來。

專案組当即決定,迅速前往現場,歐震和朱氏同居狀況被当場发現,還在其居住的地方搜出了許多贓款,這是朱氏的老公畢曉輝留下的財產,朱氏將這些家底帶出來,准備與歐震長期生活下去。

組織上掌握了歐震與國民黨姨太太同居的事實后,做了朱氏的思想工作,她抽泣著講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自己的心理活動。朱氏的交代,使組織上掌握了歐震犯罪的全部證据。這時歐震才如夢初醒,嚇得痛哭流涕,請求組織上給予一條出路。

劉局長汇報完案情有些擔心地說:“歐震是南下干部,公開處理恐怕政治影響不好。”

李士英局長聽罷劉局長汇報后,拍案而起,憤怒地說:“我們在丹陽待命時,對接管上海的干部進行了反复的教育,他到了上海才几天就如此膽大妄為,實在是罪不可恕。此事性質嚴重,務必嚴懲。不要怕丟丑,几千人的隊伍出一兩個敗類沒什么大驚小怪的,亡羊補牢,尤為未晚。只有公開處理了,才能起到殺一儆百的效果,才能杜絕這類腐敗案的再次发生。”

陳毅揮毫:同意槍斃

在丹陽待命接管大上海前,為了防止這些從鄉村到大城市來的執法人員違法亂紀、被糖衣炮彈所擊敗,李士英特意組織了接管干部進行學習和討論。專門學習了中央七屆二中會議关于“兩個務必”的精神和華東局《关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等各項政策,還學習了《約法八章》《入城守則和紀律》等文件,對黨的工作重心的轉移和轉移后依靠誰,以及入城紀律等問題進行了反复的學習討論,大家都表了態,怎么還是有人頂風違法,且到上海才10多天時間,就出了如此驚天動地的大案,令李局長百思不得其解。


新中國第一任上海市長陳毅(圖源:VCG)

上海激戰時,25歲的歐震隨山東省公安廳廳長李士英所率的共產黨第一支紅色警察部隊南下到丹陽待命,5月26日,他又隨社會部副部長李士英、揚帆進入上海,成了上海市公安局榆林分局接管工作的軍代表。

此時此刻,李局長想到了國民黨在抗日戰爭勝利后,接管上海時,那些接收大員們爭相搶奪金子、房子、車子、女子、票子,使飽受淪陷之苦的上海市民大失所望,老百姓稱此舉為“五子登科”。他們還編了一句順口溜:“想中央,盼中央,中央來了更遭殃。”

經過一番痛苦的思索后,李局長痛心疾首地拿起筆在報告上沉重地批下了如下文字:歐震敲詐勒索,誘奸婦女,目無法紀,應予槍斃,以維紀律。

華東軍區淞滬警備司令部司令宋時輪、政委郭化若批示:執行槍決。潘漢年副市長函示:此犯自應槍決。

7月14日,李局長、揚帆副局長親自起草文稿、判決書,呈報陳毅市長核示,陳毅市長揮毫寫下了剛勁有力的四個大字:同意槍斃。

歐震被判處死刑的消息經各大報紙刊登后,上海人民無不拍手稱快。歐震上刑場的那一天,刑場上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人們親眼目睹了腐敗分子歐震的下場。

一聲清脆的槍響結束了歐震罪惡的生命,也警示了所有手握權力的黨員干部。

1949年8月15日,《解放日報》以醒目的版面公布了歐震的罪行,并发表了《革命紀律不容破壞》的短評。

對腐敗分子動真格,在上海市公安局內部和上海干部中間乃至全國引起了震動和極大的反響,通過歐震案件,李局長決定在公安隊伍中舉行一次普遍的審查,經過認真審查和嚴厲整飭,先后有400余名有劣跡的舊警察和有腐敗問題的警員被清理出公安隊伍,有效地遏制了腐敗現象的滋生和蔓延,也使老百姓看到了共產黨懲治腐敗的決心和清正廉明的正氣,保持了公安隊伍的純潔性。

之后,每次大會小會各部門的領導都反复強調防腐拒變的重要性,要求大家出淤泥而不染。陳毅市長也在大會上多次強調:“我們是解放上海、改造上海呢?還是被上海人攆走?我們是紅的大染缸,要把上海染紅,我們不要紅的進去,黑的出來!”

公安雖有鐵紀鋼規,但警察接觸陰暗面多,李局長清醒地意識到只靠嘴上“敲木魚”難以有效地抵制“糖衣炮彈”的進攻,為此,他要求從制度上入手做到長效管理,親自組織修改制定了《警員十項守則》印发給每一位員警,要求嚴格執行,做到防患于未然。

守則非常具體,諸如民警到妓院、舞廳工作,不准抽業主的香煙,不准接受工作對象的任何饋贈;不准私自與舞女、妓女來往;到劇場、影院游樂場所工作,不准看白戲和索要影劇票;管理攤販的,不准索拿吃喝攤主的東西等等。

在鐵的紀律面前,廣大員警加強了遵紀守法的自覺性,拒吃拒喝、拒受禮品、拒受賄賂蔚然成風。比如仙樂舞廳的老板向治安處特營科長提出,只要允許晚上延長營業時間兩小時,他願意拿出相当于30兩黃金的干股相贈。特營科長嚴詞拒絕道:“你這是想拉攏公安人員?告訴你,老老實實地做生意,别動什么歪腦筋,别坑害我們的干部,明白嗎?”舞廳老板嚇得連連點頭。

雖然舞廳老板碰了壁,但是他對民警的一身正氣還是打心底佩服,安分守法做生意,再也不敢動歪腦筋。歐震事件的嚴厲處理,對上海所有的黨員干部起到了警示作用,對遏制腐敗、匡正風氣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編輯:关嶺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