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昭痛恨向毛澤東請罪:廁所比禮堂干淨

+

A

-
2017-06-14 11:12:29

林昭對早請示晚汇報這种宗教儀式非常厭惡。每次“請罪”,她就去廁所,并說:“我覺得這個地方比那個地方(指請罪的禮堂)還干淨一點。”被認定“惡毒誣蔑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她的被“從重、從快”處決與此有关。本文摘自1998年11月29日《文摘報》,作者聞昭,原題為《我將這一滴血,注入祖國的血液里》。


林昭生前留影(圖源:浙江圖書館)

實難得的才女

林昭,苏州人,1932年生,原名彭令昭。据說因她特别愛讀《紅摟夢》,尤其喜歡林黛玉,因此改名林昭。1954年,她以江苏省“文科狀元”的資格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編輯專業(后改為新聞專業)。

有一次,魯迅夫人許廣平到北大來同年輕人座談。同學們爭相发言,表達對魯迅先生的敬愛。林昭突然发言:“請問,魯迅先生要是活到現在,會怎么樣?”幸虧許先生沒有聽清她的提問。

林昭在北大是有名的才女。1959年英美為苏伊士運河爭端出兵進攻埃及,林昭在《光明日報》发表詩歌對埃及人民表示聲援;苏聯最高苏維埃主席团主席伏羅希洛夫訪華時,《中國青年報》連續发表了兩首表示歡迎的詩歌,也出自林昭之手。

莫名其妙地被划為右派

林昭參加了北大詩社,經常在北大校刊和學生會主辦的《紅樓》刊物上发表詩歌散文,又為北大《自由論坛》編過牆報。后來詩社和論坛的許多人都被划為右派分子,林昭自然在劫難逃。

起初,林昭怎么也想不通:為什么響應黨的號召說了些由衷之言竟然成了罪狀?她曾吞服大量安眠藥自殺而未遂。后來她想通了,還開導同學說:“這場運動的性質、意義、后果,會對我們國家和历史有什么影響?對我們自己又有什么教訓?我現在還沒有弄清楚。但我一定要認真思考,尋求答案。”由于“態度惡劣”,她得到了勞動教養三年的處分。她不服,跑到团中央去責問:“当年蔡元培先生在北大任校長時,曾慨然向北洋軍閥政府去保釋被捕的學生,現在他們(指北大領導)卻把學生送進去,良知何在?”

被当作現行反革命槍決

1960年春,林昭因病允許回到上海的母親家中養病。她經常同几位同學談論天下大事,認為南斯拉夫的情況與中國相似,有些做法可供中國借鑒。然而万万想不到被人告密誣陷,說他們組織進行反黨活動。1960年,林昭被逮捕,判處有期徒刑20年。

這位性格倔強的姑娘從不低頭認罪,她用各种方式陳述冤情,表示抗議。她在一首《獻給檢察官的玫瑰花》的詩中,對不公正審判提出強烈抗議:

向你們,我的檢察官閣下,

恭敬地獻上一朵玫瑰花,

這是最有禮貌的抗議。

無聲無息,溫和而又文雅!

人血不是水,

滔滔流成河……

“文革”中,個人迷信活動愈演愈烈,“早請示,晚汇報”之風彌漫全國。上海監獄也興起這种做法,叫“早請罪,晚請罪”。每到清晨和晚上,犯人們都要集中到監獄禮堂去請罪:“敬愛的偉大領袖毛主席,罪犯某某某向您老人家請罪。”林昭對這种宗教儀式非常厭惡。每到“請罪”的時候,她就去廁所。她說:“我覺得這個地方比那個地方(指禮堂)還干淨一點。”這句話可闖下了大禍--惡毒誣蔑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于是,林昭被“從重、從快”地處決了,時年只有36歲。

臨刑前,她還咬破手指用鮮血寫了《血與自由的獻祭》一詩:

我將這一滴血,

注入祖國的血液里,

將這一滴血,

向摯愛的自由獻祭。

揩吧!擦吧!洗吧!這是血呢!

殉難者的血,誰能洗得去?

林昭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被殺害的,無人知曉。她的尸體是由慈善機構送去火葬場焚化的,因此連骨灰也蕩然無存。更為可悲的是,林昭被處決后,有人竟然去向她的母親索取五分錢的子彈費。她年邁的母親当場昏厥過去。不久,林昭的母親自殺身亡。

林昭與張志新

可以告慰林昭的是:1979年,北京大學黨委发出关于林昭錯划右派的改正通知;1980年,上海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宣告林昭無罪。

遺憾的是:張志新死后被追認為烈士,而林昭呢?在林昭最后的判決書上,寫的是因為林昭患有精神分裂症才得以免罪的。也就是說,并沒有從政治上為她平反,這合理嗎?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