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有忌諱拒住中南海

+

A

-
2017-06-13 16:24:58

1949年,当中南海以嶄新面貌等待新主人入住時,毛澤東心里卻有些别扭。周恩來心里明白毛澤東內心的忌諱。本文摘自《紅鏡頭中的毛澤東》,作者顧保孜杜修賢,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1969年,毛澤東出席中共九大(圖源:VCG)

雙清别墅坐落在香山寺以南的山腰中,是一個依山而建的小庭院,院子的高坡上湧出兩股泉水,晶瑩清澈,乾隆在山泉旁的石崖上題了“雙清”二字。雙清的來历据說和元朝忽必烈有关。忽必烈一次登高北望,只見西北方向紅彤彤如地火上升,金赤赤似紫云降世,以為是神仙下凡,“福”從天降。于是,立即降旨,說要尋找“福地”,他坐上龍車向西北而行,一直找尋到香山這個地方。那時的雙清,既沒有清泉,也沒有建筑物,就是樹多。樹枝上掛滿了紅葉,把整個山梁裝飾得紅殷殷的,原來那紅彤彤的地火,就是這滿山的紅葉。忽必烈見此,不免有些心灰意懶,便靠著紅葉樹干而睡,不一會兒便進入了夢鄉。在朦矓中,他看見兩只乖巧可愛的小白兔圍著他的身邊跳來跳去,他俯身去捉,這兩只小白兔既不讓他逮著,也不跳得太遠,誠心惹他著急。忽必烈見此,便想出了一個主意,假裝睡覺。小白兔又圍著他的身邊跑來跑去,他猛然伸手抓去,眼看要抓住了,可還是讓小兔跑掉了。就在白兔消失的地方,冒出兩股清泉。那泉水來勢猛,漲勢快,不多一會兒,竟然掀起浪頭,劈頭蓋臉往下壓,嚇得忽必烈大叫一聲,頓時夢醒。他馬上命人就地往下挖,挖著挖著,猛地噴出了兩股清泉。從此,人們就給這里起了雙清的名字。

1917年,河北督辦熊希齡在這里修了一座别墅,稱為雙清别墅。

雙清别墅淡雅幽靜,院內山、水、樹、石順其自然,甘洌的泉水汇集一池,清澈漣漪。池邊有亭,亭后有屋,因材借景,秀麗非凡。在這里,春日可賞花,酷夏可避暑,秋可觀紅葉,嚴冬可踏雪,真可謂香山之“園中園”。

当中南海以嶄新面貌等待新主人入住時,毛澤東心里卻有些别扭。

原來,毛澤東已經熟悉了香山的環境,在雙清别墅里他為新中國成立而忘我操勞,對新中國充滿希望,也對自己的住所傾注了感情,為此不願離開,想長期居住這里。但香山離北京城較遠,且面積很大,再加上北平剛剛解放,社會還不是太穩定,出于對毛澤東的安全和工作的方便,大家覺得毛澤東住進北京城里更合適。但大家也知道毛澤東固執的性格,了解他對雙清别墅的感情,說服毛澤東搬家只能“側攻”不能“強攻”,于是勸說毛澤東進駐中南海的工作“艱難”地展開了。葉劍英打了請黨中央遷入中南海的報告后,一直等毛澤東批准的消息,等了好些天,沒有動靜,葉劍英專門跑到雙清别墅向毛澤東催問他的報告。

可想而知,葉劍英不僅沒有拿到批复,而且還受毛澤東一頓批評。“我不搬,我不做皇帝。這個劍英真固執。”葉劍英走后,固執的毛澤東對周恩來說葉劍英固執。

“你還是應該聽父母官的。”周恩來含笑回答。因為他同意葉劍英的意見但又不好直接對毛澤東說。“我偏不聽,這是原則問題。”

“劍英堅持你進中南海也是原則,這個地方連圍牆也沒有。”“不談不談。”毛澤東內心忌諱無法明言,便回避這個話題。

周恩來心里明白毛澤東內心的忌諱,因為中南海是皇帝住過的地方,原是慈禧太后獨攬國家大權的地方;也是光緒皇帝因變法維新被囚禁的地方;袁世凱這個竊國大盜占据這里為大總統府,并在這里籌划复辟稱帝陰謀。

進城之前,毛澤東特意號召全黨看一看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這本書講了李自成攻入北京后如何驕傲又如何失敗的。

周恩來希望毛澤東搬進中南海,主要考慮安全,四周的紅磚高牆是天然的屏障。“主席住進去,我們才好高枕無憂啊。”周恩來對坐在一邊的朱德總司令說。

朱德表示贊同。

為此中央召開會議,終于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意見決定搬進中南海。毛澤東只好點頭同意進中南海居住。因為他知道,如果他不願意進中南海就意味著要在别處為黨中央選址。他不願在新中國剛剛成立就大興土木為黨中央建筑辦公地址,他只能選擇同意搬進中南海。

他搬進中南海的日期恰好為9月9日,而這個日子在27年后成為他的忌日。不知是天意還是巧合?毛澤東進駐中南海到在中南海里離世,恰好同在這個9月9日。而“99”正是中國傳統以九為大的數字。從稱帝王為“九五之尊”,“九重宮闕”,到稱天下為“九天九地”、“九州方圓”……九始終是一個吉利、最高的數字。

直至毛澤東于1976年9月9日在中南海游泳池居所病逝,“九九”及“八三四一”兩組數目才被人們注意,“九九”為毛澤東去世之日;“八三四一”則是暗示毛澤東的生命历程為83歲(1893-1976),在黨內的領袖地位历經41年(1935-1976)。

如果說毛澤東一生有什么巧合或是神秘,這個9月9日便是一個,另一個就是“8341”。這組普通的數字卻具有極濃郁的神秘色彩,有关它與毛澤東的傳說比比皆是,但似乎都離不開“壽命83年,執政41載”之說。后來又有一則新說,大意是:秋收起義時,毛澤東有一把漢陽造的步槍,槍的編號是8341。毛澤東到延安后,常常要把步槍拿出來擦擦,非常珍惜。“槍杆子里面出政權”的理論實踐,就是從這支槍開始的,最后武裝奪取了政權,取得了全中國的解放。進北京后,他不再需要槍了,但他記住了這支步槍的號碼,命名了他的警衛部隊,以紀念他的戰爭生涯……類似的傳說還有很多,廣泛地刊載于國內外的一些報刊上。在我們這個充滿神秘文化氣氛的國度里,人們是寧可信其有的。也正是因為這些神秘的傳說,使得中央警衛团的“8341”代號,變成了家喻戶曉的數字。并且繼續延伸著神秘的外延。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