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巴拿馬:兩岸外交戰70年

+

A

-
2017-06-13 01:32:41

巴拿馬總統巴雷拉(Juan Carlos Varela)于北京時間6月13日上午9時宣布巴拿馬與中國大陸建立外交关系,台灣又失去了一個重量級的邦交國。

1949年,中共建政后沒能获得聯合國的會員國地位,而由退守台灣的國民黨政權得以保留其在聯合國的會員國和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地位。

其后,兩岸開始了外交戰,雙方出于將自己作為中國的唯一政權代表的目的,都秉承了避免雙重承認的原則。

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共外交主要集中于社會主義陣營國家和亞非的民族主義國家,而台灣的外交國主要集中于歐美的西方陣營。


1978年12月16日凌晨2點,美國告知蔣經國,美國決定與中共建交。8小時后,總統卡特发表電視演說,宣布次年元旦與中共“关系正常化”。1979年1月29日,鄧小平應邀出訪美國(圖源:VCG)

隨著中美交好,兩岸外交情況发生了戲劇性的變化。

到1974年,與大陸建交的國家達到107個,而台灣的邦交國历史最低時僅有22個。

此后,台灣邦交國總數長期維持在25至30個之間,這與對外經濟援助密不可分。

1989年,台灣為同格林納達、伯利茲兩國建交,分别花了5,000万和1,000万美元。1990至1996年,台灣投資尼加拉瓜兩億多美元,為多米尼加援建科技園和大學校舍。1999年,台灣許諾未來10年內給馬其頓16億美元的援助和投資,換得同該國建交。

2000年,台灣首次政黨輪替,民進黨登上了執政舞台,但台灣在經濟方面對邦交國的吸引力卻大不如前。

時任台灣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于2002年7月18日在台外交部駐外館長返國述職講習座談會上提出,扁政府需要全新的外交戰略,即在國際社會集中火力,全力出擊,爭取外交的突破,讓中國大陸忙于應付無暇他顧。

8月2日,陳水扁宣布“南向政策”,把烽火外交的重點定于東南亞,理由是許多東南亞國家與大陸有領土糾紛,而且一些東南亞國家經濟发展急需外援,有可能成為台北的突破點。

為此陳水扁曾多次赴拉丁美洲、非洲“邦交國”活動。2005年,陳水扁当局還推出“榮邦專案”,即每年斥資2.5億美元,協助“友邦”“发展經濟,推動基礎建設”。

然而台灣几年內先后丟掉馬其頓(2001年)、利比里亞(2003年)、多米尼克(2004年)、格林納達(2005年)、塞內加爾(2005年)。2006年面積最大的邦交國乍得與台斷交,也是這年,台灣失去在中美洲的橋頭堡哥斯達黎加,台灣援助修建的大橋只建了一半就被迫撤回。

這种付出與收获極其不成比例而備受各方質疑,民進黨立委林濁水多次批評陳水扁当局的做法是浪費資源。2005年,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時說:“如果我們的政治領袖自作聰明,想要用一般國際政治經常有的爾虞我詐交手段,我相信,最后逃不出大國的掌心,等于是自尋死路。”

而“烽火外交”更與美國的戰略利益一再冲撞,使美國政府自小布什以降的高官一再发言指責扁政府,例如2004年12月6日美國國務院副发言人艾瑞里(Adam Ereli)公開表示,“改變國營企業跟駐外經濟文化代表處的名稱,在美國看來就好像是要片面改變台灣地位,因此我們不支持這种做法”。

最終,整個陳水扁時代,烽火外交使台灣增加3個邦交國、丟掉9個邦交國,邦交國總數從29個降低到23個。

2008年,馬英九上台后,主張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作為重建兩岸关系的基礎,采行“外交休兵”避免兩岸在外交上的零和競賽,期待經此布局,讓台灣海峽不再是緊張的火藥庫,而變成和平大道。

不過北京方面并沒有調整政策,其外交體系仍維持以往打壓的態度。2008年,北京方面持續杯葛台北方面爭取加入或參與國際組織的策略,馬英九的外交休兵經營慘淡。

次年,“活路外交”開始收获果實。2009年4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陳馮富珍致函台灣衛生署署長葉金川,邀請他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及“觀察員”的身份,出席5月18日至27日在日內瓦召開的第62屆“世界衛生大會”(WHA)。

馬英九当局視此為活路外交的一大勝利,隨后,台灣在國際社會上更加活躍,先后完成签署世界貿易組織(WTO)政府采購協定(GPA)加入書、成為GPA會員,同時也加入國際衛生條例(IHR)。此外,連戰連續三年(2008、2009、2010)代表台灣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會議。與此同時,台灣的邦交國也穩定在23國,給予台灣免签證或落地签證待遇的國家或地區由54個增加到117個。

但2010年9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對所有會員发出“世衛條例對中國台灣省之執行作業准則”秘密信函,將台灣在定位為“中國的一省”與2012年倫敦奧運撤除中華民國國旗改為中華台北代表团會旗,均使民進黨指責,馬政府的活路外交實際上已經失敗。

在看似平穩的兩岸休兵中,2013年11月14日,非洲最小的國家岡比亞毫無預警地宣布與台灣“斷交”,將台灣的真實處境暴露無疑。岡比亞曾解釋其理由是為了“國家戰略利益”,但這顯然指的是和大陸复交。台灣前外交部長歐鴻錬感慨說:“台灣几乎每一個邦交國都想跟大陸建交,台灣沒有外交惡斗的本錢。”

在此情況下,12個中南美和加勒比國家已毫無疑問成為台灣“外交戰线”主盤,而巴拿馬更是“戰略價值最高的國家”。

不過蔡英文上任后指出,“傳統定義的‘金錢外交’早該結束,也不該存在”,轉而提出“元首外交”。

她的外交首秀中重點就放在了中南美洲,但有學者早就指出,馬英九政府以來所自夸耀的外交成就,“均是來自于中國的默許……將來如果中國對台灣的政治要挾不能如願的話,中國將展開外交攻勢,屆時,台灣邦交國恐會大大流失,甚至造成外交全面崩盤。”

這堪稱預言的文章經由台灣至今仍未收到WHA的邀請函、巴拿馬與大陸建交得到了印證,而外交崩盤是否會到來,或許很快會得到驗證。

撰寫:欒泠 項城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