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張朋友圈:北約與上合誰更勝一籌

+

A

-
2017-06-10 04:33:32

2017年6月9日,上海合作組織會議(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簡稱上合)在正式成立以來迎來第一次擴張,印度與巴基斯坦這對宿敵將雙雙加入上合。

經過此次擴員,組織成員國的地域范圍將延展至南亞,占歐亞大陸五分之三面積,占世界人口的一半。不少媒體報道指出,這是變相的“亞洲版北約”。

不過中國外交部曾多次予以否認,稱上合“絕無可能”成為東方的北約。而且回顧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NATO)與上合的历史就可以发現,這兩個組織自成立以來就已經走上不同的道路。

俄羅斯與北約的宿怨

1949年3月18日,美國、英國及法國公開建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于同年4月4日在美國華盛頓签署《北大西洋公約》后正式成立。

北約是典型的軍事政治集团,是美國為遏制前苏聯而設計建立的。但是在苏聯解體后,北約并沒有解散,美國一些學者主張“北約應承擔全球責任”,開始東擴。

俄羅斯在苏聯剛解體的一段時間內奉行了向西方“一邊倒”的外交路线,對北約東擴的態度一開始并不在意,并試圖以高于普通成員國的特殊身份加入北約。

上合組織將擴容(圖源:Reuters

在短暫的蜜月期中,北約與俄羅斯签署《雙邊軍事合作計划》和《定期公開磋商制度框架文件》,提出俄在歐洲安全中具有“特殊地位和作用”。1997年5月,《北約一俄羅斯相互关系、合作與安全基本文件》決定成立俄羅斯一北約常設理事會(即“19+1機制”),北約首次認可俄羅斯的“特殊地位”。

蜜月期旋即結束,1999年3月,波蘭、匈牙利、捷克入盟北約。同月,美國发動“科索沃戰爭”,武力肢解俄羅斯重要盟友——南斯拉夫,并將后者漸次納入北約。

北約的勢力范圍已經擴展到獨聯體邊境,斯拉夫三國(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直接暴露在北約面前,俄羅斯軍事學說中所謂的“次地區”利益受到嚴重威脅。

在普京(Vladimir Putin)出任俄羅斯總統后,表示不再以特殊身份而是以“平等伙伴”的身份加入北約,以化解北約東擴的壓力。

北約一方面給予俄羅斯准成員國地位,一方面開始新一輪東擴,將保加利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羅馬尼亞、斯洛文尼亞、斯洛伐克七國納入北約的同時瞄准了獨聯體。

2008年8月8日,曾是苏聯加盟共和國的格魯吉亞在加入北約的最后階段與俄羅斯爆发戰爭。

8月28日,俄羅斯宣布承認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獨立。作為回應,格魯吉亞于次日與俄羅斯斷交。

俄羅斯以戰爭阻擋了北約東擴的步伐,不過北約沒有放棄蠶食。

在波羅的海三國、波蘭等入盟北約后,有小俄羅斯之稱的烏克蘭成為北約重要目標,而俄羅斯自然不會讓北約如願以償。

雙方的博弈導致克里米亞脫烏入俄,烏克蘭加盟北約被暫時擱置,但俄羅斯在巴爾干地區的唯一落腳點黑山于2017年5月加入北約。俄羅斯喪失其在亞得里亞海方向最后的軍事立腳點,其在巴爾干地區的傳統政治影響力和經濟利益也將被侵蝕。

只要北約仍以擠壓俄羅斯生存空間為目標,雙方的博弈就不會停止,也不會帶來地區的穩定與繁榮,這與上合完全不同。

高舉反恐大旗

上個世紀80年代末,苏聯瀕臨解體,引发了諸如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主義、恐怖主義等非常嚴峻的挑戰和危機。同時,苏聯解體后,還有如何明確划分和確定各國邊界的一系列政治問題。

出于對地區和平與穩定的考慮,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共同開啟加強邊境地區信任和裁軍的談判進程,倡導以和平方式解決各類紛爭。

這個機制到了1996年已經具備雛形,同年4月26日,五國元首在上海舉行了首次峰會,自此“上海會晤機制”正式成型。

這一年度會晤形式被固定下來,輪流在五國舉行。會晤內容也由加強邊境地區信任逐步擴大到五國在政治、安全、外交、經貿等各個領域的互利合作。

由于暴力恐怖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的存在,上海五國根据以往合作經驗,吸納烏茲别克斯坦,重新組建新的組織——上海合作組織,把打擊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分裂主義作為優先方向,并為此建立了機制。


反恐成國際組織大旗(圖源:VCG)

2001年6月,上合第一次首腦會議上,六國签署了《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上海公約》,上合成為最早打出反恐旗幟的國際組織之一。

在9·11事件发生后,上合將反恐作為重點,它從維護地區安全出发,不斷加大成員國之間的密切合作。

2002年,上合第二次首腦峰會上,各國共同签署《关于地區反恐怖機構的協定》。2004年,設在塔什干的“上海合作組織地區反恐機構”正式啟動。2012年,六國签署《上海合作組織关于應對威脅本地區和平、安全與穩定事態的政治外交措施及機制條例》的決議、关于《批准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2013-2015年合作綱要》的決議等一系列安全領域的合作文件。

雖然上合成員在軍事上頻頻合作,不過《上海合作組織憲章》開宗明義:奉行不結盟、不針對第三方原則,顯然,上合不是軍事組織,成員國之間也沒有協同防御的義務。

由于上合奉行“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各成員國均以平等的地位與協商的姿態來展開組織工作,上合與北約的姿態截然不同。

這种力求對話與合作的模式使對話國數量不斷增加,而面臨嚴重恐襲的國家,如伊朗、蒙古、巴基斯坦與印度都積極主動地要求加入。

雖然隨著印、巴兩國的加入,上合組織的運作可能受到一定影響,不過國防大學教授韓旭東相信,上合組織適應時代的发展,維護地區的穩定與和平,是“具有生命力”的。

撰寫:欒泠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