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不回延安害怕被老百姓質問

+

A

-
2017-05-19 23:25:50

毛澤東在中共建政后27年一直沒有去過延安,“心病”可能就在于此。因為他打倒了三位陝北百姓的偶像。毛如果到了延安,老百姓會問:陝北的革命領袖都成了“壞人”。本文摘自2015年7月27云浮時刻網,作者馬雙有,原題為《建國后毛澤東為何沒有回去過延安?》


毛澤東在延安(圖源:AFP/VCG)

建國后,毛澤東的足跡遍布大江南北,大河上下。尤其是他曾經生活過工作過的地方,更是多次造訪,深情懷舊。他兩次到韶山,兩次登井岡山,每次都是激情澎湃,詩意大发,留下一些撼動中國的詩篇。令人遺憾的是,他最應該去的延安,竟然一次都沒有去過。這是為什么呢?

延安是中國革命的聖地,是毛澤東留下腳印最多的地方。要評選中國革命兩大聖地,非井岡山和延安莫屬(遵義、西柏坡等地時間太短,交往太少),而評選中國革命最著名聖地,延安当之無愧。毛澤東在這里住了13年,和這里人們的感情最深,交往最多;他領導中國革命事業在這里发展壯大最終走向成功。他走到北京建國,享受一片“万歲”之后,最應該感恩、最應当探望的地方,必是延安。

然而毛澤東就是不去延安。最遙遠的杭州毛澤東竟去了40多次,并不遙遠的延安一次也未去過!

毛澤東在建國后20多年為何一直未去延安,成了不少好事者深入研究的問題,也成了一道難解的謎題。筆者搜索了一下,答案五花八門,几乎都不得要領,一些解說近乎胡言亂語。

有人說,毛主席工作太忙,日理万機,無法抽身去延安;有人說,毛主席坐了江山,忘了根本,有點“忘恩負義”;有人說,毛主席離開延安渡過黃河求一道士“指點迷津”,道士說:“過了黃河,就不要走回頭路,一回頭就失敗!”所以,毛主席就再也沒有回頭去延安……

种种說法,均為主觀臆斷,胡亂猜測,有些近乎荒誕。毛主席再忙,大江南北到處視察,杭州就去了40多次,難道就不能抽空去延安一次?毛主席是最知恩感恩的,這有大量事實為證。至于聽信道士之言,不能走回頭路,更是無稽之談,不值一提。

那么,毛澤東建國后27年,為何從未回過延安呢?

愚以為,毛澤東有難言之隱,有一种無法言談的心病,想起來就讓人尷尬、難堪的心情,使他心里想去卻無法成行,最終一次也沒有去過延安。這個“心病”,牽涉到毛澤東親手打倒的三個陝北人民最崇敬最懷念的人物。

一是打倒高崗。高崗和劉志丹都是陝北根据地的創始人。劉志丹犧牲后,高崗就成了陝北的一號領袖。当衣衫襤褸饑腸轆轆的中央紅軍艱難長征到達陝北時,是陝北人民收留了他們,毛澤東和黨中央由此扎下了根,不斷发展壯大,四面出擊,縱橫馳騁,最終竟打出了一個新中國!

毛澤東知恩圖報,在醞釀第一屆中央政府領導人名單時,竟然力排眾議,將排名靠后的高崗一下子提拔為政府副主席,而功勞遠在高崗之上的周恩來僅是政府委員。接著又讓高崗出任東北黨政軍一把手,成了名副其實的“東北王”,在抗美援朝時又立下了汗馬功勞。后來“一馬当先”,被毛澤東調入北京任國家計划委員會主任,權力在周恩來之上。毛澤東對陝北領袖高崗的寵信和重用已到了無以复加的地步。

毛澤東破格重用高崗,一是感恩圖報,一是為了制衡劉周。当高崗得知毛澤東對劉周有不滿情緒時,野心便悄然膨脹,到處煽風點火,欲“拱倒”劉少奇周恩來,自己取而代之。高崗反對劉周的一些言行,大都源于毛澤東。而当劉周鄧陳聯手向高崗发起反擊時,毛澤東卻突然變臉,支持劉鄧打壓高崗。高崗明明知道自己攻擊劉周的言行大都代表了毛澤東的意思,而面對強大的批判卻有口難辯,竟然選擇了自殺。中央將其定性為“畏罪自殺,自絕于黨”,一頂“反黨集团頭子”的帽子便死死扣在頭頂。

高崗淪為“反黨集团”自殺身亡,自己当然要負一定責任:野心勃勃、要“拱倒”德高望重的劉周、頭腦極左、私生活糜爛等等。但是毛澤東的縱容、暗示和“變臉”也是发生高崗案件的主因,可以說高崗之死毛澤東應負若干責任。可能他對高崗一直心中有愧,于是對高崗的妻子兒女予以妥善安置,使其几十年生活無憂,甚至也說過“如果高崗不死,還可以当延安地委書記”的話,但他自感無法面對陝北人民,他對高崗前后態度的巨大反差無法予以合理解釋。這可能是毛澤東在50年代沒有去過延安的主要原因。

二是打倒彭德懷。彭德懷雖說是湖南人,卻是陝北人民心中的大英雄,一曲保衛延安的故事可謂家喻戶曉,傳遍天下。國民黨大兵壓境之時,身為解放軍副總司令、第一野戰軍司令員的彭德懷,親率3万兵馬連戰皆捷,將胡宗南的30万強敵打得落花流水,接連收复延安,收复陝北,解放陝西,解放大西北。彭德懷和毛澤東一樣在陝北戰斗了13年多,和延安人民結下了深厚的感情。正在籌划建設西北之時,被毛澤東點將為抗美援朝總司令,率領百万大軍打敗了世界頭號強國,成為國際上馳名的軍事家。

陝北人民誰不知曉、誰不崇敬、誰不懷念大名鼎鼎、橫刀立馬的彭大將軍?

然而,就是這位彭大將軍,就因為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對大躍進的混亂現象提了點意見(這些意見被后來的實踐證明是完全正確的),竟引起毛的雷霆之怒,发動全黨,將彭德懷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傾機會主義頭子。由過去的頭號功臣一下淪為頭號“禍首”。令人遺憾而又奇怪的是,彭德懷后來經過調查研究,发現自己所提的意見是正確的,而廬山會議給他做的反黨結論是完全錯誤的,他就奮力向毛和中央寫申訴信。然而他越申訴,越認為自己是正確的,對他的打擊就越厲害,對他的批判就越升級。大躍進的問題扣不到頭上,就給他扣上“里通外國”“組織反黨小集团”“翻案風”的大帽子。彭德懷越是喊冤,大帽子就扣得越緊,一直到在監獄里被摧殘致死。

毛澤東明知道彭德懷在廬山會議是提的意見是正確的,無數的事實已經充分證明,真理掌握在彭德懷的手里,對彭德懷的一系列批判打擊是完全錯誤的,但就是不予平反。因為這只善于咆哮、出口傷人的猛虎只能圈在籠子里,如果放出來,他要翻廬山會議的案,怎么辦?他要追究大躍進和三年大饑荒餓死3000多万人的責任,怎么辦?所以一不做二不休,非把你彭德懷永遠囚禁起來,批倒批臭,至死方休!

所以毛澤東一提起彭德懷,一方面又恨又惱,一方面又羞又愧,又有點发虛发慌。由此他不願去懷念彭德懷的陝北和延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試想,毛澤東若去延安,陝北老百姓就要問:彭老總現在在哪兒呀?他在廬山會議上提的意見,一條條都錯在哪兒呀?彭老總在您領導下打了那么多勝仗,一心為老百姓,怎么會是反黨反您老人家呀?說彭老總里通外國,你們查清楚了嗎?……

面對老百姓的這些疑問,英明偉大的領袖該如何回答?所以為了避免尷尬,還是不去陝北為好。

三是打倒習仲勳。習仲勳也是僅次于劉志丹高崗的陝北著名農民領袖,20出頭就擔任陝北苏維埃主席,被毛澤東稱為“娃娃主席”。由于他善于解決少數民族問題,毛澤東贊其“比諸葛亮還能干”。后擔任第一野戰軍副政治委員,成為彭德懷的得力助手,頗有建樹。建國后,任西北局主要領導。劉志丹早逝,高崗自殺,習仲勳就成了陝北的一面旗幟,50年代中期被毛澤東調任中央宣傳部部長、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

1962年,厄運降臨。劉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寫了一部長篇小說《劉志丹》,被康生抓住把柄,污蔑該小說編造事實,把劉志丹寫得比毛澤東還高明,且有為高崗和彭德懷翻案的嫌疑,稱其是“利用小說進行反黨是一大发明”,毛澤東予以肯定。就因為這部小說由習仲勳審閱過,并批准发表,且他在西北地位最高,于是就有了“習仲勳為首的反黨集团”,緊跟其后的陝北著名領導人賈拓夫、劉景范(劉志丹弟弟)等人也囊括其中,西北、陝北和延安的一万多地方干部都被牽連進去,都成了“反黨分子”,一時間大西北風聲鶴唳,几乎是洪洞縣里無好人。

原本,毛澤東對習仲勳印象不錯,有意提拔重用,為何到了1962年就突然變臉,將習仲勳打翻在地?

根子還在彭德懷身上。這一年彭德懷多次要求中央為廬山會議翻案,毛澤東大為惱火。在加大對彭德懷的審查力度的同時,警惕地觀察著四周,哪怕有一丁點兒同情支持或者為彭德懷翻案跡象和苗頭,就要抓住不放,大做文章。習仲勳是彭德懷的親密戰友,二人肯定藕斷絲連,現在他竟然支持发表為高崗彭德懷翻案的小說(尽管小說的語言是暗示的)這便是觸犯了毛澤東最大忌諱!于是習仲勳便在劫難逃了(1974年彭德懷剛去世,習仲勳便被釋放出來)。

不僅如此,陝北領袖劉志丹也被当作“大叛徒”予以批判,墳墓和紀念館被毀壞。其弟弟劉景范和賈拓夫也被打倒。而且在康生的指揮下,深查細挖,廣為株連,羅致一万多人。為了徹底扳倒彭德懷,并消除其影響,毛澤東寧可錯判一千,不可放過一人!

在這种情況下,毛主席他老人家如何到陝北回延安?

可以說,“高崗反黨集团”“彭德懷反黨集团”“習仲勳反黨集团”這三個反黨集团的證据都顯得不足,尤其是彭、習“反黨集团”,几乎是捕風捉影,無端捏造,隨意株連,落井下石的結果。毛澤東心知肚明,卻對捏造的證据十分欣賞,予以拍板定案,支持嚴懲不貸,且絕不給予平反。這些冤案時時縈繞心頭,一想起來就心虛发慌……

劉志丹、高崗、彭德懷、習仲勳、賈拓夫、劉景范……這些陝北根据地的革命領袖,一個個被打成了“反黨分子”,有的竟因此死于非命,成千上万的陝北基層干部都成了“反革命”。毛主席如果到了延安,老百姓會問:陝北的革命領袖都成了“壞人”,你們中央紅軍当年如何能進了陝北?如何能在陝北扎下了根?陝北的基層干部都成了壞人,您老人家如何能在這里生活了13年,在這里打出了新中國?……

毛澤東建國后27年一直沒有去過延安,“心病”可能就在于此。這当然也是一种推理,不知這种推理是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正是:

夢里几回趨延安,

又恐陝北起長短。

劉高彭習今何在?

領袖苦衷對誰言!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