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進八寶山的開國上將骨灰灑野地

+

A

-
2017-05-19 08:08:46

中共開國上將王建安生前,曾于電視中見某國元首去世后送葬場面,告訴家人:“我死后不進八寶山,不開追悼會,把骨灰撒在老家肥田。”本文摘自2011年6月27日《北京日報》,作者董楓,原題為《王建安:“不能搞八路軍糊弄八路軍的把戲”》。


原中共中央軍委顧問王建安(圖源:VCG)

王建安將軍(1907—1980年),下部隊輕車簡從,痛恨前呼后擁,迎來送往。1977年初夏,王建安將軍至廈門某軍視察。見軍、師領導驅車欲陪同前往,不悦,問:“你們來干什么?”答:“給首長帶帶路。”將軍問:“怕我丟了不成?”回曰:“想跟首長學習學習。”將軍怒曰:“你們去,我就不去了。”軍、師領導訥訥而退。

王建安將軍下部隊從不下通知,打招呼,喜飯前半個小時直奔營區,下車后立即到連隊飯堂,與士兵同席就餐,親嘗甘苦。王建安將軍下部隊,隨身攜帶針线包,凡衣破、紐掉,均自己戴老花鏡,動手縫補,飛針走线,一絲不苟。

1978年秋,王建安將軍至某師檢查工作。晚上放電影,將軍欣然而至,見電影機前中間位置,赫然擺一排“首長專座”--條桌、藤椅、茶缸、水瓶,應有尽有,而士兵們均坐在背包上。將軍問部隊領導:“你們擺這個干什么?”答:“首長喝水方便。”將軍問:“兩個小時不喝水就會渴死?戰士們都帶了水瓶茶壺沒有?”团領導曰:“首長年紀大。”將軍怒曰:“你們要坐你們坐,反正我不坐。”言罷,取小凳子,擠進士兵中間,坐下。全团官兵見之,掌聲雷動。

王建安將軍最恨弄虛作假,凡事均躬身親察。“文革”中某日,王建安將軍到樣板戲《龍江頌》原型地調查,发現情況與宣傳材料出入很大,即按實際情況向上反映。江青批示《龍江頌》是“唱腔的需要”。將軍由此被扣上“反對革命樣板戲”的大帽子,挨批甚烈。山西大寨為全國農業生產典型。某日,王建安將軍到大寨參觀,不按指定路线,不聽經驗介紹,而是上坡下田,走村串戶,與農民個别交談。參觀后,他寫調查報告向中央反映:大寨農民家中沒有余糧,農田作業基本上是手工,并提出,實現“四化”首要問題是把糧食搞上去。該報告被轉发中央政治局學習。

又某日,王建安將軍至“硬骨頭六連”參觀,見生豬擠滿圈,便與飼養員拉呱,問:“一月殺几頭豬?”答:“有時一頭也不殺。”問:“為什么?”答:“人家來參觀不好看了。”又至戰士宿舍,見戰士被子疊得方方正正,用手一摸,潮乎乎的。將軍問:“為什么不晒被子?”答:“晒了太陽,被子鼓起來,不好整。”其時,全軍正在開展學習“硬骨頭六連”活動,將軍則上書中央軍委,指出“只樹了一面政治紅旗”,“搞這种八路軍糊弄八路軍的把戲,平時可以馬虎過去,打仗要付出血的代價!”

“文革”中物資緊缺,凡物品均按計划供應。某春節前夕,工作人員以將軍名,至地方商業部門免票購食油10斤,將軍聞之即命補交議價油款。又某日,王建安將軍視察某地收音機厂,回住處,見桌上擺兩只收音機。將軍問明緣由,命厂長跑步取回,并送其一份《准則》。

王建安將軍有四子,均在外地工作。人勸其調子女來京,將軍堅辭。某日,將軍夫人聞知按規定可以調一子女于身邊工作,試探問將軍:“我們年紀都大了,是否也調一個孩子回京,好有個照應。”將軍答曰:“子女不是私有財產。只要我還沒有死,你們一個也别想調回來!”

“文革”中某次華北戰備會議,談到突擊提拔干部問題,王建安將軍對葉劍英曰:“你們中央就有‘火箭干部’。就在你身邊。”其時,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等均在場,王洪文剛由中央委員晉升為黨中央副主席。葉劍英以目示意“閉嘴”,將軍裝未見,仍滔滔不絕。“火箭干部”即指“文革”中造反起家,連升數級之干部。

“文革”中某日,王建安將軍與江青同桌就餐。服務員上紅燒肉,將軍以筷指之曰:“你搞的那個樣板戲好是好,就像這紅燒肉,你總不能每天都叫我吃它吧!”

王建安將軍一生儉朴。喜穿布衣布鞋,戴國產手表。1977年進京后一直住單元式老房,臥室無地毯,無沙发,一桌,一椅,一床。床為條木拚成的硬板床,以兩長條凳支撑。將軍去世后,李先念至家中轉了一圈,感慨道:“想不到建安同志生活這么儉朴!”

王建安將軍生前,曾于電視中見某國元首去世后送葬場面,與家人言:“生前清廉,死后哀榮,也是浪費。我死后不進八寶山,不開追悼會,把骨灰撒在老家肥田。”將軍逝世后,家人嚴格按將軍遺願辦理后事。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