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鵬退休后向溫家寶提四點意見

+

A

-
2017-05-19 03:19:17

《李鵬電力日記》記載,2003年8月19日,李鵬曾和“國務院主要領導同志”通電話并提出了自己的四點意見。李鵬究竟為何事給溫家寶打電話?又提出哪四點意見?本文選自2013年第5期《壹讀》雜志,原題為《總理們之間如何相處》,作者王钟的。


中國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圖源:Reuters/VCG)

對于中國總理,大家經常親切地稱呼他們為共和國的“大管家”。

“管理國家要比管一個家難多了,不当家真是不知道柴米貴啊!所以大家要對總理這個‘大管家’給予充分的理解!”原國務院副總理吳儀曾在一次會議上感慨当好國務院“大管家”的不容易。

而剛卸任的“大管家”溫家寶,在今年兩會上聽取四川代表团審議時說:“珍惜人民給了我為國家服務的機會……如果有些工作做得還不夠好,那是由于我個人的能力所限,希望得到人民的諒解。”

而前任“管家”朱鎔基在最后一次人大記者招待會的開場白則是:“請大家提問題,分秒必爭。”

朱鎔基的風格一貫如此,比如今年的新科副總理汪洋当年在安徽任職時,就差點被時任總理朱鎔基“撤職”。据《中國經營報》報道,今年兩會期間汪洋談起了当年這件趣事。他曾建議國家成立糧食風險基金,不料遭到朱鎔基反問:“這基金,那基金,現在基金還少嗎?”“誰再談基金就撤了誰”,朱鎔基放出狠話。

当然事后朱鎔基也說了,“汪洋是不能撤的”。

惺惺相惜的總理們

尽管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們在業務管理上各有分工,少見公開評價彼此工作。但是總理和副總理之間,前總理和現總理之間,以及總理對具備“潛質”的下屬,多有“惺惺相惜”的表態。

一年一次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體會議閉幕后,總理記者招待會的時間就來了。如果当年適逢政府換屆,總理就會帶著副總理們一起在這場媒體眼中最高級的記者招待會上亮相。

在接受記者提問之前,按慣例,總理要介紹一下自己的工作搭檔。

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閉幕后的記者招待會上,溫家寶這么介紹新当上副總理的李克強:“坐在我旁邊的是李克強,他是我們副總理中最年輕的,也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記者們往往還會追問新任總理對上任總理的評價。十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閉幕后,新任總理溫家寶就遭受媒體“追問”。

第一個問題由央視提出,要溫家寶談對朱鎔基工作的評價,溫回答說:“上屆政府在朱鎔基總理的領導下,忠實地履行職責,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人民是滿意的。”

搶到第二個提問機會的是外媒德新社,記者“不依不饒”地要求溫家寶比較其與前任工作風格的差異。溫總理說:

“朱鎔基總理是我非常敬佩的一個領導人,他有許多優點值得我學習。至于我自己,大家普遍認為我是一個溫和的人。但我也是有信念、有主見、敢負責的人。”

作為同事,總理和副總理們之間是否會有矛盾?

朱鎔基回答了這個問題在朱鎔基講話實錄中,他直接說道:“國務院領導同志之間會不會有矛盾、不团結?大家不要擔心,沒有!在大的問題上,我們是完全一致的,你們不要有任何顧慮。

“我們都是坦誠相見、暢所欲言,國務院一定會发揚民主,虛心聽取大家的意見。我們現在建立了一种制度,停辦國務院辦公廳《昨日情況》刊物,改登國務院領導同志每天的批示,爭取國務院領導同志的批示在兩天內登出,這樣,國務院領導同志之間隨時可以溝通情況。”

“現在,我對其他几位副總理的工作不是很清楚,清楚一點的就是財政和金融工作,就是這些有的也不是很了解。今后要解決這個問題,國務院領導同志之間每天要了解彼此的工作情況,并且尽量使我們對外的意見保持一致,以免使下面難以工作。”

同樣,《京華時報》曾報道吳儀臨危受命,在“非典”爆发后以副總理身份兼任衛生部部長時,身為副總理的她和時任總理溫家寶的一段對話。吳儀回憶說,自己当時壓力不小:“(溫)家寶同志当時告訴我說,‘沒关系,你先幫我把農村合作醫療的工作給抓好就行’”。

她說:“我對家寶同志許諾過,既然許諾了,那么我就一定要做好。”

前任總理退休之后,也會向在任總理提建議。据《李鵬電力日記》記載,2003年8月19日,李鵬在北戴河游完泳,下午和“國務院主要領導同志”通電話。他說到中國應從“美加大停電”中吸取教訓,并提出了自己的四點意見。這位“主要領導同志”回复李鵬說,會認真加以研究。

總理和下屬的相處之道

在將自己與朱鎔基進行比較時,溫家寶用“溫和”形容自己。與此呼應的,是前任朱鎔基在上任那年的記者招待會上,留下了形容自己風格的名句:“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万丈深淵,我都將勇往直前,義無反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鎔基講話實錄》記載了他批評國務院辦公廳的“嚴厲”作風。

書中記載說,朱鎔基說自己最近在批評一件事,“我在一年半之內做了差不多十次批示,到現在還沒有落實。因此那天開總理辦公會議,我做了非常嚴厲的批評。可到現在也還是沒有結果,認識還沒完全統一。一件明明是非常正確的事情,一年半也辦不動,批示了十次之多也貫徹不了。”

朱鎔基說:“就是有些人憑自己的想法辦事,管你是總理講的還是副總理講的,他都不当一回事,隨隨便便就給你否了或者給你拖延。這么下去怎么得了!我一想到這件事就非常痛心。”

其實,雷厲風行一直是總理們的作風,自認為溫和的溫家寶也有“发飆”時。比如据《中國新聞周刊》報道,因教育改革問題,溫家寶對教育部“已經批評了不止一次”。

批評之外,總理也會替特定部委“撑腰”。比如,朱鎔基談到海关工作人

員的高薪問題時就“力挺”:“海关人員的工資就應該高,這是我說的。海关緝私有功的人應該重獎,現在這點獎勵不行。你們狠狠地打擊走私就是了,打得財源滾滾進來,給你們发獎金。”

總理有時候也要“安撫”。朱鎔基在2002年的一次會議上說:“剛才,李澤民(時任浙江省省委書記)同志實際上是在批評我,說盼望了多年我才去過浙江一次。請同志們諒解,作為總理,我不能老到經濟发達、錢包很大的地方去,我要到貧困地區去;不然,他們要批評我嫌貧愛富了。”

也有部委對所謂的總理批評“辟謠”的。比如据《新京報》報道,2011年兩會期間,民政部一位副部長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就澄清,此前溫總理并沒有批評民政部對“微博打拐”回應不夠,而是責成民政部對流浪兒童救助進行研究。

既要“協調”也要“突破”

部委之間“鬧矛盾”,似乎不是什么新鮮事。不過事情鬧得有點大時,作為共和國“大管家”,總理們往往就要身兼調解各部門糾紛的重任了,而且往往這些調解,更是為了突破。

比如為了打破部門利益障礙,由國務院領導掛帥的“小組機制”應運而生。多年以來雷聲大雨點小的三網融合改革,就是因為國務院成立了一個“神秘小組”,才有了“破冰”希望。

《中國經營報》曾介紹,2010年年初,“國務院三網融合工作協調小組”這個新名詞出現在了領導人活動報道的文字中。這個小組由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当組長,当時的廣電總局和工信部領導都是小組成員。

甚至為解決2007年的豬肉等農副產品價格上漲,國務院還成立過應急領導小組。新華社公開消息顯示,該小組成員來自发改委、財政部、農業部、商務部、質檢總局以及工商總局。其間時任總理溫家寶還曾多次親臨豬肉市場—一場保衛豬價的戰斗就那樣展開了。

在特定历史背景下,“大管家”也會有“偏心”——總理在設計改革方案時,有時會有意擴大某個部委的權力。

《他改變了中國》一書就記錄稱,朱鎔基從副總理時期就努力打造了“超級大部”——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通過這一“超級大部”,國有企業被重組為獨立的法人實體,實現了市場調節下自主經營。

在完成历史使命后,2003年人大通過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撤銷了該委員會,其職能被分散到新設立的國資委、商務部和发改委頭上。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編輯: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