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懷為何阻止張愛萍全殲國軍

+

A

-
2017-05-19 02:07:18

1955年初,解放軍占領一江山島后,火炮射程可以覆蓋大陳島,加上空軍轟炸的優勢,大陳島已經指日可下。張愛萍本想乘勝追擊,彭德懷來電:此事牽涉到國際关系,就讓他們撤退算了。本文摘自《紅牆知情錄(三)——共和國外交軼事及兩岸風云》,作者尹家民,当代中國出版社出版。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上將張愛萍(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毛澤東一向反對在聯合國對别國的內政指手画腳,討論海峽兩岸的事更屬非法。而“神諭”提案連蔣介石也不同意。

10月9日,美國負責遠東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羅伯遜懷揣著這項熱乎乎的提案,來到台灣。尽管聰明的羅伯遜在長達七小時的會談中使出了他的渾身解數,做出了种种許諾,仍未打動冥頑不化的“蔣總統”的心。他指天划地,堅持要不惜一切代價固守這唯一能表示他仍是全中國最高統治者象征的地理聯系上的紐帶--金門。蔣介石像趕蒼蠅似的揮著手,表示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同意將沿海島嶼問題提交聯合國。他認為這個提案只能對共產黨人有利,外島停火是第一步,接下來就是台灣中立化,再下來中共進入聯合國,最后台灣就要由共產黨接管了。蔣介石氣咻咻地說:“如果台灣贊同這個建議,那么對國民黨人,對我們的士兵,對生活在本島的百姓,對海外僑胞及大陸的中國人將產生毀滅性的影響。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当蔣介石拒絕“新西蘭提案”的消息傳回到白宮時,艾森豪威爾大惑不解,冲著杜勒斯发問:“約翰,我真不明白,這位委員長是怎么想的?他誤解了我們誠實而又認真的建議。”轉過身后,艾森豪威爾冲著桌上的地球儀咒罵道:“這些該死的小小沿海島嶼,有時我真恨不得讓它們都沉下去,在這地球上消失掉!”

由于蔣介石的堅決反對,“神諭”提案被擱置起來。

艾森豪威爾遷就蔣介石,是怕蔣介石在絕望中與他撕破臉,任著性子干,那樣,整個東南亞的反共包圍圈就可能潰堤。他認為,“就目前而言,中國國民黨人的士氣對我們是重要的;拋棄蔣介石,我們可受不了”,這會嚴重損壞美國在亞洲反共國家面前的信譽。因而,他不得不在蔣介石的強硬態度面前做出了某些妥協,安撫一下台灣当局,加快了美蔣共同防御條約的談判進程。

原先,美蔣在條約中最有爭議的是最大的適用范圍。現在達成了妥協,把美蔣共同防御范圍擴大到台澎之外。美國做了讓步,暗示美國可考慮承擔台灣、澎湖之外的中國領土義務,但在何种情況對哪些領土適用未作解釋。美國讓步了,它也要求台灣做出讓步。美國主要擔心台灣当局擅自采取軍事行動,把已承擔條約義務的美國拖入其中,而不能自拔,因此美國要求台灣未經美國同意不得采取任何重大的軍事行動。蔣介石雖不滿意,但為了條約能签訂,只好讓步,同時要求美國不要將這寫入條約正文。美國立即同意以換文的方式來表達。

美、蔣正式签訂《共同防御條約》是在1954年12月2日。

條約在海峽這邊激起強烈反響。

12月8日,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发表聲明,指出:台灣是中國的領土,蔣介石是中國人民的公敵。解放台灣,消滅蔣介石賣國集团,完全是中國的主權和內政,決不容許他國干涉。美蔣“共同防御條約”根本是非法的、無效的……

苏聯政府也做出了強烈反應,聲明:既然台灣历來是中國的領土,解放台灣自然是中國的內部事務,是中國人民的主權。假如不是由于美國武裝力量的干涉,台灣的重歸中國早就已經實現了。……苏聯政府聲明:它同意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部長周恩來在12月8日的聲明中所表示的態度……

防御條約直接影響了解放軍對大陳島的進攻,打還是不打?何時打?打會不會引起美國出兵……

毛澤東經過分析認為,美國在签訂了《共同防御條約》后,不會改變其根本利益,不會因為大陸沿海几個島嶼而引火燒身,重蹈朝鮮戰場的覆轍。所以毛澤東的決心毫無改變:對美國炫耀武力既不必懼怕,也不可以示弱。一如江南在《蔣經國傳》中分析的:《共同防御條約》雖于月前在華盛頓签訂,中華民國的“領土”范圍,僅限于台灣與澎湖,大陳及其島嶼,并不在“協防”之內。毛澤東緊接著協防條約签訂之后不久而用兵,一方面考驗美國的真實意向,一方面給蔣猛摑一掌,告訴台灣軍民,有這個條約,解放軍還是想打就打,别以為條約是万靈符。

毛澤東再次確定攻打大陳的決心后,讓中央軍委指示浙東前指,在避免同美軍冲突的前提下,堅決攻擊大陳和一江山島。攻擊時間推遲至第二年1月,攻擊目標不限于一江山島,只要发現其設防薄弱的島嶼,又有攻占之絕對把握,可一舉攻占。張愛萍接到毛澤東的指示后,研究確定于1月13日至19日之間最后完成三軍聯合進攻的戰斗准備工作。

1955年1月9日,浙東前指出動三個轟炸機大隊百余架伊留申-28轟炸機,輪番猛烈轟擊上、下大陳島,使大陳島遭到巨大損失。

第二天,台灣急令海軍對大陳島實施運補。夜間,解放軍海軍魚雷快艇出動,對護航的國民黨軍軍艦進行攻擊,450噸級的國民黨海軍巡邏艦“臨江號”和“瀛江號”,相繼被魚雷擊中。“臨江號”当即沉沒,“瀛江號”負傷被拖返,使國民黨海軍繼“太平”艦厄運之后,再次受到重創。

正在台北參加表揚大會的國民黨軍“戰斗英雄”、一江山防衛司令王生明,急匆匆連夜返回一江山,一江山島守軍眷屬及婦孺也撤至台灣和大陳島,准備與解放軍惡戰。

此后一星期,解放軍海空軍頻繁出動,不斷襲擊大陳島的敵人艦艇。國民黨軍艦在遭到連續打擊后,為免遭損失,被迫退出南麂島外緣,浙海門戶洞開。

一江山島是光山禿嶺,地質堅硬,被四個射擊高地控制。島的四周多系陡壁岩礁,岸高10至40米,海水多回旋和岩頭浪,登陸極為困難。島上守軍構筑了三道防线,多為永備或半永備的工事,各工事之間有交通壕連接。攻堅部隊事先對島上進行了偵察,進行了針對性的戰前練兵。

1月18日,綠色信號彈升上清晨的天空,頓時機場機聲隆隆,空中指揮員、第一中隊長万連成率九機長陣依次起飛,接著擔負掩護任務的空軍第八十五团拉-11殲擊機隨后起飛。

几分钟后,機群編成整齊的戰斗隊形,按預定航线隱蔽出航,直奔戰區。

8時,空軍三個轟炸機大隊和兩個強擊機大隊在殲擊機掩護下,准時飛抵一江山島上空,實施第一次火力准備。敵高射炮向機群猛烈開火,解放軍戰機進行反高炮火力機動飛行,對北江島的中山村、中心村、了望村、重要村和南江島的勝利村、180高地猛烈轟炸掃射,准確無誤地將54枚爆破彈投向預定目標。在蔚藍的東海上空,只見解放軍一架架轟炸機、強擊機在殲擊機的掩護下,炸毀了敵氣象台、導航台各一處,115高地炮兵陣地和環形圍牆130米。海軍航空兵預先的航空火力准備和直接火力准備,為登陸部隊掃除了障礙。

與此同時,以轟炸機和強擊機各一個大隊飛抵大陳島上空,對“大陳防衛司令部”實施鋪天蓋地的轟炸。霎時,一江山島和大陳島上濃煙滾滾,塵土亂石飛揚。8時15分,解放軍空軍又對北江島的前沿陣地實施轟炸掃射。9時,支援炮兵准備停当,50余門大炮對1955年1月18日至19日,解放軍海陸空三軍協同作戰,解放了一江山島。圖為在海軍和空軍掩護下,解放軍登陸部隊迅速抵近一江山島。准一江山島上的目標進行射擊;13時16分,海軍艦艇開始進行破壞射擊;火箭兵群和直接瞄准炮兵群隨后也向預定目標发射,一江山島山崩地裂。几分钟后,硝煙正濃,登陸部隊乘坐100多艘艦艇,5000多官兵分兩批、成三路防空隊形,相繼向展開區駛去,形成了解放軍有史以來最為壯觀的立體攻勢。到下午3時,一個連隊攻占了國民黨軍之主要陣地--一江山司令部所在地。敵司令王生明被炸死……

解放一江山島的主要戰斗,從登陸突破算起,僅三個小時便結束了。爾后,轉入搜索殘敵和組織防御。

大陳島駐有美軍顧問,整個戰斗過程中,華爾登上校和他的接替人麥克雷登上校,都在現場觀察。中共的情報,当然不會茫然無知,這一仗含有向華盛頓亮一手的意思--解放軍照樣能打三軍協同戰役,請看看北京的實力!

一江山失陷,蔣介石再次被驚醒:原來美國朋友杜勒斯依舊是美國利益至上!蔣某人的計划再宏遠,也不過是華盛頓五角大樓的從屬。很清楚,美國不願意介入援助,與其說是軍事的理由,毋寧說是政治的考慮。几乎沒有人相信蔣介石能打回去的神話,華盛頓考慮即便保住那几個小島,也沒有什么實質上的意義,于是正好逼蔣撤出大陳島。

蔣介石開始一聽哪里肯依:“王八蛋,不保護我的領土,還讓我繳槍,休想!”

可是蔣介石硬了几刻,便硬不下去了。因為解放軍占領一江山島后,火炮射程可以覆蓋大陳島,加上空軍轟炸的優勢,大陳已經指日可下。最后,蔣介石只好同意第七艦隊司令的建議,同意主動撤兵。為了避免中美軍事冲突,杜勒斯將此事通知苏聯外長莫洛托夫,希望其能勸說中共在國民黨軍撤退時不要加以攻擊。

張愛萍被勝利激勵得滿臉通紅,他想乘勝追擊,准備在國民黨軍撤退時予以打擊。彭德懷來電:此事牽涉到國際关系,就讓他們撤退算了。

整個撤退作業,定名為“金剛計划”。由第七艦隊掩護三万多人在八天半內撤出。

当時蔣經國仍在大陳島,撤退前,他從“太昭”艦上帶下一面國民黨黨旗,舉行升旗儀式,給軍民打氣:“不要難過,不要失望,此刻我們要下決心打回來。”說完,他低頭領著《中央日報》記者劉毅夫等,在大陳島的街道走了一遭,愴懷不已地到了海邊。

守軍劉軍長在兵艦起錨前,淒然說道:“什么都完了,落了一場空!”

蔣經國聽著,面無表情。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