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懷自責人生最大敗仗:被狼咬了一口

+

A

-
2017-05-18 03:14:38

彭德懷在西北戰場上犯下了他軍事生涯中的最大失誤,也就有了胡宗南所說的“西府隴東大捷”。后來彭德懷也談到了西北戰場上的兩大失誤:一是二打榆林,二是西府、隴東戰役,因輕敵而給胡宗南造成可乘之機而失利,“被狼咬了一口”。本文摘自2008年第1期《福建黨史月刊》,作者楊飛,原題為《彭德懷與“西北王”胡宗南的生死較量》,文章為節選。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帥彭德懷授勳照(圖源:VCG)

西北地區,尤其是陝北,地處中國東西部結合處,地勢險峻,戰略地位極其重要,自古就有“欲統中國,必据关中”之說。1935年紅軍三大主力在此勝利會師,建立了陝甘寧革命根据地,中國共產黨更是把制定戰略決策、領導人民進行革命戰爭的大本營放在了陝北。從這一天起,陝北地區成了國共兩黨軍事較量的競技場。其中彭德懷與“西北王”胡宗南之間的較量,構成了西北戰場上國共較量的主旋律。

山城堡之戰,彭德懷初射天狼

胡宗南是蔣介石手下最著名的上將軍之一,黃埔一期畢業生。周恩來曾評價說:“胡宗南是蔣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揮官。”由于他驍勇善戰,老謀深算,善于收買人心,為人狡猾奸詐,加之又深得蔣介石的寵愛,便得以在短短的十年軍事生涯中,在西北迅速站穩了腳跟,成長為威震大西北的一代梟雄。

1936年9月,胡宗南率領第一軍第二次入甘。第一軍是國民黨的五大主力之一,國軍中的精英,號稱“天下第一軍”,裝備精良,人員充足。“西北王”胡宗南也是殺氣騰騰,入甘后就展開了對紅軍的猛烈攻勢,迫使紅軍不得不從已經占領的會寧、靜寧一线向北撤退。胡宗南軍則對北退的紅軍加緊攻勢,步步緊逼。天狼在逞威。

胡宗南率領第一軍二次入甘的消息傳出后,曾在紅軍高層內部產生了不小的震動。張國燾先前領教過胡宗南的厲害,深知形勢的險惡,對阻擊胡宗南的戰略決策猶豫不決;中央紅軍也曾有過深刻教訓,對阻擊胡宗南也缺乏底氣。胡宗南確實是一只凶悍的天狼,不可輕視。

針對紅軍內部這种微妙的“懼胡”氣氛,彭德懷挺身而出,欣然接受了“射狼”的重任,被委任為前敵總指揮兼政委,統一指揮紅軍三個方面軍的作戰。

当時紅軍退到靖遠后,已經無路可退了。靖遠一旦失守,紅軍將落入被南北夾擊的險惡境地。蔣介石也看到了靖遠的軍事重要性,命令胡宗南不惜一切代價攻下靖遠。

面對胡宗南的步步緊逼,彭德懷制定了“射狼”的初步計划,為這只凶狠的“天狼”布好了口袋。彭德懷欲借胡宗南的輕敵情緒,誘其深入,斷其數指。他在軍中訓話時說:“胡宗南是一只狡猾的狼,紅軍是一個獵人,而且是一個優秀的老獵人。”大大鼓舞了全軍的士氣。然而,胡宗南狡猾成性,并沒有輕易冒進,鑽進彭德懷布下的口袋,而是多路并進,并由另一路攻下靖遠。彭德懷第一次圍殲胡宗南的設想落空。

靖遠被占領,紅軍只好一路向東,且戰且退。此時,胡宗南也產生了錯覺,認為紅軍已經“不堪一擊”了。他把第一軍放在了追擊的最前方,又兵分三路,直追東退的紅軍。

由于“狼群”緊緊咬住紅軍不放,彭德懷的處境更加嚴峻。紅軍再退就要將中共中央機关和紅軍總部暴露給敵軍了,就意味著紅軍要放棄陝北,再做一次長征。此時,在保安的毛澤東、在南京的蔣介石都坐不住了。畢竟這一仗关系到紅軍的生死存亡。毛澤東不敢怠慢,几乎一日數電彭德懷,討論圍殲胡宗南的計划;蔣介石更是對胡宗南寄予了厚望,鼓動胡宗南一舉而下保安。

再狡猾的狼,也躲不過獵人的槍。被迫背水一戰的彭德懷,經過仔細分析比較,將設伏地點選在了山城堡,准備在這里給凶狠的“胡天狼”以当頭一棒。

胡宗南與彭德懷之間的追擊距離,始終只差1至2天的路程。紅軍指戰員以極高的熱情,率先在山城堡四周部署好了伏擊計划。20日黃昏,胡宗南部冒進的丁德隆七十八師進入山城堡。21日黃昏,彭德懷一聲令下,紅軍對山城堡之敵发起猛攻。敵軍除少數突圍外,大部于22日9時被殲滅。山城堡伏擊戰取得了輝煌的勝利,共殲敵一個旅和兩個团,基本上消滅了胡宗南第一軍的主力七十八師,在扭轉惡劣局勢的同時,大大震懾了“胡天狼”。

山城堡之戰后不久,便发生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這與山城堡之戰的勝利不無关系。彭德懷在后來評價山城堡之戰時曾說過:“此役雖小,卻成為促成‘雙十二事變’的一個因素。”

山城堡之戰,客觀上促使了長達十年的國內革命戰爭的結束,國共兩黨開始聯手抗日。同時,也標志著彭德懷第一次“射狼”的勝利結束。

宜川戰役,彭德懷打狼崽、釣老狼

抗日戰爭結束后,國民黨無視全國人民渴求和平、希望重建被戰爭破壞的家園的迫切願望,肆意挑起內戰,西北戰場再次成為國共較量的主戰場之一。時任中共西北野戰兵团最高統帥的彭德懷再次展開了針對西北國民黨軍事最高統帥胡宗南的“射狼”行動。

在“射狼”行動初期,西北野戰軍攻勢凌厲,胡宗南又一次領略到了彭德懷這個精明老獵人的厲害,一失青化砭,再失洋馬河,三失蟠龍,緊接著沙家店戰役失敗。一連串的軍事失利,掩蓋了胡宗南一舉“奪取”延安的“輝煌功績”,使這只凶狠的“天狼”氣焰全失。

但凶狠頑固是狼的本性,面對頹敗的形勢,“胡天狼”仍在垂死掙扎。

1947年底,胡宗南在西北戰場轉入“戰略防御”態勢后,靠著其精良的裝備,曾一度挽回了局部戰場上的劣勢,面對著“胡天狼”的垂死掙扎,彭德懷提出了著名的“打狼崽,釣老狼”的戰術,即消滅胡宗南剩余的兩大主力之一——劉勘的二十九軍,斬斷胡宗南的手臂。

有經驗的獵人,都會預先挖好陷阱,先掏出狼崽子,打得它嗷嗷亂叫;老狼一急,不顧一切去救狼崽子,結果便掉進了獵人的陷阱里,成為獵人的獵物。彭德懷深諳此道,將其具體成了作戰計划:打宜川,釣洛川,殲滅劉勘。

作為一只長期同中共打交道的老“天狼”胡宗南,對共產黨的“圍城打援”戰術可謂是再熟悉不過了,但西北戰場上長期的軍事失利,已經令這只老狼喪失了原有的沉穩理智,他開始一步步地走進獵人擺好的口袋。

1948年2月24日,彭德懷发動了宜川戰役的外圍戰,“狼崽”張漢初急忙向胡宗南求援。胡宗南接到電報后,立即命令劉勘的二十九軍前往宜川馳援。2月25日,“老狼”劉勘被釣起,率領3万大軍,馳援宜川。

長期接觸共軍的劉勘,深知彭德懷圍城打援戰術的厲害,雖然他自有一套作戰計划和救援戰術,卻被志大才疏的胡宗南牢牢地控制在手中。面對胡宗南的救援方案,劉勘雖知后果,但卻不得不執行。

彭德懷早已在劉勘的前面布下了大量軍隊,2月28日,彭德懷揮軍包圍了馳援宜川的劉勘二十九軍,并迅速于3月1日发起圍攻,全殲二十九軍。3月2日,又乘勝攻下了宜川。這樣,具有重要意義的宜川戰役就以彭德懷軍的勝利而結束了。

宜川戰役,胡宗南損失了最精銳的二十九軍,兩個整編師部,5個旅,共計2?郾9万人,首開西北戰場上一次被殲滅一個整編軍部的記錄。彭德懷在這次戰役中狠狠地教訓了胡宗南一頓,既殺了狼崽,又釣了老狼,斷了胡宗南的一條手臂。

西府、隴東戰役,彭德懷“被狼咬”

但再精明的獵人也有失手的時候,彭德懷也不例外。他低估了胡宗南這只“天狼”反撲的能力。也正是由于他的輕敵,給了狡猾的胡宗南一次報复的絕好機會。彭德懷也由此在西北戰場上犯下了他軍事生涯中的最大失誤,也就有了胡宗南后來大吹大擂的“西府隴東大捷”。

宜川戰役結束后,西北野戰軍迅速出擊,欲趁勢攻取洛川。結果洛川一月未下,胡宗南也沒有再讓彭德懷釣走一只老狼。圍城不下,打援不成,彭德懷便率軍深入胡宗南后方。野戰軍西進河谷,初期進展順利,接連攻克九城,切斷了西北交通大動脈西蘭公路,后又攻克了西府重鎮寶雞,對胡宗南的大后方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雖然西北野戰軍初期作戰進展順利,連戰皆捷,但由于孤軍深入,犯了兵家大忌。胡宗南瞅准時機,連同馬家軍共11個旅的強大兵力,分兩路馳援寶雞。兩軍行動迅速,作戰主動,對野戰軍造成了巨大的威脅。

面對突然來臨的危險,彭德懷第一次感到了緊張。他迅速組織分散的隊伍進行集中突圍,不得不毀掉大量繳获的軍用物資。当彭德懷率軍撤退到隴東地區時,又遭到了胡、馬兩軍的第二次夾擊,被迫與優勢敵軍展開了極為殘酷的血戰。

胡宗南一改過去的穩扎穩打的戰術,對西北野戰軍展開了窮追猛打的凌厲攻勢,加上馬家軍的全力配合,使得彭德懷深深地看到了“天狼”的凶悍:野戰軍主力部隊與救援部隊里外夾擊胡、馬部隊,竟只能勉強突圍,并且還是在西北野戰軍的兵力占絕對優勢的前提下。

5月7日,彭德懷又一次陷入了胡、馬的包圍,戰斗異常殘酷,形勢十分嚴峻。所幸經過西北野戰軍第二總隊的拚死掩護,主力部隊才得以從胡、馬軍隊的嚴密圍攻中成功突圍,回到关中地區。

對于這次西府、隴東戰役的失利,彭德懷很是自責。兩次戰役雖然有所收获,但給西北野戰軍造成了較大的損失,共計損失兵力1.5万人。后來彭德懷也談到了西北戰場上的兩大失誤:一是二打榆林,“近月未下,妨害部隊休整訓練”;二是西府、隴東戰役,因輕敵而給胡宗南造成可乘之機而失利,“被狼咬了一口”。

胡宗南則借這次戰役的“勝利”,向蔣介石大大吹噓了一番,以此來重塑“西北王”的威名。但這只“天狼”卻不去整頓軍隊,而是整日沉醉在“勝利”的喜悦中,為以后遭到更大的失敗埋下了伏筆。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