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絕無僅有家族:一門出了四個中央委員

+

A

-
2017-05-18 01:53:53

這是中共黨史上一個絕無僅有的家族,一門出了四個中央委員:蔡和森是中國共產黨創建人之一,中共早期最主要的理論家、宣傳家;向警予是中國婦女解放運動先驅,中共唯一的女創始人,第一個女中央委員;蔡暢是新中國婦女解放運動的領導人,曾任全國婦聯第一、二、三屆主席;李富春曾長期任國家計委主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書記處書記。而葛健豪雖非中共黨員,卻被稱為“革命的母親”,立傳于《中共黨史人物傳》。本文摘自《湖南日報》。


位于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的李富春與蔡暢之墓(圖源:多維記者/攝)

1919年12月,上海楊樹浦碼頭。“嗚——嗚——嗚——”汽笛鳴響,江面上的法國“央脫來蓬”號郵輪徐徐啟航,劈波斬浪。54歲的農婦葛健豪來自湖南雙峰縣,她踩著一雙小腳,要與兒子蔡和森、女兒蔡暢一起赴法勤工儉學,成為第一個“留學老學生”,被輿論稱為“二十世紀驚人的婦人”。葛健豪對送行的人說:“一個人活在世界上,就要活得有意義,我們現在去留學,將來回國就可以干一番救國救民的大事。”

他們的朋友,另一名奇女子向警予也在船上。35天的旅程中,她和蔡和森相知相戀,不知不覺都放下了曾經的“不婚主義”宣言。

而蔡暢未來的伴侶李富春已經先期到達了法國,在那里,他們收获了愛情,也堅定了一輩子為之奮斗的革命信仰。

中共黨史上一個絕無僅有的家族形成了,一門四個中央委員:蔡和森是中國共產黨創建人之一,中共早期最主要的理論家、宣傳家;向警予是我國婦女解放運動先驅,中共唯一的女創始人,第一個女中央委員;蔡暢是新中國婦女解放運動的領導人,曾任全國婦聯第一、二、三屆主席;李富春曾長期任國家計委主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書記處書記。而葛健豪雖非中共黨員,卻被稱為“革命的母親”,立傳于《中共黨史人物傳》。

一家三代同求學傳為佳話

雙峰縣荷葉鎮地處湖南中部,因其四周環山、中部低平,形似一片荷葉而得名。這里山清水秀,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儒家思想深入人心。当地有三大望族,曾國藩家族、“鑒湖女俠”秋瑾的婆家王氏家族和葛健豪娘家葛氏家族,他們之間彼此聯姻。

葛健豪自幼聰明伶俐,五六歲時隨哥哥葛望欽在家館讀書。16歲時,她奉父母之命嫁給同鄉蔡蓉峰。她生性剛烈,当看到丈夫賭博、吸鴉片、娶小妾、虐待工人,屢教不改時,便毅然提出休夫。

葛健豪與秋瑾情同手足,親如姐妹,經常集聚在一起,或飲酒賦詩,或對月撫琴,或下棋談心,往來十分密切。她不顧丈夫反對,變賣家產支持子女上學。

1913年,蔡蓉峰為了500銀元,要將年僅13歲的蔡暢許配給一個財主当小媳婦。葛健豪極力反對,與蔡和森商量后,決定帶女兒逃婚。次年春天,年近半百的葛健豪賣掉了一部分陪嫁的首飾湊足所需費用,帶著蔡和森、蔡暢,還有寡居的長女蔡慶熙及其三歲的女兒劉昂,一起到長沙求學謀生。

到長沙后,葛健豪希望進入“湖南女子教員養成所”學習,但校方以她年齡太大為由拒絕了。蔡和森遂替母親寫了呈文,到長沙縣署告狀,縣署在呈文上批“奇志可嘉”四字,并通知該校破格錄取。葛健豪勤奮好學,就寢钟聲響過以后,還要看一陣書才睡覺。她是個小腳女人,卻堅持和青年女生一起上體操課。此時,蔡和森已入長沙省立第一師范學習,蔡暢入周南女校初級班學習,蔡慶熙先入自治女校,后轉入橫粹女校,劉昂則進了周南女校附設幼稚園。蔡家祖孫三代5人進省城求學,一時傳為佳話。

在這些新式學堂里,他們都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蔡和森和毛澤東成為好朋友,經常在一起縱論天下,他們都是教育家楊昌濟的得意門生,與蕭子升并稱為“湘江三友”。

學習期間,蔡暢認識了周南女校另一位學霸級人物向警予。她們有著許多共同點:向警予有個開明的父親,而蔡暢有位思想開放的母親;都有思想進步的哥哥;都愛新知,愛鍛煉;都以身許國……

此時,家境貧寒的李富春也憑自己的才華考入長沙名校長郡中學讀書,成績優異,而且也熱愛體育,是校足球隊的成員。

第一個提出“中國共產黨”名稱

畢業后,蔡家租住在岳麓山下。蔡和森一面自學讀書,一面鍛煉身體。這時,蔡暢已經留在周南女校教書了,用每月八塊錢的薪水支撑一家人的生活。為了解決家里生活的困難,葛健豪向屋主租了半畝菜地,糧食不足,就用蔬菜、蠶豆添補。這里也成了長沙進步青年聚會的地方,岳麓山上,湘江邊,都留下了他們的身影。

1918年春,蔡和森與毛澤東在湖南農村游历半個多月,了解社會情況。回來后,毛澤東、蔡和森成立新民學會,這是五四運動前最早的一個革命团體,是湖南省反帝反封建的核心組織。成立大會就在蔡和森家中舉行,葛健豪特地為他們做了一頓丰盛的午餐。雖然不是會員,但是蔡暢旁聽了成立大會的全程。長期的耳濡目染也讓蔡暢的思想不斷變化。

新民學會成立后,蔡暢寫信告訴正在家鄉湖南漵浦艱苦辦學的向警予,并熱情地邀請她加入。向警予收信后,很想出去干一番“真事業”。這年秋天,她只身來到北京,這正與蔡和森的想法不謀而合。1918年6月23日,蔡和森為籌措湖南留法運動,只身赴京,從而認識了陳獨秀、李大釗,對俄國革命有了初步的認識。

李富春也從長郡中學畢業,面對動蕩不安的國內局勢,他也懵懂地希望另辟出路。1919年10月31日,19歲的李富春乘坐郵輪“寶勒茄號”從上海啟程,遠涉重洋,前往法國。

兩個月后,蔡和森一家三口與向警予一起也自滬啟航,奔向法國。到法國后,蔡和森“蠻讀猛譯”馬克思主義著作,他這時寄回國內的書信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重要渠道。

蔡和森于1920年8月13日、9月16日寫給毛澤東的信,1921年2月11日寫給陳獨秀的信,為兩人提供了丰富的思想支持。在1920年9月16日的信中,蔡和森明確提出黨組織的名稱為“中國共產黨”,從現有資料來看,這几乎是最早提出“中國共產黨”名稱。

不婚主義者的愛情同盟

在去往法蘭西的漫長旅途中,蔡和森和向警予兩個年輕人的心越走越近。赴法之前,他們都曾表示要把自己的所有時間和精力投入到革命事業,不考慮個人問題,向警予還曾不畏權勢,不慕榮華,拒絕了軍閥周則范的求婚,表示要“以身許國,終身不婚”。

沒想到,這么快就遇到了知己。共同的理想和抱負,讓蔡和森和向警予猶如“鏡中人”,情投意合,難舍難分。到了法國,他們很快結了婚,組成了令人稱羨的“向蔡同盟”。在浪漫的法國,蔡暢也放棄了自己“終身不嫁”的誓言,1923年3月的一天,李富春和蔡暢攜手走進巴黎市區一個半地下的咖啡館,單獨慶祝這個屬于他倆的日子。

斯人已去,信仰不絕

“向蔡同盟”留下了一對兒女:蔡妮和蔡博。向蔡無暇照顧自己年幼的孩子,只好托付給葛健豪和蔡慶熙撫養。

1928年3月20日,向警予在武漢被法租界巡捕房逮捕。無論敵人如何威逼利誘,向警予都絕不透露一絲黨的秘密。蔡和森聞訊后曾竭力營救,但是都失敗了。1928年5月1日,向警予英勇就義。驚聞此訊,葛健豪如遭晴天霹靂。她為向警予撰寫了一副挽聯:

同鄉里,同留法,同一家,同甘共苦,戚戚焉,愚母慚愧未同去;先國家,先民族,先大眾,先人后己,凜凜然,賢媳光榮已先歸。

三年之后,蔡和森也在廣州犧牲。蔡暢怕老母親承受不住這接連的打擊,一直隱瞞著這個噩耗。1943年3月16日,葛健豪在臨終前,還一直不知道蔡和森已經壯烈犧牲。她問長女蔡慶熙:“和森、咸熙(蔡暢)有信回沒有?”并要長女寫信告訴他們:“母親已看不到他們事業的成功了,但革命一定會勝利的!”她去世后,毛澤東為她提筆寫了挽聯:“老婦人,新婦道;兒英烈,女英雄。”

1975年1月9日,李富春與世長辭,蔡暢悲痛欲絕。她將夫妻倆在銀行的存款10万元全部交給黨。后來,蔡暢再次將她的三万多元存款,連同利息,全部作為特别黨費交給了黨。

1990年9月11日,蔡暢也離開了人世,但這個家族的信仰還在傳承。

2016年08月18日14:31來源:湖南日報

編輯:关嶺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