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恐懼:誰將殺死最高領袖?

+

A

-
2017-05-17 05:42:57

公元498年農历七月,南朝齊明帝蕭鸞重病于建康(今南京市)正福殿,這位以猜忌殘忍著稱的帝王,在臨死之前依然為太子蕭寶卷的權力感到憂慮,他為未來的新君選擇了六位與自己家族最親近的顧命重臣(內外政事皆委托徐孝嗣、蕭遙光(蕭寶卷從兄)、右將軍蕭坦之、右仆射江祏、侍中江祀(江氏兄弟乃蕭寶卷表叔)及衛尉劉暄(蕭寶卷舅舅)等人),并面囑愛兒道,“作事(處決政敵)不可落人后,汝宜謹記勿忘!”

這是蕭鸞殘酷奪權道路上時刻踐行的信條。在襲殺廢帝蕭昭業的過程中,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入宮廷,將皇帝絞死;在鏟除實力派藩王鄱陽王蕭鏘、隨王蕭子隆的過程中,他先下手為強,將兩人滿門誅殺(制局監謝粲私勸蕭鏘及子隆道:“蕭鸞跋扈,人人共知,此時不除,后將無及!二位殿下,但奉天子御殿,夾輔號令,粲等閉城上仗,誰敢不從?”蕭鏘拒道:“有母在堂,须先為憂,此非万全!”);在消滅強鎮晉安王蕭子懋的過程中,蕭鸞同樣做到了先发制人(蕭子懋試圖偷襲蕭鸞,但憂慮生母阮氏,便將消息告知,結果阮氏通知侄兒瑤之,瑤之則密報蕭鸞)。事實證明,蕭鸞之所以能夠尽殺森然滿朝、手握大權的眾藩王,不僅僅在于他的慎密,更在于他的果斷,他做到了事事“不落人后”,以至于他在登上帝位的征途中,竟從未遇到任何有組織的抵抗。


中國历史上的皇權斗爭向來殘酷無比(圖源:VCG)

廢帝蕭昭業有羽翼徐龍駒、周奉叔、綦母珍之。蕭鸞假托忠貞耿直之名,賄賂內侍聯合何皇后(誣徐龍駒殺何后情夫楊珉)構殺徐龍駒;調周奉叔出鎮外方;陷害處決綦母珍之(溧陽令杜文謙語綦母珍之道:“灰尽粉滅,危在旦夕,不早為計,將無噍類呢!”珍之不聽),然后以后軍將軍蕭堪直入禁宮,捕殺皇帝蕭昭業。

桂陽王蕭鑠,名望素重,與蕭鸞共掌朝政。一次,蕭鑠從蕭鸞那里回來,對人說:“吾前日覲宣城(蕭鸞),王流涕嗚咽,而鄱陽(蕭鏘)、隨(蕭子隆)見誅。今日見王,王又流涕而有愧色,其在吾邪?”夜半,鸞兵斬关突入,將其滿門尽殺。

因此,当蕭鸞臨死的時候,不但處心積慮的為他遴選了可靠的輔助者,更將他受用無窮的政治秘訣奉送給兒子。尽管蕭寶卷并非一個慎小慎微的乖順良子,但父親的這句囑托,新君還是牢記在心的——即對付潛在對手之時,他將努力做到“不可落人后”。

即位不久,蕭寶卷察覺到江祏、江祀與手握東府強兵的安靖王蕭遙光有所密謀,于是突然襲殺江祏、江祀,蕭遙光被逼倉促造反,但被蕭寶卷輕松打敗,三人俱被滅族;在打敗蕭寶卷的過程中,大將蕭坦之立下戰功,軍中威望陡升,蕭寶卷隨后派兵突擊蕭坦之府邸,誅滅其門;尚書令徐孝嗣、仆射沈文季在劉喧死后試圖自保,卻被蕭寶卷先发滅族;宿將陳顯達鎮守江州,素孚軍心,蕭寶卷乃調兵襲擊江州,陳顯達被迫反抗,旋即戰敗族誅;尚書令蕭懿平定崔慧景叛亂后,人望極重,但蕭寶卷下令捕而殺之。

茹法珍構陷右衛將軍劉暄位高權重,蕭寶卷道:“暄是我舅,怎有異心!”直閤將軍徐世標道:“明帝(蕭鸞)為武帝養子,備受恩遇,尚尽滅武帝子孫,元舅豈即可恃乎?”蕭寶卷立殺劉暄。

有司密語東昏(東昏侯,蕭寶卷諡號)道:“懿(蕭懿,蕭衍兄)功勳蓋世,若行隆昌故事(齊帝蕭昭業年號,該年蕭鸞突襲皇宮,殺蕭昭業),陛下命在晷刻。”東昏矍然起座,即命設法除懿。

“不落人后”的斗爭法則,雖然讓蕭寶卷在權力戰爭中几乎無往不勝,卻并未給他的皇帝寶座帶來穩固。為了在權力戰爭中“不落人后”,蕭寶卷屢次因“未經證實的密謀”或大臣們過高的實力資望,就大肆屠戮——這迅速激发了實力派們的恐慌,為了活命,他們被迫发動一場又一場反對蕭寶卷的權力斗爭。

豫州刺史裴叔業對雍州守將蕭衍嘆道:“我輩不能自存,現擬回面降北(投靠南齊敵國北魏)”;平西將軍崔慧景在挫敗陳顯達叛亂之后,因頗有人望而心懷恐懼,他趁討伐裴叔業的機會,與兒子崔覺逃離京師,旋即起兵造反;蕭懿死后,其弟蕭衍在襄陽舉兵叛亂;荊州長史蕭穎胄受命撲滅蕭衍叛軍,但卻害怕像蕭坦之、蕭懿(蕭坦之平定蕭遙光叛亂,蕭懿平定崔慧景叛亂,兩人因此威望大增,并遭蕭寶卷猜忌而死)般橫死,被迫聯合蕭衍反抗蕭寶卷。

侍中沈昭略對叔父沈文季勸諫道,“叔父行年六十,官居仆射,欲以老疾求免,恐不可必得,不若早自為計!”

參軍席闡文勸諫蕭穎胄道:“就使幸能制服(蕭衍叛亂),朝廷反多疑忌,不肯包容。”

最終,老謀深算的蕭衍打敗了蕭寶卷。尽管蕭寶卷通過一次次的“先下手為強”,殺死了一個又一個潛在“野心家”,贏得了一場又有一場權力斗爭的勝利。但是,他終究輸掉了唯一次的權力戰爭,對于一個試圖保住權力的專制帝王來說,失敗一次就意味著徹底的失敗。

畢竟,奪取權力的野心家與守護權力的帝王是不一樣的。對于前者來說,最重要的,莫過于贏得權力斗爭的勝利,因此,無所顧忌的“先发制人”乃是奪權者必不可少的手段;但對于后者來說,最重要的并非贏得權力戰爭的技巧,而是如何杜絕權力戰爭的发生,只有這樣他才能真正穩定自己的權力——任何人都不可能成為權力戰爭中的永恒贏家。

項羽作為天下共主,百戰百勝而亡天下,并不讓人惋惜,因為他作為天下的統治者,未能構建出杜絕奪權戰爭出現的政治結構。

事實上,那些真正偉大的帝王,留給他子孫的,絕非只有沉重的王冠,更有著一整套完善權力結構的意識形態和繼承制度。周公旦完善了宗法體系,用等級森嚴的禮制確立了天子權威的神性;宋太祖則致力于削解藩鎮的權力,建立文官選拔體系消除了軍人叛亂的可能。因此,周朝能夠綿延八百年,宋之后的王朝則皆保持了相当的穩定,直到遇到外族入侵。

相比之下,最高領袖蕭寶卷的父親蕭鸞只留給他權術的技巧,以及由此招致的無窮競爭者。與項羽類似,最高領袖在權力戰爭中做到了百戰百勝,直到他輸掉最后一場。

王鳴盛《十七史商榷》:“(蕭鸞)十一子之中,梁武帝(蕭衍)殺其六,東昏(蕭寶卷)殺其一,魏人殺其一,余早夭者二,廢疾無后而善終者一。然則鸞之子凡成人者皆不良死,蓋鸞之后已絕。

撰寫:王夷甫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