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蒙獨立始末:斯大林稱中國人别無選擇

+

A

-
2017-05-16 03:17:56

宋子文說:“前些天蔣總統已經對彼得羅夫大使講過,現在不能解決外蒙古問題,我們應該把這個問題暫時擱置起來。”“中國必须承認外蒙古獨立。”斯大林說,“除此之外,别無選擇。”本文摘自2012年第7期《文史參考》,作者武云溥,原題為《中俄角力百年 外蒙獨立始末》。


原苏聯最高領導人斯大林(圖源:新華社)

1953年,在國民黨“七大”上,蔣介石宣布不承認外蒙古獨立,并就此作出沉痛檢討:“承認外蒙獨立的決策,雖然是中央正式通過一致贊成的,但我本人仍願負其全責。但我在当時,對外蒙問題唯有如此決策,或有確保戰果,爭取建國的機會。這是我的責任,亦是我的罪愆。”

蒙古高原上的中俄暗戰

作為地理名詞的“蒙古”是個复雜的區域,历史上几經變遷。相對于內蒙古而言,“外蒙古”指蒙古高原北部,既包括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國全境,還涵蓋了俄羅斯境內的唐努烏梁海地區、貝加爾湖與額爾古納河附近地帶,以及哈薩克斯坦東北部的科布多地區。這片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廣袤地域,曾經都是中國領土。

1660年,漠西蒙古准噶爾部在噶爾丹率領下進攻外蒙,外蒙地區的宗教領袖庫倫活佛哲布尊丹巴決定歸附清王朝。其實,当時他還可以選擇依靠沙俄的力量,不過庫倫活佛顯然不喜歡俄國人,他說:“俄羅斯持教不同,必以我為異類,宜投中國興黃教之地。”于是,在中俄兩國爭奪外蒙古的第一場暗戰中,沙皇郁悶地落敗。

然而,農历辛亥年的炮聲終結了這一切。大清帝國土崩瓦解,沙皇再次想起了外蒙古這塊肥肉。1911年底,沙俄鼓動外蒙古的活佛和王公們宣布獨立,軍隊包圍了庫倫的蒙古辦事大臣衙門,中國官員被驅逐。1913年,袁世凱的北洋政府與沙俄当局签訂了《中俄聲明》,規定中俄兩國承認外蒙古自治,中國不得在外蒙古派駐官員、軍隊,不得移民。外蒙古名為“自治”,實際是在沙俄勢力的控制下。第二場暗戰,中國輸了。

然而情況很快逆轉。1917年,十月革命一聲炮響,把俄國的皇帝也給打倒了。新上台的政府宣布廢除沙俄與中國签訂的不平等條約,但是對于外蒙古問題,苏俄聲明:“外蒙古是一個自由的國家。”意思是外蒙古仍然應該獨立。

這個意思在外蒙古当局看來卻是不妙的信號,他們慌忙致電北京,表示不要“自治”,要求恢复前清舊制。因為外蒙古“自治”一直依賴沙俄援助,俄國人突然放手不管了,外蒙当局無法維穩。

此時的中華民國總統徐世昌高興地下令,取消外蒙古自治,廢除1913年的《中俄聲明》和1915年的《中俄蒙協約》,把外蒙古接收回來。1919年11月,“中華民國西北籌邊使公署”在庫倫成立,徐樹錚率兵駐防外蒙。孫中山发電報慶賀:“徐(樹錚)收回蒙古,功實過于傅介子、陳湯,公論自不可沒!”

好景不長,過了沒几個月,段祺瑞政府下台,徐樹錚被通緝,中國軍隊撤出庫倫,外蒙局勢再陷動蕩。1921年3月19日,牧民出身的苏黑巴托爾和喬巴山領導蒙古人民黨,組建了“蒙古臨時人民政府”,宣布獨立,并同蒙古上層王公勢力展開激戰。為了取勝,臨時政府向苏聯求助,5月,苏聯紅軍入蒙參戰,7月占領庫倫,迫使蒙古王公與蒙古人民黨共同成立“蒙古人民革命政府”。

中國政府不承認外蒙古“獨立”,但國內軍閥混戰,誰都顧不上管邊界領土問題。等到抗戰爆发,大半個中國陷入水深火熱,舉國抗擊的頭號侵略者是日本,外蒙古更成了被“遺忘”的土地。從上世紀二十年代一直到四十年代,外蒙古成為事實上的苏聯衛星國。

雅爾塔三巨頭私分外蒙

迫使國民政府坐到談判桌前,和苏聯商議解決外蒙問題的,還是國民黨自身——1941年苏聯和日本签訂的《苏日中立條約》規定,苏聯承認“滿洲國”,日本承認“蒙古國”,兩塊中國領土成為苏日友好的交換條件。這一消息激怒了中國民眾,蔣介石必须面對洶湧的輿論浪潮,他授意國民政府外長王世傑发布聲明:“《苏日中立條約》對于中國絕對無效。”

但是当二戰臨近尾聲,決定遠東戰局的关鍵一步棋,落在了斯大林手中。苏聯是否參加對日作戰,是1945年雅爾塔會議的重要議題。斯大林提出“維持外蒙古現狀”,也就是繼續由苏聯控制外蒙,丘吉爾和羅斯福都沒有異議。尽管這是一場沒有人代表中國參加、卻又涉及中國利益的會議,在美、英、苏三巨頭看來,事情就算定了。

剩下的只是以何种形式通知中國政府——羅斯福顯然不太好意思直說,他回到華盛頓之后對中國駐美大使魏道明表示,斯大林在雅爾塔會議上提出了維持外蒙古現狀的要求——意思是,俄國人想要外蒙古,你們看著辦吧。

蔣介石還沒來得及抗議,羅斯福說完這句話后,不到兩個月就死了。繼任美國總統杜魯門上台,1945年6月9日,他在白宮当面告訴國民政府外長宋子文雅爾塔會議的內容,明確表示:“一旦苏聯參加對日作戰,那么美國政府對于《雅爾塔協定》不能不給予支持。”

宋子文非常震驚:“中國政府絕對不同意苏聯控制中國東北。”與此同時,苏聯駐華大使彼得羅夫在重慶見到了蔣介石,也提出了苏聯對于外蒙古和大連、旅順等港口的要求。蔣介石認為,如果苏聯出兵東北,中國可以為苏聯提供滿洲鐵路和港口的使用權,但外蒙古問題還需再議。

誰去跟斯大林“再議”呢?1945年6月30日,一架飛機從重慶直飛莫斯科,機上的人除了宋子文、胡世澤、沈鴻烈、錢昌照等國民政府外交事務專家,還有一個與苏聯关系格外密切的人——蔣經國,他在苏聯留學生活十二年,還娶了個俄國姑娘為妻。論私交,蔣家和斯大林的关系還不錯。

國民政府代表团在莫斯科機場受到熱烈歡迎,蔣經國此時的身份是“首席翻譯”,在日后寫下的回憶錄里,他記述了這次莫斯科談判的生動細節:“我們到了莫斯科,第一次和斯大林見面,他的態度非常客氣。但是到了正式談判開始的時候,他的猙獰的面目就顯露出來了……”

莫斯科談判,宋子文一籌莫展

斯大林喜歡晚上開會,6月30日晚,中苏雙方就進行了簡短的初次會談。宋子文首先轉達了蔣介石的合作願望:“孫中山先生給國民黨員的遺訓是,中國革命要成功,必须聯合苏聯。希望我們這次會談,能為中苏建立友好和長期的合作打下基礎。”正如蔣經國的描述,斯大林起初表現得很是客氣:“沙俄政府過去企圖瓜分中國,現在苏聯尊重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我們一定可以相互理解。”

兩天后的正式會談一開始,斯大林就變臉了。蔣經國寫道:“我記得非常清楚,当時斯大林拿一張紙向宋院長面前一擲,態度傲慢,舉動下流。他說:‘你看過這個東西沒有?’”

這張紙就是有羅斯福、丘吉爾、斯大林签字的《雅爾塔協定》,宋子文一看斯大林開門見山,也就不客氣地說:“這份協定的內容,蔣總統已經知道,我們這次就是來討論這些問題的。”

斯大林說:“你談問題可以,但只能拿這個東西做根据,這是羅斯福签過字的。”

宋子文說:“前些天蔣總統已經對彼得羅夫大使講過,現在不能解決外蒙古問題,我們應該把這個問題暫時擱置起來。”

“中國必须承認外蒙古獨立。”斯大林說,“除此之外,别無選擇。”

斯大林認為中國人“别無選擇”是有道理的,在他看來,偏居重慶的國民政府,必须借助苏聯的軍事力量,才能給日本以致命打擊。而且,共產黨軍隊在中國北方的活動,也令蔣介石非常頭疼——如果苏聯支持的不是國民黨,而是共產黨……

但擺在宋子文面前的難題更多:日寇尚未擊退,半個中國已成焦土,如果再把外蒙讓給苏聯,怎么向國人交代?他硬著頭皮回答斯大林:“任何一個中國政府如果喪失領土,一定會垮台的。苏聯為什么一定要拿到外蒙古?”

“假如有軍事力量從外蒙古向苏聯進攻,切斷西伯利亞鐵路,苏聯就會遭受沉重打擊。”斯大林說,“所以,苏聯必须保衛外蒙古。”

這話的含義很丰富。如果日本戰敗,誰會從蒙古進攻苏聯?

斯大林又進一步說:“你們是否承認外蒙古獨立,還关系到苏聯在中共問題上的立場。”

談判到這里就僵住了。宋子文說:“我本人無權決定外蒙古問題,需要請示蔣總統。”“無權決定,你來干什么?”斯大林問。

蔣經國密會斯大林据理力爭

第二天,宋子文发電報給蔣介石,汇報談判情況,并建議蔣介石考慮這樣几种方案:一是同苏聯訂約結盟,允許苏聯在外蒙古駐軍;二是外蒙古實行“高度自治”;三是外蒙古擁有自主的軍事、內政和外交權力,但不同于苏維埃各加盟共和國的性質。

美國人也高度关注中苏談判,杜魯門讓國務卿貝爾納斯向中國政府傳達這樣的意思:“《雅爾塔協定》中关于外蒙古地位的解釋,未經討論,美國認為雖然在法律上,外蒙古的主權屬于中國,但事實上這個主權未被行使。”

宋子文是在抓住《雅爾塔協定》中关于“外蒙古現狀應予維持”的表述做文章,堅持現狀是外蒙古的主權仍屬于中國,斯大林則擺明要中國承認外蒙古獨立,這兩种說法雖然描述的是相同的現實,所產生的影響卻大大不同。

蔣介石当然明白其中利害。既然台面上暫時談不攏,他電告蔣經國,讓他以個人名義去拜訪斯大林。

蔣經國記得,在斯大林的官邸,当時自己是這么說的:“我們中國人堅持抗戰,就是為了收复失地。今天日本還沒打敗,反而把外蒙古這樣大一塊土地割讓出去,抗戰的意義何在?我們的國民,一定會罵我們賣國。”

既然是私人場合,斯大林也少了很多外交辭令,很直白地告訴蔣經國:“你的話很有道理,不過你要知道,今天不是我求你,是你來求我幫忙。如果你們有力量打敗日本人,我当然不會說什么。但是你沒有力量,講這些話就是廢話。”

蔣經國說:“你不用擔心外蒙古威脅苏聯的安全,日本戰敗后,不會再爬起來。能夠從外蒙古進攻苏聯的,只有中國,但我們現在可以結盟,中國保證至少三十年同苏聯友好。你也知道,就算中國想打苏聯,也沒有能力。”

斯大林搖頭:“你錯了。第一,就算日本敗了,這個民族也不會消滅,如果美國人接管日本,不出五年時間,日本就會爬起來。”

蔣經國說:“那要是苏聯接管日本呢?”

“我來管的話,也不過再推遲五年。”斯大林繼續說:“第二,中國現在是沒有力量來打我們,但是只要中國統一,你們比任何國家的進步都要快。你說要結盟,我現在不当你是外交人員,坦白告訴你:條約是靠不住的。”

蔣經國一時無語。

斯大林接著說:“還有第三個原因,就算日本和中國都沒有力量通過外蒙古來打苏聯,不等于沒有其他力量這樣做。”

“美國?”蔣經國問。

“当然。”斯大林毫不猶豫。

蔣經國心想,你跟美國人在雅爾塔签約,占了好大便宜,卻還把美國看成敵人。中國在你眼中,更是潛在的對手。這樣的心態,真沒什么道理好講了。

中苏签約,同意外蒙獨立

跟斯大林談完,蔣經國又去找苏聯駐華大使彼得羅夫。彼得羅夫也勸中國政府妥協:“外蒙古實際上已經獨立了,中國政府只是需要承認既成事實。如果中國堅持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地位,我們就沒辦法談下去了。”

彼得羅夫說的沒錯,一直到7月9日,雙方談到第四回合,苏聯在外蒙古問題上一直非常強硬。無奈,在請示蔣介石后,宋子文得到了這樣的指示:

“中國政府今願以最大犧牲與誠意,尋求中苏关系根本之解決,掃除今后一切可能之糾紛與不快,藉获兩國徹底之合作,以完成孫中山總理生前與苏聯合作之遺志。中國最大之需要為求領土主權行政之完整,與國內真正之統一,于此有三項問題切盼苏聯政府予以充分之同情與援助,并且給以具體而有決心之答复。”

蔣介石決定妥協了,他提出的三個問題是:第一,保證東北領土主權完整,中苏共同使用旅順和大連兩個港口,期限二十年,港口和鐵路的所有權歸中國所有。第二,阿爾泰山脈為新疆一部分。第三,苏聯只能援助國民黨,不能援助共產黨。

作為這三個條件的交換,蔣介石表示:“中國政府願在擊敗日本及上述各項由苏聯政府接受后,同意外蒙古獨立。”

蔣經國的回憶錄里,對蔣介石的此番指示有補充說明,即蔣介石所說的“同意外蒙古獨立”,必须經過公民投票,且是根据三民主義的原則來投票。如果外蒙古公民投票結果傾向于獨立,國民政府才能承認。無論如何,臉面總是要的。

斯大林同意了蔣介石的要求。1945年8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條約》在莫斯科签訂,宋子文拒絕签字并提出辭職,王世傑接任外交部長,代表中國签署了這份條約。第二天,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

條約既成,之后的事情就無可挽回了。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舉行公民投票,蔣介石派內政部常務次長雷法章前往“觀察”。蔣叮囑雷:“只是觀察,不得干預,也不要发表任何言論。”

而雷法章事后描述他所“觀察”到的投票情況:“此項公民投票据稱為外蒙古人民重向世界表示獨立願望之行動,實則在政府人員監督下,以公開之签名方式表示贊成獨立與否,人民實難表示自由之意志。”投票結果顯示,共計49万選民,98%參加投票,一致贊成外蒙古獨立。

1946年1月5日,國民政府宣布,承認外蒙古獨立。

國民黨政府在聯合國唯一一次反對票

1949年,蔣介石敗退台灣,他對斯大林沒有信守“不援助共產黨”的承諾耿耿于懷。1952年,蔣介石一紙訴狀告到聯合國,指責苏聯違約,要求廢除《中苏友好同盟條約》。聯合國確認苏聯違背了條約規定,裁定條約無效。

1953年,在國民黨“七大”上,蔣介石宣布不承認外蒙古獨立,并就此作出沉痛檢討:“承認外蒙獨立的決策,雖然是中央正式通過一致贊成的,但我本人仍願負其全責。但我在当時,對外蒙問題唯有如此決策,或有確保戰果,爭取建國的機會。這是我的責任,亦是我的罪愆。”

可此時的國民黨,早已無力收回外蒙古。1950年,毛澤東出訪苏聯,與斯大林签訂《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條約》,這份條約也承認了蒙古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地位。

1955年8月,有18個國家申請加入聯合國,其中就包括蒙古人民共和國,這是美苏兩國已經達成默契的意見。然而此時,作為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中國,合法席位仍屬台灣当局,蔣介石終于有了“出口氣”的機會,投票前他就堅定表示,反對蒙古加入聯合國。

這時的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趕緊致信蔣介石,建議他不要反對蒙古加入聯合國:“可以不投贊成票,棄權即可……這對我們雙方都十分重要。”

蔣介石沒有同意艾森豪威爾的建議。眼看投票日期臨近,艾森豪威爾再次給蔣介石寫信,聲稱蔣如果“濫用否決權,將是對安理會大多數成員意願的對抗”。這种警告式的口吻激怒了蔣介石,第二天蔣就发布聲明,宣布要投反對票,并且說到做到——在1955年12月13日的聯合國大會上,由于中國投下的反對票,蒙古沒能如願加入聯合國。

蒙古“入聯”是在1961年。這一年,迫于國際壓力,尤其是在與大陸政權爭奪聯合國合法席位的形勢下,台灣当局妥協了,沒有參加這一年的大會投票。1961年10月27日,聯合國大會通過1630號決議,接納蒙古加入聯合國。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