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40位開國將帥非正常死亡實錄

+

A

-
2017-04-20 01:49:35

文革期間,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劉少奇、十大元帥的彭德懷和賀龍等高層領導人被迫害致死,鄧小平、陳云等黨內高層亦在此期間被下放,何況一些將軍。本文摘自2009年7月4日新浪獨狼博客,原題為《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開國將帥》。


閻紅彥:陝甘晉紅軍早期主要領導人之一,1955年授上將銜。云南省委第一書記,1967年1月8日凌晨4時服安眠藥自尽(此說法難以服眾)。

陶勇:1955年授中將銜。南京軍區副司令員兼東海艦隊司令員,1967年1月21日遇害身亡(55歲生日)。

呂炳安:1961年晉升少將。武漢軍區政治部副主任,1967年1月21日在武漢自尽。

唐金龍:1955年授少將銜。武漢軍區副司令員,1967年1月21日在武漢自尽。

楊文安:1961年晉升少將。空軍高炮指揮部副司令員,1967年6月中旬在北京自尽。

張子珍:1964年晉升少將。蘭州軍區政治部副主任,1967年6月19日含冤逝世。

安志敏:1955年授少將銜。廣州軍區空軍副司令員,1967年7月23日含冤逝世。

張和:1955年授少將銜。總后勤部工厂管理部部長,1967年7月22日被迫害致死。

王其梅:1955年授少將銜。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1967年8月15日被迫害致死。

李呈瑞:1955年授少將銜。海軍航空兵政委,1967年9月22日含冤逝世。

湯平:1955年授中將銜。總后勤部副部長,1968年1月28日含冤逝世,文革后期平反。

袁子欽:1955年授中將銜。總政治部副主任,1968年2月23日在非法关押中含冤逝世。

傅連璋:1955年授中將銜。衛生部副部長,1968年3月29日凌晨5時屈死獄內。

劉培善:1955年授中將銜。福州軍區第二政治委員,1968年5月8日晚22時到23時之間,在北京某部的鍋爐房中上吊自尽。

文年生:1955年授中將銜。廣州軍區副司令員,1967年6月7日在廣州因批斗引发心脏病逝世。

齊勇:1955年授少將銜。南海艦隊副司令員,1968年7月1日在北京含冤逝世。

劉善本:抗戰中功鄖累累的他于1946年開創國民黨空軍駕機起義的先例,在其影響下先后有有100余人駕42架飛機起義,朝鮮戰場上任航空兵某師師長亦戰績卓著。1964年晉升少將。空軍學院副教育長,1968年3月10日在刑訊逼供中被打死。

劉何:1955年授少將銜。炮兵副司令員,1969年4月3日在北京含冤逝世。

雷永通:1955年授少將銜。海軍學院政委,1969年4月16日被迫害致死。

許光達:1955年授大將銜。裝甲兵司令員,1969年6月3日晚死于关押室的馬桶上。

賀龍:南昌起義總指揮、紅二方面軍總指揮、八路軍第120師師長。1955年授元帥銜。軍委副主席,1969年6月9日含冤逝世。

周長庚:1955年授少將銜。總后勤部政治部副主任,1970年1月27日在下放地四川射洪縣農場因病去世,數百工人自发到百里外醫院追悼。

徐海東:長征中1935年9月率紅25軍最早到達陝北,紅軍改編后任任115師344旅旅長,1955年授大將銜。國防委員會委員,被強行“疏散”到鄭州后于1970年3月25日逝世。

張廣才:1955年授少將銜。武漢軍區副政治委員,1970年4月8日在下放地湖北因病去世。

買買提伊敏·伊敏諾夫:1955年授少將銜,新疆自治區人委會副主席,1970年5月17日含冤逝世。

張學思:張學良之弟,1949年4月創建新中國第一所海軍學校。1955年授少將銜。海軍參謀長,1970年5月29日被迫害致死。

譚甫仁:1955年授中將銜。昆明軍區第一政治委員,1970年12月17日凌晨遭槍殺,延至中午12時去世。

曾滌:1955年授少將銜。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1971年12月14日在下放地因病逝世。

索立波:1955年授少將銜。1972年去世,一說屬被迫害致死。

桑頗·才旺仁增:曾在西藏舊政府內任要職,在西藏和平解放中功鄖卓著。1959年授少將銜。西藏軍區副司令員,1959年西藏叛亂期間曾被分裂分子打傷,文革中卻被扣上“里通外國”的罪名,1973年6月在拉薩含冤逝世。

王良恩:1961年晉升少將。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1973年1月26日含冤自尽。

白天:原國民黨軍93軍參謀長,1940年到延安。1955年授少將銜。中國社會科學院領導,文革中被扣上叛徒、特務的罪名,1973年11月18日含冤逝世。

胡秉權:1961年晉升少將。軍事科學院干部,1973年10月含冤逝世。

李震:1955年授少將銜。公安部部長,1973年10月21日“畏罪自殺”。

劉其人:1955年授少將銜。總政治部副部長,受譚政冤案牽連,1974年1月6日在濟南含冤逝世。

彭德懷:八路軍副總指揮、一野總司令、志願軍總司令。1955年授元帥銜。1958年廬山會議上被解除國防部長等職,文革中被囚禁了整整八年,1974年11月29日在成都含冤病逝,以“王川”之名被火化,連火化費都是從他少得可憐的“工資”中扣除的。

袁也烈:1955年授少將銜。原海軍副參謀長,水產部副部長,1976年8月8日含冤逝世。

肖向榮:1955年授中將銜。中央軍委副秘書長,1976年3月23日含冤逝世。

賈陶:原東北軍的一位副副旅長,1939年率部起義。1955年授少將銜。沈陽炮兵科學技術研究院院長。文革中與張學思等被列為“東北叛黨集团”,受迫害致殘并導致全癱,1976年10月22日含冤逝世。

徐文烈:曾多次成功領導國民黨軍起義(如滇軍60軍、20兵团等)。1955年授少將銜。總政治部總政治部副秘書長。1971年3月被遣送回原籍云南宣威,1976年12月28日在北京含冤逝世。

后記:

列完了這一串長長的命字,獨狼卻還有點意猶未尽!狼,一直被中國人認為是最凶殘的動物,可在它們的族群中會发生這樣的事嗎?

先把獨狼根据都梁先生所著長篇小說《亮劍》中的相关情節整理而成的《小說《亮劍》中部份人物最后的命運(下)》中趙剛的講話再次摘錄一段:“我們正在走苏聯的彎路,在這里,我不想過多地評論什么,我只想請同志們聽聽1936年至1938年苏聯肅反運動的一些統計數字。從1919年至1935年,苏共中央先后選出31名政治局委員,他們中有20人死于政治斗爭。1922年的苏共十一大是列寧最后一次參加的黨的代表大會,共選出26名政治局委員,其中有17人在肅反中被處決和流放。至于苏共十七大代表和十七屆中央委員會的命運,請大家注意,苏共十七大代表共1966人,其中1108人因”反革命罪“遭到逮捕和處決。這些代表中有80%是十月革命前或國內戰爭時期入黨的老黨員,60%是工人黨員。十七大選出的139名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中,有83人即將近三分之二被逮捕和處決。下面我再談談苏聯紅軍中的肅反情況。第一批授銜的五個元帥中,有3個被處決。他們是屠哈切夫斯基、布柳赫爾和葉戈羅夫。15名集团軍司令員中被處決了13名,85名軍長中被處決了57名,159名師長中被處決了110名。同志們,這些統計數字夠觸目驚心的了,夠血淋淋的了。”

再把舊作《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再摘錄一段:在1966年開始的“文革”十年中,全國被立案審查的干部高達230万人,占“文革”前夕全國1200万干部的19.2%;中央和國家機关各部委被審查的干部共29885人,占干部總數的16.7%,其中中央副部級和地方副省級以上的高級干部被立案審查的達75%。据最高人民法院1980年9月統計,僅因劉少奇問題而受株連的“案件”就有2.6万多件,被判刑的達2.8万多人。劉少奇、彭德懷、賀龍、陳毅......多少曾為共和國的成立立下奇鄖的元老,当初的敵人沒奪去他們的生命,卻被自己人逼得送了命!

最后,將舊作《“四一二慘案”82周年有感》的結尾改動一下順序后作為本文的結尾:

在看《敵營十八年1》時,有一個境頭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姜波在“四一五大屠殺”中同其他共產黨員一起被押赴刑場,其他人都高唱《國際歌》,姜波当然也想唱,但他卻牢記著趙教官對他的囑托:“任何時候也不能曝露你的身份”,于是只有感嘆:“要是能有幸活著迎來革命勝利的那一天,一定要好好高唱《國際歌》!”

多么令人心酸的一個鏡頭呀!只不過,当初姜波不敢唱《國際歌》僅僅是為了不曝露身份,而那些對革命無比忠貞,卻在肅反、整風等建國前发生的历次運動中慘遭殺害者,以及對黨、對國家、對人民無比熱愛,卻在反右、文革等建國后发生的历次運動中飽守迫害者,他們又能唱什么呢?

更令人心酸的是:如今革命勝利近六十年了,可我們現在想起《國際歌》是一种什么樣的心情呢?上百万為了建立和保衛新中國的而獻出寶貴生命的英烈們,他們面對当前发生的許多事,該作何感想呢?我們現在有同聲高唱《國際歌》的權利嗎?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