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家族秘史:岳父輔佐過周恩來

+

A

-
2017-04-19 01:02:31

王毅是中國職業外交官,其岳父錢嘉東也是位職業外交官;擔任過周恩來的外事秘書。本文摘自《南方人物周刊》。


2017兩會,王毅就中國的外交政策和對外关系答記者問(圖源:新華社)

王毅,外交部副部長,一個低調而又引人注目的外交新星。

去年八月起,作為三輪朝核問題六方會談中方代表团团長,他被突然推到了全世界所有媒體的聚光燈下。

一邊是對立、對峙和分歧,一邊是國家利益,他將怎樣折冲樽俎、斡旋冲突?這需要怎樣的智慧和才具?

出身普通的他,怎樣走到今天的談判桌前?

王毅簡介

王毅,男,1953年10月出生,北京市人,大學畢業。朝鮮問題專家,能說一口流利日語。主要任職如下:

1982-1989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亞洲司科員、

隨員、副處長、處長;

1989-1994駐日本國大使館參贊、公使銜參贊;

1994-1995外交部亞洲司副司長;

1995-1998外交部亞洲司司長;

1998-2001外交部部長助理;

2001至今外交部副部長。

朝核問題與六方會談

外交部副部長王毅與俄羅斯外交部特使阿列克謝耶夫,韓國外交通商部長官助理李秀赫,日本代表团团長藪中三十二在一起

朝核問題由來已久。冷戰背景下,朝鮮和美國長期對立。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美國以其衛星照片為据,懷疑朝鮮有研制核武器的設施,揚言要對朝鮮的核設施實行檢查。朝鮮則聲稱它沒有制造核武器的打算和能力,同時指責美國在韓國部署核武器威脅它的安全。朝鮮半島的核安全問題,遂成為影響東亞政經形勢和地區安全、穩定的一個因素。

作為世界和東亞地區最重要的國家之一,中國長期致力于以和平方式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并為此進行了大量的斡旋工作。去年8月,在中國的努力下,由中、朝、美、日、韓、俄羅斯等國組成的朝核問題六方會談第一次會議在北京舉行。這標志著六國在以和平、對話的方式解決重大分歧問題上,邁出了堅實一步。

第二輪和第三輪會談已于今年2月和6月順利舉行。尽管各方在該不該放棄核武器、棄核的范圍和方式、凍結及對應措施等方面,仍然存在不少分歧和對立,但各方已達成半島應無核化的共識,并同意繼續以談判和對話解決危機。

第四輪六方會談將于9月底前在北京舉行。

六月,盛夏,第三輪朝鮮半島核問題六方會談在京召開。北京再次成為世界关注的焦點。

新華社一位記者說,由于美國國內大選等原因,這次會談并不為一些專家學者所看好,各國代表团來中國,做出的表態也很謹慎。就在會談開始前,6月22日,中國代表团团長、外交部副部長王毅概括了中方參加第三輪六方會談的基本態度,16字:堅定目標、鞏固成果、積極斡旋、穩步推進。

“王毅的這16字,表明中國是要積極推動會談,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給各方‘打氣’的作用。開幕式那天,各方的表態還是比較有誠意的,相关國家拿出的方案,也很務實!”這位記者說。

在六方會談中,中國的作用主要是堅持客觀與公正立場,積極開展斡旋,努力勸和促談。而王毅作為東道主國家代表团团長,其中的一舉一動,格外引人注目,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從知青到大學生

根据公開的資料,王毅1953年10月生,北京市人,是朝鮮問題專家,能說一口流利的日語,49歲開始擔任副部長,主管政策研究工作與亞洲事務,是中國外交部5名現任副部長中最年輕的一位。

王毅是著名外交家錢嘉東的女婿。錢嘉東曾任周恩來的外事秘書,后來擔任過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团大使,現退休在家。

1977年秋,王毅考入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日語專業,是“文革”結束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屆大學生。据王毅当年北京二外的師友介紹,当時77屆日語系共有三個班,每班有16人,王毅是二班,他一直擔任該班班長。

按照其師友的說法,王毅這一批77屆大學生,是被“文革”耽誤了的一代。因此,這批恢复高考后的首屆大學生,極具特殊性,年齡參差不齊,最小的十七八歲,年齡大的,有二十五六歲。在入二外學習前,王毅已在東北建設兵团呆了八年時間,1978年3月正式入學時,他已有25歲,在同學中是年齡較大的。而当時外語學院招生,對考生年齡做出的限制是:不能超過25歲。

日語系三個班級40几個學生的來源,很是复雜,工農兵各种身份都有,但大致可分三种類型,一种是剛剛中學畢業的,一种是外語學校畢業的,另一种則是像王毅他們,靠自學考進來。日語系的這三個班,正是根据這三种類型划分:一班是中學畢業的學生班,二班是由自學考來的學生組成的班,三班是專業班。專業班在1981年畢業。一班與二班的學生則在1982年畢業。

北京二外日語系現任主任秦明吾教授当年曾是王毅的日語教師,在他看來,王毅這一屆大學生,整體素質都非常高。秦明吾說:“‘文革’后第一次高考,考生有應屆的,也有老三屆的,除應屆的外,其他人參加考試,沒有一定的積累,是很難考中的,他們肯定要在正常的工作、勞動之外,額外地多承擔一些東西。他們平時就注意學習。在当時,他們也不知道要恢复高考了,能夠考中,主要靠平時的積累。”

畢業后,這四十几位日語專業學生,大多進入外事部門工作,有的進了外交部、外貿部,有的進了科學院、中國人民銀行,有的則進入全國婦聯、中國旅行社、高等院校。進入外交部工作的,一個是王毅,再一是一張姓女生。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們分散在各個工作崗位上,大都已是所在崗位的領頭人。而王毅,是其中較為出類拔萃的一個。

“筆頭尤好”

考入北京二外前,王毅曾在東北建設兵团做了8年戰士。王毅的同學邱華盛介紹,在兵团時,王毅像其他北京青年一樣,政治敏感,憂國憂民,對國家前途與個人命運都頗為憂慮。這期間,王毅讀了很多文史書與外語書,掌握了極具功底的文史知識。王毅喜書法,毛筆字寫得很好。

邱華盛現在中國科學院工作,在考入二外前,在一家工厂上班5年。他與王毅同住一個宿舍,是上下鋪。邱華盛介紹,在他們二班,王毅和他都是一般家庭出身,而其他同學,則多是“高干子弟”,有几位來自于外交官家庭。

王毅的師友介紹,在二外期間,王毅善于思考,興趣廣泛,對國內國際大事都很关心。他擅長寫作,“筆頭尤好。”

北京律師王小平是王毅当年的同班同學,他說:“王毅在‘文革’期間被耽誤的時間比較長,在兵团時學習條件不好,年齡又大,從學外語方面講,他的條件并不好。王毅文筆很好,經受過社會磨練,閱历丰富,如果搞寫作,具備很好的條件。”

王小平介紹,当時王毅已經非常“成熟”,相貌端莊,舉止穩重,與眾不同,在這方面明顯超過了其他同學。令王小平印象深刻的是,一次,班上舉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的討論會,在同學們的发言中,王毅的見解尤為成熟。

在王小平的印象里,王毅的畢業論文寫了兩篇,一篇是把中國历史與日本历史相比較,一篇則是寫日本語言和中國朦朧詩的比較。王小平說:“他的視野不僅僅在日語專業上。据說当時老師都沒辦法對他的這兩篇文章進行評判。”

秦明吾教授說,王毅的畢業論文質量非常高,中國日語界有個刊物叫《日語學習與研究》,是一份核心學術期刊,当時還是一個學生的王毅,把他的論文投到那里,結果被刊发了。秦老師說:“就我所知,學生能在這個雜志上发表文章,直到今天還是很少的。王毅的論文被发表,使老師們印象深刻。”

19年,從科員到副外長

王小平說,他曾為王毅設計過畢業后的发展路徑,但是,王毅后來的選擇,令他意外。

在王小平看來,二外時期的王毅已很有頭腦,主見極強,不隨大流,對政治問題理解很深,見識廣,文采斐然,綜合素質很強。因此,王小平判定:王毅畢業后肯定要做干部,而且要做那种能自己說了算的干部。

王小平說,当時有部描寫厂長的小說《喬厂長上任記》在社會上極具影響,那時候,“文革”結束不久,很多部門仍是要絕對服從上級的,缺乏自主性,但是,一些工厂已經開始實行“厂長負責制”,厂長擁有了自主權,能使企業按厂長意圖发展。因此,王小平就給王毅設計:王毅畢業后應去做厂長這种角色。

1982年,王毅畢業后入外交部亞洲司做了一名科員。這大大出乎王小平的意料。王小平出身于外交官家庭,深諳外交部情況。他告訴本刊記者:“外交部是個要求絕對服從的單位。我認為,王毅進外交部,會把他的才干埋沒了,当時我覺得很可惜!”

令王小平再次感到意外的是,在外交部,王毅還是脫穎而出,成了外交部“升”得極快的一個官員,數年后,其職位甚至已經超過先于他進入外交部的65、66屆的畢業生了。根据公開的資料,從科員到副部長,他只用了19年時間。

外交部一接近王毅的工作人員說:“在外交部,王毅副部長一直是很有名的!”

在王小平看來,王毅在外交部“有上有下”時基本上都上去了。王小平說:“這跟他的能力有关。王毅上升極快,絕對不是他被哪位高官看上的問題!”

外交部是個極其看重“筆頭”的部門。王毅在這方面的特長在這里得到了发揮。王小平回憶,1980年代,胡耀邦任總書記后第一次訪問日本,当時王毅還是外交部亞洲司日本處的一個科員。胡耀邦在日本某場合的一個講話稿要由王毅來起草。当時王小平戲問王毅在外交部“干什么活”,王毅說經常給領導起草這類稿子,王小平開玩笑說:“你成天寫這种官樣文章多沒意思啊!”但是這個講話稿,被王毅寫出了名堂。

一般情況下,由工作人員起草的稿子,要一級級由上級部門來修改,最后遞到部長那里,由部長定了后,才被交到胡耀邦那里。胡耀邦是個對工作極度負責的人,据說外交部送到他手里的稿子,返回來時總會被他修改得“一片紅”。但由王毅起草的這個講話稿,返回來時,胡耀邦只修改了兩處。

“這是罕見的。”王小平說,“我們還聽說,胡耀邦在這個稿子上寫了個批語:‘此稿寫得很好!’”

外交風格6月22日,中國代表团团長、外交部副部長王毅接受記者采訪

王嵎生,1954年進入外交部工作,曾任駐尼日利亞大使、駐哥倫比亞大使、中國APEC高官,現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在王嵎生看來,要做好一個外交官,組織紀律性很重要。外交官在重大國際关系問題上,是不應該有所謂“自由”的,必须執行國家的大政方針政策。但在不出大格的前提下,外交官通過表達方式的不同,可以有自己的風格。

“一些出色的外交官,既可以認真執行國家的大政方針,又可以用生動活潑的方式來展現自己的風采,在不同場合,面對不同的人,都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表達方式。”王嵎生說。在他看來,王毅在外交中,特别是在几輪的六方會談中,已經展現出了自己的外交風格。

王嵎生說:“王毅是很精明能干的外交部高級領導,處理朝核問題,從原則到分寸,從政治到策略,都掌握得非常好,在國內外受到很好的評價。不只是我,我們樓上住了很多離退休外交官,對他的評價都很好。”

外交部一接近王毅的工作人員說:在外交部,王毅副部長一直很有名,比較引人注目,這是因為,他在外交部里是年輕干部,形象好,分擔的工作也不少。

近年來,外交部干部逐漸年輕化。据外交部工作人員介紹,全外交部機关有2400多人,其中35歲以下的青年人占了一半以上,有些司局,青年干部比例甚至達到70%,相当多的處級干部是35歲以下的青年人。外交部很重視青年工作。早在1988年就成立了青年工作領導小組。王毅任組長后,開始兼抓部里的青年工作。

王毅在兼任青年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時,擔任部長助理職務,40多歲,也屬于年輕人。在此期間,他覺得抓青年學習工作非常重要,便提議在部里成立“青年讀書會”。外交部青年讀書會成立于1996年,在中央各部委中成立是最早的,王毅擔任會長。

外交部的這位工作人員說,王毅喜歡和年輕人在一起,讀書會舉行什么大的活動,他只要有空,肯定要參加。王毅非常喜歡登山,外交部成立了一個登山協會,王毅是這個協會的名譽會長。

這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外交工作的特點是,外交官對外展示的多是風光的一面,但是,在這种風光背后,還有鮮為人知的一面。外交部里,各种場合頻頻露面的多是外長、副長、发言人、翻譯等人,但實際上,更多的外交干部在背后默默工作著。就這次舉行的六方會談而言,在王毅的背后,有大量的工作人員在辛勤工作。

王毅工作亦非常勤勉,這位工作人員說,只要王毅在國內,王在外交部大樓四樓辦公室里的燈總會亮到很晚才熄。

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的金熙德研究員告訴本刊記者,王毅在外交部日本處工作時,看問題就非常敏銳,在外交部屬于那种早期就嶄露頭角的人,而非大器晚成。王毅不是那种專干事務的官員,還做研究,經常在一些刊物上发表文章,如中宣部主辦的《時事報告》等,金熙德研究員每隔半年或一年,就能看到王毅的一篇文章,如論亞洲形勢等問題。

据金熙德研究員了解,在這几輪的六方會談談判過程中,各方對中國外交評價都很高,特别是日方,因王毅能講一口熟練的日本語,有親和力,有日方外交官在回國后,對整個中國代表团以及王毅本人的評價都非常之高。

日本《朝日新聞》報社中國總局長五十川倫義向記者介紹,前一段時間,他聽說王毅生病了,在京做了手術,按常理,他應該休息一段時間,但六方會談是被世界如此关注的大事,是一历史性事件,而且在朝核問題上,美朝之間又頗對立,作為中國代表团团長,王毅還是堅持出來做這方面的工作。表現非常之突出,因此在五十川倫義看來,“他一定很累。”

五十川倫義說,“在六方會談過程中,各方間的談判很多,王毅應該很辛苦,但在中日間的談判與交流中,由于王毅在日本工作過,是日本通,他應該會感到輕松一點。”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