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莫斯科:林彪唯一婚外戀內幕

+

A

-
2017-04-17 22:28:43

在傳聞中,周恩來養女孫維世曾是林彪傾慕的對象。1938年冬,在平型关戰役后身負重傷的林被送到苏聯首都莫斯科接受治療,其妻張梅隨行。這段懸案就在此期間发生。本文選自紅潮網,作者佚名。


抗戰時期的林彪(圖源:VCG)

“聚會打孫維世的牌子,林彪就欣然應允”

孫維世的父親孫炳文是周恩來的至交,共產黨的早期革命家,1927年慘遭國民黨殺害。当時孫維世才六歲,母親任銳历尽艱辛把她撫養成人。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周恩來派人把她從上海接到延安,送進抗日軍政大學學習。1939年,在林彪夫婦抵達苏聯不久,孫維世受黨中央派遣,也來到莫斯科,先后就讀于中山大學和莫斯科戲劇學院,主攻導演藝術。

孫維世天生麗質,明豔動人,多才多藝,性情和善,是一個討人喜愛的姑娘。

年輕人崇拜英雄,当時在莫斯科的年輕人多次邀請林彪這位“常勝將軍”參加他們舉辦的重要活動。起初林彪并不願意參加,但自從注視孫維世后,他的態度有了轉變。

每当有人請他參加活動時,林彪總是和藹地問:“大家都去嗎?”

“都去,沒有人缺席。”邀請人為林彪的細致、周到而感動,一一報出姓名,帶著期待的口氣說,“大家都非常希望您能參加。”

“好,既然大家都去,我也去。”林彪痛快地答應。

如果碰巧孫維世有事不能抽空參加時,林彪面上便閃逝一絲隱隱約約的失望,軟綿綿地說:“我今天不太舒服,就不要去了吧。”

久而久之,人們漸漸发現,原來林彪參加活動是冲著孫維世來的,于是每次聚會都打孫維世的牌子,林彪就欣然應允。

“您?您不是已經結婚了嗎?”

林彪善于克制自己,總希望姑娘先體察出他的意圖和用心,采取主動姿態。在聚會上,他與大家均等接觸,對孫維世也不例外,從不顯露火力重點,避免過于急迫和張揚。

一個星期日下午,林彪自忖時機接近成熟,單獨約請孫維世吃飯。飯后,兩人在大街上散步,從年齡到家世,有一句沒一句漫無邊際地閒聊。

過了好半天,林彪突然以关切的口吻問:“你國內有男朋友嗎?”

孫維世爽快地直搖頭。

“國外呢?在苏聯有男朋友嗎?”林彪更進一步。

孫維世“咯咯”地笑著,還是搖頭。

“那你打算什么時候結婚?”

“沒有男朋友怎么結婚?”

“男朋友嘛,總是會有的。其實在你周圍還是有許多人关心、愛護你的,只是你沒留心,或者是沒有发現。你准備在什么時候考慮家庭問題?”林彪又重复—遍。

“什么時候?”孫維世朗聲笑著說,“我還沒有認真地想過呢。”

他又用緩和的語氣開導她:“革命是個大家庭,但還要有一個小家庭。女同志,要戀愛,結婚,成家,才會有安全感、歸宿感,才會有真正的屬于自己的幸福。”

“也許將來我也會有那樣的經历。”

“將來是什么時候?”

“等革命勝利呀!”

“可那要等到什么時候?毛主席不是說過,抗日戰爭是場持久戰嘛,打敗了日本鬼子,還有蔣介石,到那時,你已變成老太婆了。”

“老太婆就老太婆嘛。”孫維世想到自己變成老太婆的樣子一定非常滑稽,又笑了起來。她一瞥发現林彪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忙又補充了一句,“我想,中國革命的成功不會太遠。”

不知不覺,兩人走到了孫維世的宿舍前。到了互道“晚安”的時候。

林彪站定,直視孫維世,一字—句地說:“你知道嗎?我喜歡你,非常喜歡你。跟你結婚,和你生活在—起,是我最大最強烈的願望。”

林彪決定不再兜彎子,直截了当地把問題提出來,這使孫維世一下愣住了。這個平常受大家崇敬的英雄將領表面上那么嚴肅,不苟言笑,今天為什么說出這樣的話來?孫維世猝不及防,臉龐湧起一層緋紅,心跳得格外急促。她冷靜了一下,也心直口快地說出自己的疑問:“您?您不是已經結婚了嗎?”

林彪的臉也頓時熱辣辣地紅了起來。孫維世與張梅很熟,是—對要好的朋友。“我和張梅,你并不了解,我們合不來,关系一直不好,我很痛苦……”林彪向孫維世解釋家庭的不幸,最后,他說,“我和張梅的感情已墜入絕谷,難有复苏的機會。我很難過,我們很快就要分手,所以,我希望你理解我,支持我,幫助我。”

孫維世很為難,她心慌意亂地應付了—句,便逃避似地奔入宿舍。

“我決定今后非你不娶!”

1942年1月,林彪與張梅正式分手,張梅留在莫斯科工作。

隨后,林彪收到中共中央的來電,催促他尽早返歸抗日前线。回國前夕,林彪又特意找到孫維世話别。吃過晚飯,兩人一同來到莫斯科河畔散步。河水泛黑,緩緩地載著浮冰流向遠方。

林彪有些傷感地說:“再過几天,我就要回國去了。”

“我希望在這里能看到您的捷報,比平型关大捷更輝煌的勝利!”孫維世真切地說。

“我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

林彪笑得有點勉強,“不過,我對你的期待,你還沒有答复我呢!”

“您的期待?”孫維世不太想接上這個話題。

“你還記得我們上次的談話嗎?現在,我已經和張梅分手了,我也決定今后非你不娶!你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完美的姑娘,你和我一塊回國吧……”

孫維世沒料到這位久經沙場的軍人,在情感上同樣好勝,而且情意綿綿。她估計林彪會把這個問題再次提出,要她表態的,早已有了心理准備。為了不傷林彪的自尊心,她委婉地拒絕道:“很遺憾,我不能和您一塊回國。我正在念導演系,還沒有畢業呢。”

“學不學習,畢業不畢業,這有什么要緊?如果以后你和我在一起,不必去演戲,就做我的助手!”

“那不行。我來苏聯,是毛主席和周副主席批准的。學習是我現在壓倒一切的任務,如果半途而廢,我回去怎么向他們解釋?”

……

后記

1942年2月,林彪懷著黯然、失意、悵惘的心情,形單影只地離開苏聯,繞道新疆回到延安。

這是一段鮮有人知的戀情,林彪莫斯科之戀披露后,人們有時猜想:“如果孫維世当時在莫斯科許諾且回國和林彪結合,林彪的下半生或許會重寫?”

可惜历史是不容假設的,林彪也不是癡心漢。“文化大革命”期間,孫維世就是慘死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殘酷迫害之下。

編輯:荏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