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談出版蔣介石文集大罵一通

+

A

-
2017-04-17 21:55:20

1957年毛澤東和劉少奇都曾經建議出版蔣介石文集。劉稱是為了多一點历史客觀性,毛的出发點則有不同,把蔣介石大罵一通。本文摘自2010年3月2日《新京報》,作者宋石男,原題為《在舊房子里重審張國燾》。


1945年,重慶談判,蔣介石與毛澤東合影(圖源:浙江圖書館)

日前,江西省萍鄉市上栗縣自爭議中突圍,決定投資500多万元修繕張國燾故居。

反對聲浪旋即高漲。有人喊:“張國燾,黨的叛徒,中國革命的敗類,历史的罪人!強烈呼吁上級有关部門制止這种荒唐行為!”有人叫:“為這樣的垃圾修复故居太可笑了!”還有人說:“變節分子兼野心家的舊居也花錢修繕,真是不可思議。”

在我看來,這些反對聲音不太站得住。《文物保護法》第二條規定,“與重大历史事件、革命運動或者著名人物有关的以及具有重要紀念意義、教育意義或者史料價值的近代現代重要史跡、實物、代表性建筑”應受國家保護。据此,張國燾故居当屬保護之列,這與張國燾是否历史罪人并無干系。更何況,所謂“历史罪人”,本身也是一個意識形態的概念,具備相当的彈性。

据說,1957年時,毛澤東和劉少奇都曾經建議出版蔣介石文集。劉少奇稱是為了多一點历史客觀性,毛澤東的出发點則有不同。他在一次講話中說:“許多人都恨蔣介石,但大多數人不知道他是怎樣一個王八蛋,所以我們必须出版他的著作集”。不過因為反對聲音較大,蔣介石文集最終未能出版。(參見麥克法夸爾《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就張國燾而言,如今也有許多人“恨”他,但大多數人或許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樣一個王八蛋”,即便他的回憶錄曾經出版過。其實,張國燾的历史面目,極其复雜,不可能在此文中詳述。且回到本文中心議題:保護張國燾故居,我們是在保護什么?

上栗縣有关方面坦白,保護故居的動機是旅游。這無可厚非。但我認為還應有更深刻的動機,那就是保存历史,進而迎來還原历史完整面目的契機。譬如,將張國燾故居打造為張國燾博物館,廣搜博取海內外文獻、文物,分為張國燾與五四運動、張國燾與共產國際、張國燾與工運、張國燾與南昌起義、張國燾與肅反、張國燾與紅四方面軍(及西征)等專題。如此,故居、文物是历史的骨肉,專題研究則是历史的靈魂,由此形成一种以張國燾為中心切入的,接近客觀的現代史敘事。

應該指出,“客觀性”如今几乎是历史學界公認的神話,在諾維克的《那高尚的夢想》中,對此有精彩而全面的論述。但历史的“客觀性”仍未被徹底擊碎,如諾維克所言,我們把駛向真相看作是一次集體航行,每個人都在搭船航行,但不是直线駛向那個最終的目標。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