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兩句話駁斥吹捧華國鋒為統帥

+

A

-
2017-04-17 20:55:12

華國鋒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時,有人提出:軍事科學院應寫一篇從历史上論述華國鋒当之無愧為我軍統帥的文章。粟裕說:“我們搞了這樣的文章,怎樣向老同志交代?我們吃不實事求是的苦頭還少嗎?”本文摘自《粟裕画傳》,京華出版社出版。


解放軍開國大將粟裕(圖源:浙江圖書館)

1976年10月6日,黨中央解決了“四人幫”問題。粟裕堅決支持黨中央的決策,在撥亂反正的斗爭中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他在中共第十一次代表大會上发言說:“對‘四人幫’強加于人的一切誣蔑不實之詞,應予推倒。對因受‘四人幫’、林彪誣陷、折磨而犧牲的革命干部,一定要昭雪,妥善安置其遺屬。對處理錯了的要重新處理。對長期沒有解放和未作出結論的,要按照政策,尽快妥善解決。”在這次代表大會上,他再次当選為中央委員。

粟裕督促軍事科學院加快平反工作。1978年12月在軍事科學院平反落實政策大會上,他代表院黨委為20多位受迫害、誣陷的同志平反,并在講話中總結了院黨委應記取的教訓。

在清查工作中,粟裕對干部的處理采取了慎之又慎的態度。軍事科學院的一位院領導曾任某單位司令員,那個單位揭发出他在“文革”中的一些問題。粟裕親自找這位同志談話,反复研究揭发材料,認為該同志與林彪、“四人幫”沒有牽連,來軍事科學院后的表現也是好的。軍事科學院黨委會同意粟裕的意見,并据此上報軍委和總政。后來,那個單位又揭发該同志的秘書“參與轉移、藏匿機密文件”(后來證明與秘書無关)。軍事科學院黨委會上,有人提出將該同志定為“林彪集团分子”。粟裕說,作為一級黨委,對一個同志要負責,不能輕易作結論。在軍委常委會議討論該同志問題時,粟裕仍然据理力爭,惹得持不同意見的人生氣拍桌子,但終于沒給該同志戴上“反黨集团分子”的帽子。

1980年有人发表回憶文章,稱紅十軍团長劉疇西是“叛徒”。粟裕看到后十分氣憤,他給中共中央組織部和宣傳部寫信指出:“在涉及到任何一個同志是否有過叛變這樣大的問題上,應取十分慎重的態度,特别是鑒于十年浩劫中的沉痛教訓,更應慎之又慎。在沒有確鑿的、充分的證据并經相應的組織作出正式結論之前,在個人回憶錄中不應輕易地下斷語,更不能公開发表,以免造成不良后果。”“對劉疇西同志,如組織上沒有掌握確鑿證据材料,仍應以烈士對待。”

對待現實問題,粟裕同樣按實事求是的原則辦事。当時華國鋒任中央軍委主席,有人提出:軍事科學院應寫一篇從历史上論述華國鋒当之無愧為我軍統帥的文章。粟裕說:“我們搞了這樣的文章,怎樣向老同志交代?我們吃不實事求是的苦頭還少嗎?”在他的堅持下,此舉作罷。不久,葉劍英就此事對粟裕說:“你這第一政委這一关把得好!”

70年代末,粟裕在軍事外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先后接待外國軍事代表团30余個。粟裕還向中央建議開展軍事外交,派內行干部出國訪問,借鑒外軍正反經驗為我所用。1978年8月,他率軍事代表团訪問了朝鮮。1979年5月7日至6月7日,他以中日友好之船訪日代表团最高顧問的身份訪問了日本。在日本訪問期間,粟裕拜會了日本防衛廳長官山下元利,日方官員對粟裕表示極大的敬意。拜會時在座的日本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高品武彥說:“以前就聽說過閣下的大名,是常勝將軍。我以為是身材魁梧的、怕人的,現在見到閣下,覺得很親切。”在日本,粟裕還會見了一些退役軍官,其中,前陸軍中將松金久知曾到過北京,和粟裕見過面。松金久知說,他在美國戰爭學院講演時,曾引用了粟裕“軍人有退役,但愛國、关心國防是沒有退役的”的話,得到美國高級軍官的好評。

1980年9月,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選舉粟裕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