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云四次因何事替周恩來任代總理

+

A

-
2017-04-17 20:41:49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陳云曾擔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副總理兼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負責全國經濟恢复工作與制定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划。此后,陳云一生共計四次代替周恩來任代總理。本文摘自2009年第3期《黨史博采:紀實》,作者張金才,原題為《陳云四次代理國務院總理始末》。


1959年5月15日,陳云在中南海勤政殿(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劉少奇曾于毛澤東1945年赴重慶談判、1949年底至1950年初訪問苏聯和1953年底至1954年初去杭州休假,并主持起草憲法期間,三次代理中共中央主席職務。與劉少奇的經历相類似,陳云也于1954年底至1958年初,在周恩來離京出訪期間,四次代理國務院總理職務。長期以來,人們對劉少奇代理中共中央主席的情況比較熟悉,這方面的文章也較多。但相比之下,人們對陳云代理國務院總理的情況卻了解的不多,這方面的文章就更少。本文將陳云四次代理國務院總理的情況概述如下,以展現陳云對新中國的建設所作的重要貢獻。

一、1954年周恩來去廣州研究“一五”計划草案期間,陳云第一次代理國務院總理職務

進入1954年,第一個五年計划的編制工作繼續抓緊進行。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成立以陳云為組長的編制五年計划綱要草案八人小組。4月,經過認真仔細地測算和反复地討論、修改,八人小組向中央提出《五年計划綱要(初稿)》。9月,正式提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发展國民經濟的第一個五年計划草案(初稿)》,交中共中央討論審定。

為了擺脫繁雜的日常工作,集中精力對“一五”計划草案初稿進行審定,10月底至11月初,周恩來與毛澤東、劉少奇先后離開北京,來到氣候宜人的廣州,用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對草案初稿進行反复的審議和修改。離京前,在10月31日召開的國務院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周恩來宣布自11月1日起請假,集中精力研究第一個五年計划草案。在此期間,總理職務由陳云代理。

陳云此次代理總理期間所做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在11月15日至25日,主持召開了中共中央討論五年計划草案會議。這次會議對五年計划草案所規定的方針任務、发展速度、投資規模、工農業关系、建設重點和地區布局等問題進行了仔細的討論。到會的除在京中央政治局委員外,還有在京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中央有关部門負責人、國務院各部黨組書記。會議開始時,陳云傳達了在廣州的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審議五年計划草案時提出的意見。接著展開討論。在十多天會議中,與會者依照第一個五年計划草案的順序逐章逐節地发表各自的意見,有的還多次講意見。大家暢所欲言,討論氣氛熱烈,涉及問題很多,其中議論最多的是石油、農業、交通三個問題。陳云對這三個問題在聽取大家的意見時,邊介紹情況邊談了自己的看法。

关于石油問題,17日下午,陳云在发言中介紹了石油問題的現狀和解決這個問題的出路。他說:“石油問題,在開始研究五年計划時,請苏聯專家莫西也夫專門研究過,那時已看到石油成問題。石油不解決是個嚴重問題。1954年已進口10万噸,今年還准備進口27万噸,明年要進口170万噸,運輸是個極大的問題。石油只要找到資源,投資就滿足它。”他還說:“我們需要石油數量很大,光靠人造石油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現在主要的辦法是要請苏聯派許多成套的人來,幫我們勘察。”“把資金用到去請苏聯派成套的專家來勘察,這种用錢的辦法是得当的。石油的地質工作不能單靠石油局來搞。地質部應列入計划,把力量轉到石油地質上。晚搞不如早搞,燃料部、地質部要同專家討論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在國防上、經濟上都很重要。”

关于農業問題,陳云說:“我們講平衡,主要是工業和農業的平衡。”如果這個平衡被破壞,糧食供應、組織出口、外汇來源、工業裝備進口都會受到影響。此外,“影響最大的是財政”。所以“農業減產則影響全局”。但是增產究竟能增多少,陳云采取很慎重的態度。他采取比較的辦法,對照研究了苏聯的農業情況,說:苏聯第一個農業五年計划就沒有完成,我們要完成五年糧食產量增長24%的計划也是有困難的。有人說我國恢复時期農業增產超過50%,但那是恢复時期,而且估算不一定准確。過去兩年,糧食增產計划就未能完成。總之,要確切計算一下,沒法完成就早點退下來,重新安排。

关于交通問題,滕代遠、李運昌分别在會上汇報了鐵道部、交通部對第一個五年計划草案鐵路交通方面的修改意見。最后,陳云談了兩條結論性意見:(一)“交通問題主要是個投資問題。”“財政部、計委研究一下,哪些應該列入,哪些不列入,要分重要的和次要的;哪些可以擺到年度計划,哪些可以推遲。”“隴海、同蒲兩條路究竟投資多少,財政部、計委要計算,現在提出20万億,不可能列上,到底需要多少,能拿出多少,再摸一摸。”(二)“鐵路問題中一波同志提出質量問題是很重要的,我同意。質量如搞不好,子孫都會罵的。”今后我們要新建的鐵路,許多在沙漠和山地,技術上更困難,“必须搞好質量”。這些思想對于編制“一五”計划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11月24日,周恩來同毛澤東、劉少奇乘火車離開廣州北返。26日途經武漢時,在火車上同毛澤東、劉少奇聽取了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林一山关于長江流域規划和三峽工程設計工作的汇報。27日途經鄭州時,又同毛澤東、劉少奇聽取了黃河水利委員會副主任趙明甫关于水土保持和治黃工作的汇報,于28日返抵北京。陳云第一次代理總理職務結束。

二、1955年周恩來出席亞非會議期間,陳云第二次代理國務院總理職務

為了在外交工作中打開一個新的局面,給新中國的建設事業創造一個安定和平的外部環境,周恩來于1955年4月18日至24日率团參加了在印度尼西亞的万隆舉行的亞非會議。4月6日,國務院第八次全體會議聽取周恩來关于參加亞非會議問題的報告,通過他提出的參加會議的方針和代表团名單,并宣布在周恩來出國參加亞非會議期間,總理職務由陳云代理。4月7日,代表团飛離北京。

陳云在此次代理總理職務期間,主持了一系列國務院會議。

4月16日,陳云主持召開國務院汇報會議。會議批准《关于地方工業部的管理范圍、工作任務、組織編制及一九五五年工作要點》、《民族事務委員會一九五五年工作計划要點》,原則批准國務院关于所屬各部門工作報告制度的規定和國務院关于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委員會工作報告制度的規定。

4月21日,陳云主持召開國務院第九次全體會議。在討論國家計划委員會副主任張璽所作《关于第二次全國省(市)計划會議的報告》時,陳云指出:農業在中國占有很大的比重,工業原料來自農業的占50%以上。農業前兩年都沒有完成計划,農業的歉收要影響工業。我們的農業還趕不上工業的需要,農業與工業的关系在長時間內是要緊張的。會議通過了這個報告和《关于公安部一九五四年工作的簡要總結與一九五五年工作計划要點的報告》。

5月5日陳云主持召開國務院汇報會議,會議研究了有关印度向我國索取西藏河流水文資料和要求建立雨量觀測站的問題,并作出了相應決定。

4月29日,周恩來率領出席亞非會議的代表团安全抵達昆明。休息數日后,5月3日由昆明飛經成都、西安、廣州,并在三地作短暫停留,于7日11時許返抵北京。陳云第二次代理總理職務結束。

三、1956年底至1957年初周恩來出訪亞歐十一國期間,陳云第三次代理國務院總理職務

1956年11月18日至1957年2月5日,周恩來率中國政府代表团對越南、柬埔寨、印度、緬甸、巴基斯坦、苏聯、波蘭、匈牙利、阿富汗、尼泊爾、錫蘭(現稱斯里蘭卡)等亞歐十一國進行了友好訪問。這次出訪前后共近八十天,行程十万八千里,是繼參加日內瓦會議和亞非會議后,新中國的又一次重大外交活動。在周恩來出訪及不在北京期間,陳云第三次代理總理職務。

在近三個月內,陳云作為國務院代總理,兩次主持召開國務院全體會議,多次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處理一系列國務要事,重點討論和研究1956年國家預算的調整、1957年度國民經濟計划的制定和基本建設投資的壓縮以及第二個五年計划的編制等工作,為新中國的建設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

12月18日,陳云主持召開國務院第四十一次全體會議,討論并通過《國務院关于一九五六年國家預算調整和預計執行情況的報告》等文件。陳云在講話中指出:財政預算和現金收支必须是平衡的,不平衡就出毛病,不能有赤字,應該略微有點結余。工業和農業必须兼顧,“農業對工業是有約束力量的,工業不能不管農業而為所欲為。因此,我們的建設規模應該有所根据,不能想多少就多少”。工業、交通等基本建設應該有適当的比例。同日,陳云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并通過《國務院关于編造一九五七年國家預算草案的指示》。

對制定1957年度國民經濟計划,中共八屆二中全會確定了“保證重點,適当壓縮”的方針,決定1957年的基本建設投資為135億元。會后,國家經委為國務院起草了《关于編制一九五七年度國民經濟計划草案的指示》。12月4日,陳云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并通過這一文件。《指示》指出,1957年不應該開工的建設項目,應堅決地不開工,該停工的堅決停工;對于需要開工的限額以上建設項目,必须注意到部門之間、厂礦之間、主要企業與附屬企業之間的協作关系,妥善安排。陳云在討論時斬釘截鐵地說:“我的意見,如果有材料就搞135億,材料不夠,就砍下來,差多少砍多少。”

會后,國家經委經過對材料的仔細計算,認為投資還需要削減下來。為此,陳云在12月27日、30日兩次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削減1957年基本建設投資問題。陳云在27日的會上說,現在馬跑得太快,很危險,這樣騎下去,后年、大后年更危險。我們這樣的大國,搞建設不能出亂子。投資究竟搞多少,首先是我們几個人負責。我們肩上擔負著六万万人的事,如果搞得天下大亂,要打我們的屁股。我們責無旁貸,不要怕被别人說成是機會主義。明年削減投資,必须搞些死辦法,哪些東西不搞就是不搞,要砍就砍下來,太靈活了不行。會議決定將基本建設投資壓縮到114億元,待進一步核算后報中央討論。30日,陳云再次提出:“我主張按114億元,因為一是財力物力不行,第二退到114億元并不危險,如果到明年8月財力物力都多了,我們再搞不遲。”他說:“過去照顧基本建設多,照顧生產少。應該是首先保證必需的生產,其中主要部分應該保證最低限度的民生,有余搞基本建設,這樣基本建設就是冒也冒不了多少。物資的保證,第一是生產,有余搞基建,基建中哪個重要,再去分别。過去的分配原則與此正相反。根据上述原則就可以避免東歐國家犯的錯誤。”

2月7日,陳云主持召開國務院第四十二次全體會議。這是陳云在此次代理總理期間第二次主持召開國務院全體會議。會議討論并通過关于接受中共八大《关于发展國民經濟的第二個五年計划(1958-1962)的建議》的決議等文件。陳云在发言中指出:編制“二五”計划比編制“一五”計划有利的地方在于,現在比過去的經驗多了一些;但困難也比那時大了,各种比例关系更不容易安排恰当了。好比一間屋子,“一五”時是空的,坐几個人沒关系,到了“二五”,人坐滿了,再往里坐,如果安排不好,就要東碰西撞。因此,編制“二五”計划的要求應比“一五”時高,要找出“一五”時的矛盾所在,總結“一五”的經驗,研究“二五”的恰当的比例关系。

1957年2月5日,周恩來結束對亞歐十一國的訪問起程回國,次日上午飛抵昆明。在昆明、重慶休息了一個星期后,于2月12日下午回到北京,陳云第三次代理總理職務結束。

四、1958年周恩來訪問朝鮮期間,陳云第四次代理國務院總理職務

1958年2月14日,周恩來受金日成首相的邀請,率中國政府代表团赴朝鮮,商談中國人民志願軍從朝鮮撤軍問題。在此期間,陳云第四次代理總理職務。

由于此次代理總理職務只有一周的時間,而且陳云此時的處境也不好,所以這期間陳云主持的國務工作并不多。

自中共八屆三中全會毛澤東批評反冒進以來,陳云就開始處于困難的境地。南寧會議上,毛澤東批評綜合平衡的思想,批評財經部門不向中央政治局通報情況,批評“天天談市場,天天談庫存”,顯然是批評陳云的。而且毛澤東在會下與李富春、李先念和薄一波三人談話時,也明確地講到批評主要是對陳云的。但陳云因在外地療養未能出席這次會議。

南寧會議結束后,中共四川省委第一書記李井泉趕到重慶,于1月28日和29日向陳云詳細傳達了南寧會議的情況。2月1日陳云到上海時,中共上海市委第一書記柯慶施也向他傳達了南寧會議的要點。

在這种情況下,陳云已很難再安心療養下去。一星期后,他結束在上海的療養回到北京。回京后,陳云繼續聽取有关南寧會議情況的傳達,并准備檢討反冒進的問題。周恩來向陳云扼要地介紹了南寧會議的情況。李先念就南寧會議情況單獨同陳云談了一次。2月15日晚上,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又一起與陳云談了一次。

經過這一段,陳云對南寧會議的情況有了詳細的了解,對檢討反冒進有了初步的思想准備。2月16日早晨,陳云致信毛澤東,要求同毛澤東談一次話。下午,他同毛澤東談了兩個多小時。

2月18日,陳云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发言,第一次檢討反冒進。陳云說:南寧會議中間討論的,一個時期在反冒進問題上的“方針性的錯誤”,“我有這個錯誤”。他舉例說:“對工業的基本建設投資多用了一些,職工多了一些,工資支出多了一些,有錯誤的看法。”“沒有弄清這些缺點、錯誤、毛病是九個指頭與一個指頭的問題。”“與此有关,我在這個時期的前后,在一九五七年省市委書記會議上的報告中,對平衡的看法有右的錯誤。一定程度的平衡是要的,因為我們是搞計划經濟,但是只注意到物資的平衡,沒有去看積極的方面,從增產方面,從群眾中間,千方百計來達到平衡,這個錯誤屬于消極方面。”“這個方針性的錯誤,在財政、貿易、物資供應這些部門反映得多,就是在我管的方面反映得多。所以,應該說,在這個問題上面,我要負主要的責任。”

接著,陳云還檢討了財經工作方面的一些缺點、錯誤。他說:“在財經工作中間缺少政治,不依靠群眾,有些地方不相信地方黨,有官氣、暮氣。”“在三大改造以后,對于資本主義要采取各种形式來破壞社會主義、向社會主義進攻這一點估計不足。”他還說:“在財經工作中間,對于主席、對于政治局,經常采取傾盆大雨的方法。本子有沒有呢?有,很厚,大體上也是我們接觸業務的人懂得,别的人看不懂。”“實際上是對于中央的一种封鎖”,“因為消息透不過去嘛”。“我看這次總要訂出一些具體的辦法來改變。”

這次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的主要內容是傳達南寧會議精神、批評反冒進。周恩來因會議期間出訪朝鮮,會上主要由陳云檢討反冒進和接受批評。

1958年2月22日,周恩來結束對朝鮮的訪問回到北京。陳云第四次代理總理職務結束。

編輯:惠風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