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奇評價張聞天:教條不堪重用

+

A

-
2017-04-17 03:57:42

張聞天雖在中共七屆一中全會上当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實際上已沒有多少權力。但高崗對張聞天很尊重,稱他是“翰林”,認為張聞天有學問、有能力,在制訂很多重大方針、政策時都請張聞天過目或起草。高崗甚至還提議張聞天重新擔任東北局組織部部長,但被劉少奇否決,因為劉認為張聞天是“教條主義者,不能管黨”。本文摘自2010年第5期《同舟共進》,作者溫相,原題為《高崗的前半生》。


1949年6月,高崗(右)與劉少奇(中)、王稼祥在莫斯科合影(圖源:浙江圖書館)

高崗頗有工作能力。毛澤東曾對秘書葉子龍說過:“高麻子這人能干事。”(《葉子龍回憶錄》,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1937年底,王明、康生返國,王明被譽為“昆侖山上下來的神仙”,高崗卻異常反感這些教條主義者,在背后提醒說:“原來我們以為苏聯飛機給我們帶來了什么好東西,卻不知道原來是禍從天降!”(《我的一生——師哲自述》)而作為旁觀者的苏聯駐延安觀察員弗拉基米洛夫也說高崗是一個“能干的、意志堅強的人”。1941年6月3日,陝甘寧邊區政府召開縣長聯席會議,延川縣代理縣長李彩云被突如其來的雷電擊死,事后在集市上有個農民說了一些過激的話,保安處知曉后即拘捕了這個農民。高崗把這一消息告知毛澤東,毛澤東摸清情況后,作出了正確的決定,減輕了邊區農民的負擔。(《我的一生——師哲自述》)

1943年4月28日,中央政治局在討論任弼時提交的《特務活動與中央對特務的斗爭》的報告時,決定成立一個在中央書記處領導下的反內奸斗爭專門委員會,成員有劉少奇、康生、彭真、高崗,劉少奇任主任。高崗在“反內奸斗爭”中還是比較注意方式和火候的,他指出:“反特斗爭要堅決采取群眾反奸路线與公開合法斗爭方式;應嚴格區别黨內反特斗爭與黨外反特斗爭,穩定多數、打擊少數。已經逮捕審訊清楚并有改悔表示的可以釋放,少數必须槍斃的也暫不槍斃。”(高崗、周興致習仲勳、師哲電——與敵特作斗爭的指示,《中共中央西北局文件汇集1941-1945》)当康生推行的“審干”、“搶救”等極左的政治運動進入白熱化時,高崗主動向毛澤東汇報了實情:“西北干部都是一塊戰斗過來的,怎么能同特務聯系上?”(《我的一生——師哲自述》)由于周恩來、任弼時、張聞天、徐特立、高崗等人的如實汇報,引起了毛澤東的高度重視,從而一舉中止了“搶救運動”,贏得了干部群眾的歡迎。

抗戰結束后,毛澤東把戰略目光投向了東北,為此專門成立領導機構——中共中央東北局。派出大量干部前往東北,高崗也加入了這一行列。1945年6月16日,中央來電,全面改組東北局領導層。以林彪為東北局書記、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兼政治委員,彭真、羅榮桓、高崗、陳云為副書記兼副政治委員。6月24日,高崗兼任東北局秘書長,成為林彪在東北地區的主要助手。1949年3月11日,高崗正式就任東北局書記。在高崗主導東北期間,東北地區的工業經過三年多的恢复,在1952年工業生產總值已經超出历史上最高水平(1943年)10%以上。而農業生產也與历史最高水平相近,百分之六七十的農戶已經上升為中農,其中一部分即20%還是富裕中農。嚴濟慈后來回憶說:“金雞報捷,始自東北,三年國民經濟恢复,新中國的工業與科研,也可以說是在東北首唱建設之歌。”

除了狠抓工農業生產,高崗還在用人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以“誠招天下士、廣攬四方才”來形容東北局的用人政策并不過譽。東北解放后,大批干部被抽調入关,人才儲備出現了真空。針對這一現狀,高崗積極采納陳云、張聞天的建議,不僅派專人到北京、上海、武漢、南京等大城市招聘知識分子,動員一些著名大專院校的畢業生到東北工作,本人還親自在黨代會上作《站在經濟建設最前面》的報告,號召“干什么學什么,干什么就成為內行,成為專家”,鼓勵技術人才脫穎而出。經過三年的不懈努力,截至1952年,東北培養了10万余名新生干部投入一线,稍后培養出來的8万多名工人干部也成為工業戰线的骨干。高崗還同張聞天研究,請張出面起草了一封致斯大林的信,報經中央審批,信中提到了請苏聯對東北地區施以援助。1949年7月,高崗隨同劉少奇訪苏,代表東北人民政府與苏聯政府签署了12個月的易貨貿易協定,苏方派出近200名專家來華支援建設。

高崗的用人雖有所偏狹,但在東北時期至少保持了一部分“五湖四海”的優良傳統。他不以“山頭”為唯一依歸,強調“尊重知識、尊重人才,不搞論資排輩”。像馬洪、華明、安志文等人都是在高崗身邊工作過,并被一點點发現培養起來的。對于那些因為黨內斗爭而坐了“冷板凳”的老同志、“老資格”,高崗也不避忌諱,一體信用。例如張聞天,他雖在中共七屆一中全會上当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實際上已沒有多少權力。但高崗對張聞天很尊重,稱他是“翰林”,認為張聞天有學問、有能力,在制訂很多重大方針、政策時都請張聞天過目或起草。高崗甚至還提議張聞天重新擔任東北局組織部部長,但被劉少奇否決,因為劉認為張聞天是“教條主義者,不能管黨”。(張秀山《我的八十五年》;張明遠《我的回憶》)

凱丰(何克全)是“二十八個半布爾什維克”之一,在1947年以后,凱丰逐漸淡出高層,以后擔任了中共沈陽市委書記,高崗對他仍舊很尊重,看重他的理論水平。對于在工作中有分歧的領導干部,高崗還表現出難得的寬容。他和張秀山是多年的戰友,在一些問題上各執己見,甚至到了爭吵的地步。有的人看到了,對張秀山說:“你怎么跟高主席這樣爭吵”,張秀山則說:“有不同的意見就要爭論,在紅26軍、在延安時,討論問題經常是這樣的。”這說明高崗并沒有把彼此爭論問題時持有的態度帶到個人看法上。林楓在彭真的去留問題上與林彪、高崗有很大的異議,但就是這樣,在高崗行將離開東北時,卻囑咐張明遠說:“由林楓主持東北局的工作,由他管全面。”(張明遠《我的回憶》;張秀山《我的八十五年》)

有人曾在背后說高崗領導的東北局是“西北局搬家”,劉少奇針對這一不負責任的說法批評道:“東北局的干部是中央調配的,不是高崗自己拉去的。”并請東北局組織部副部長陳伯村轉告高崗,不要聽那些閒話,更不要因此而背包袱。(張明遠《我的回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高崗当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1951年11月5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13次會議決定增補林彪、高崗為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即当時的中央軍委)副主席。是時,黨內領導人兼任軍委副主席的只有劉少奇、朱德、周恩來、彭德懷四人而已,高崗躋身其中,說明了他的分量。上世紀50年代初,抗美援朝戰爭爆发,高崗坐鎮大后方,殫精竭慮為協助彭德懷的前方作戰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彭德懷获得朝鮮最高勳章——一級國旗勳章后,在志願軍黨委會議上說:“如果論功行賞的話,這個勳章從大后方講應該給高崗,從前方講應該給洪學智,我只是作為代表去接受這枚勳章的。”(洪學智《洪學智回憶錄》,解放軍出版社2007年版)后來軍內還流傳一個有关高崗支援前方志願軍戰士吃“炒面”的笑話。1953年6月16日上午,秦基偉奉命去見毛澤東,毛澤東問及志願軍戰士的吃穿問題,說戰士們作戰很苦。秦基偉說:“戰士們都說毛主席對我們最关心,專門給高崗副主席打電話,叫給志願軍吃好點。高崗副主席聽錯了,聽成讓給志願軍吃炒面,所以志願軍天天吃炒面。”毛澤東信以為真:“我沒有這樣說呀。”秦基偉說:“是戰士們講高崗副主席的俏皮話,算是個笑話。”毛澤東聽后大笑:“還是不願吃炒面啊。”(秦基偉《秦基偉回憶錄》,解放軍出版社2007年版)

高崗雖人在東北,卻對身處北京、操勞國務的毛澤東的身體健康極為惦念。有一次,他打了一只老虎,用虎骨泡酒專程送給毛澤東滋補。毛澤東看后,說了一句:“這個高麻子。”這些虎骨酒的下落后來在聶衛平回憶胡耀邦的文章中找到了答案:“当時,胡耀邦見我把茅台酒留給了中國足球,便又送給我一瓶虎骨酒。這瓶虎骨酒也頗有些來历:五十年代初,高崗還在当‘東北王’時,曾親手打死一只老虎。他用老虎的骨頭泡了一坛酒,并將這坛酒送給了毛澤東主席。不知出于什么考慮,毛澤東叫人將這坛酒埋在了地下。几十年來風云變幻,当年埋酒的人早已不知去向,這件事似乎也已被人遺忘了。直到粉碎‘四人幫’后,在清理毛澤東的遺物時才发現這坛酒。酒封得好好的,上面還有個說明,這樣人們才知這坛酒的來历。后來酒被分成了十几瓶,分别送給了当時中央的老同志,胡耀邦也分得一瓶。然而,平易近人的胡耀邦又把這瓶酒轉送給了我,怎不令人感動!”(聶衛平《圍棋人生》,中國文聯出版社1999年版)

編輯:关嶺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