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台灣遺忘的二二八受害者

欒泠撰寫2017-02-27 21:33:55

二二八事件已經過去70年,作為一起并不遙遠的历史事件,許多当事人依然健在,关于二二八的檔案史料在解嚴后大量出現,研究層出不窮。有學者稱,現在對該事件的研究似已逐漸超越“二二八研究”的層次,進入“后二二八研究”的階段,重視各种相关議題之開发,如國際借鏡、法律責任等。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发,憤怒的台北市民焚燒專賣局(圖源:VCG)

然而台灣學者楊渡2006年在《聯合報》发表《二二八的六個最基本問題》一文指出:“今天台灣研究二二八的人,仿佛只有一种聲音,卻忘記了台灣人也曾是暴動的发動者、加害者。在二二八的历史里,本省人外省人都有受害者。”

不可否認,二二八事件是台灣人心中難以磨滅的傷痕,但二二八不僅僅是本省人的二二八,当時的記錄留下本省人殘害外省人的事實。

黃秀政等所著的《台灣史》指出:“此時民眾遷怒外省人,因此在台北、基隆、板橋等地開始有民眾毆打外省人。”

2月27日下午,就有人張貼“打死中國人”的標語,高喊:“阿山(外省人)不講理。”阿山,意為山豬,對外省人的輕蔑稱呼。“豬仔太可惡”、“台灣人趕快出來報仇”等等。28日,更出現“打阿山”的號召,對“外省人”的暴力行為不斷发生。

唐賢龍的《台灣事變內幕記》一書不乏婦女遭奸殺、小孩被打爆頭的記載,据他描述,在2月28日那一天,就有100多名外省人被打死,900多名外省人被打傷。

在当時,許多為日后的台灣发展有重大貢獻的官員,比如嚴家淦、任顯群、費驊、趙連芳等人也遭到了本省人的追殺,2015年上映的紀錄片“阿罩霧風云”中曾提到嚴家淦被迫藏身霧峰林家的故事,即使霧峰林家在台灣有巨大的威望,仍然有滋事者率眾到林家脅迫交出“阿山”。当時林獻堂以自己的生命為嚴家淦做擔保,他說:“這個人對台灣是好的,你們要嚴家淦的話,先要踩過我的身體才可以過去。”不僅如此,当台中等處的外省籍公務員被暴徒拘禁于集中營,并決定全部殺光時,林獻堂发出警告:“你們如果把外省籍的公務員殺光,國軍來了就要把台中的人民殺光。”九百多個外省籍公教人員的性命才得以保全。


1969年10月10日,台灣總統蔣介石與副總統嚴家淦(右)出席國慶日(圖源:Getty/VCG)

連國民黨大員都如此,那些無人作保的外省人自然是朝不保夕。

而本省人并不是唯一的加害者。

二二八事件发生后,留台日人及家屬、原皇民奉公會會員被動員起來,成立“海南島歸台者同盟”、“若櫻敢死隊”、“暗殺团”等。花蓮甚至出現手持日本軍刀、穿戴日本軍服的皇民。他們懷抱“台灣獨立,國際共管”的謬想,傳單中竟有“台灣獨立,打死中國人”的詞句,毆打外省人,搗毀或搶劫最為積極。

這些不同的施暴者給外省人帶來的創傷是一樣的。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教授陳孔立在当時是福州的高中生,他回憶当時有親戚在台灣的福州人,紛紛打電報去台灣,電報局里擠滿了人,電文卻几乎一樣,只有兩個字:“安否?”事件之后,有大批外省人回到福州,報上說“福州旅台者紛紛逃回”,他們“飽历台變驚險”,而“留台者均急于求去”。這是当年作為台灣鄰居的“外省人”對二二八事件的一种“記憶”。

(欒泠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