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統:毛澤東一生最灰暗的時刻

2016-11-06 20:47:57

過了若爾蓋草地,跟著毛澤東北上的紅四方面軍的機关干部、紅軍大學里的學員全都回到張國燾那里去了,這就是毛澤東“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刻”。八万紅四方面軍,沒有一個人跟他走,而且還把朱德、劉伯承和五軍团、九軍团扔在了張國燾的左路軍。這個時候張國燾有九万人,毛澤東是一万人,你說誰能成氣候?但是毛澤東沒有退路了,不惜一切代價,他也得帶著隊伍北上。本文選自微信公眾號“三聯書店三聯書情”,為上海交通大學历史系教授劉統2016年9月10日在三聯書店所做的关于紅軍長征系列講座之二。


長征路上的中共紅軍(圖源:新華社)

今天是長征講座的第二講,因為有一些聽眾昨天沒有來,所以我們把昨天的內容做一個簡單的回顧。

長征開始的時候,当時是博古、李德、周恩來当家,他們采取的行動就是大搬家、大逃跑。紅軍經過湘江之戰之后,一下損失了三分之二,中央高層內部開始了爭論,毛澤東利用這個時機,策划了遵義會議,遵義會議的結果是改變了中央的最高決策層,博古、李德下來,張聞天、毛澤東上位,形成了張聞天、周恩來、毛澤東的新的三人領導機構。

在毛澤東重新回到決策層之后,紅軍長征的方式有了變化,開始變得機動靈活,于是就有了所謂的四渡赤水。四渡赤水的路线彎彎曲曲、繞來繞去,就是為了避戰,因為毛澤東心里非常清楚,這支走了几千里地的紅軍隊伍已經是精疲力竭,沒有戰斗力了,如果要打,就是全軍覆沒。沒有紅軍了,還談什么革命?毛澤東当時在中央軍、川軍、黔軍、滇軍的夾縫里求生存,所以行軍路线才會那樣地繞來繞去。就在毛澤東和紅一方面軍最困難的時候,突然接到雪山那邊的電報,張國燾率領紅四方面軍渡過了嘉陵江,在今天的川西北建立了一塊根据地,等著中央和紅一方面軍會合。對紅一方面軍來說,這是絕處逢生,疲憊之師一下鼓足了勇氣,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翻越夾金山,1935年5月一、四方面軍終于在川西北會師了。

走了一万多里地的紅一方面軍只剩下兩万多人,衣衫襤褸,骨瘦如柴,受到了紅四方面軍八万多人兄弟般的迎接,当時心情是非常激動的,紅四方面軍的同志拿出了糧食、皮襖等各种各樣的禮物來慰問紅一方面軍,使紅一方面軍的同志覺得非常溫暖,大家都感覺到這是長征中的一大勝利,好像是過節一樣。

但是毛澤東說,一、四方面軍會師之后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刻,别人都那么高興,怎么成了毛澤東最黑暗的時刻呢?因為毛澤東遇見了黨內最強勁的對手張國燾,張國燾当時依仗著在黨內的資历和權威,最重要的是他手里的人、槍比中央和紅一方面軍還要多得多。張國燾在會師之后提出,兩大主力會師應該統一組織、統一指揮。對不對?完全對。問題是誰指揮誰?張國燾說,当然我指揮你了,你們還剩下几個人了?毛澤東就躲避、回避這個問題,不肯把權力交給張國燾,于是張國燾就攤牌了,不解決組織問題,我就不走,看你怎么辦?

中央對張國燾束手無策,為了解決組織問題和權力分配的問題,中央和張國燾在川西北整整相持了兩個月,在這兩個月里紅軍消耗尽了当地所有的糧食,当時全軍處于饑餓之中。在這個关鍵時刻,張聞天表示實在不行就把總書記讓給張國燾,但是毛澤東堅決不同意。毛澤東提出了一個方案,“寧可讓出總政委,不能讓出總書記”,張國燾想指揮紅軍咱們就讓他当總政委,但是總政委也得聽政治局的。這樣的話,中央在1935年8月的毛爾蓋會議,決定改組紅軍的最高領導機構,張國燾擔任了紅軍總政委。張國燾擔任紅軍總政委之后,他的權力欲望得到了滿足。

(荏苒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