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國鋒口述:懷仁堂事變真實經過

2016-11-03 19:56:57

"現在社會上出現一些書,專門寫粉碎四人幫的經過,有的是有事實根据;有的是互相傳抄;有的則是胡編亂造、歪曲事實、添油加醋,弄的真假難辨、混淆聽聞。特來看看你,并澄清一些重要事實,以正聽聞。"本文系吉林省前省長張根生遺稿,摘自2008年第10期《炎黃春秋》,原題為《聽華國鋒談几件大事》。


華國鋒是唯一曾經同時擔任中共中央主席、國務院總理、中央軍委主席這三個最高職務的中共領導人(圖源:VCG)

1999年3月9日上午10時20分-11時50分

地點:北京西皇城根南街9號院華國鋒家中

問:從上次(1997年11月)見面至今已有二年多沒有見面了,再來看你,身體怎么樣?現在社會上出現一些書,專門寫粉碎四人幫的經過,有的是有事實根据;有的是互相傳抄;有的則是胡編亂造、歪曲事實、添油加醋,弄的真假難辨、混淆聽聞。特來看看你,并澄清一些重要事實,以正聽聞。我并從書店買了兩三本書送給你看看,就可看出這方面情況。去冬紀念三中全會20周年以來,有些書講的比較符合實際了,例如于光遠寫的這本專講三中全會前中央工作會議的經過,是從實際出发的,特送你一本看看。当然,他對你也有批評,但基本上是肯定的。

華國鋒(以下簡稱華):我身體還可以,糖尿病天天打針吧,高血壓好了,但心脏有些問題,有時心絞痛,所以不能多外出了。毛主席1976年因病逝世,我們全黨都很悲痛,但是四人幫不顧全黨全國人民的意願,在這一時期他們更瘋狂地進行陰謀篡黨奪權活動。這一年周總理去世了,朱總司令去世了,鄧小平又被打倒了。他們認為我是他們奪權的主要障礙了,他們沒把我放在眼中,又拉又打。我心中很明確,絕對不能讓他們一伙奪取黨和國家的領導權,但要把握好時機。

政治局常委只剩四人了,王洪文、張春橋占兩人,葉帥和我也是兩人。而且在七六年(1976年)2月7日,毛澤東又決定讓他(指葉帥--編者)養病休息,由陳錫聯代替負責軍委日常工作。当時誰也不理解毛主席為什么在中央政治局討論通過的、任命我代國務院總理的通知中加了上述這么一句。我估計這和江青四人幫和毛遠新造謠污蔑葉帥反對文化大革命有直接关系。在政治局委員中,除四人幫外,大都是反對他們的。

我和葉帥比較熟悉。在1970年林彪搞的第一號命令時,把葉帥分散到長沙住了較長時間。我與他接觸較多,1975年8月,葉帥接見(廣東省)梅縣地區縣委書記時,專門叫我去參加見面。他是我們黨德高望重的老帥,在部隊有極重要的影響,所以我對他非常信任。在這緊急关頭,和四人幫勢不兩立,我早已考慮很久,下決心要搞掉他們一伙。9月10日,先找先念同志交談当前形勢、四人幫動向,認為與他們的斗爭要早日解決,這是沒法避免的,早比晚好。請他去看看葉帥交換交換看法。9月13日,先念去參觀植物園,順便去西山看葉帥,開始葉帥對李來的意圖搞不清楚,也不敢多說。二人互相問候后,便說到院中走走,看看園林。邊走邊說,回到屋中交談,主要談了四人幫的情況、看法,沒深談(有的出版物上竟說葉帥在10日曾到華國鋒處商談粉碎四人幫問題,是無中生有的揣測而已)。

華:四人幫大肆宣傳"按既定方針辦"是毛主席臨終囑咐,是别有用心的。喬冠華要在聯合國大會上(9月2日)发言,稿子上也有這句話。我在審查稿子時,改為"照過去方針辦"的原話了。張春橋不讓向下傳達,怕引起震動。實際是怕暴露他們篡改毛主席指示的陰謀。

這以后我親自和葉帥取得聯系,交換看法,做准備工作。我們一致認為要采取非常手段解決,我與汪東興几次研究,叫他做准備,挑選可靠人員。我也和吳德、吳忠(衛戍區司令員)談過,叫他們防備遲群、謝靜宜利用學生鬧事。葉帥和聶帥、王震、楊成武等部隊同志,也有醞釀准備。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