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之言:南水北調已失敗后患無窮

2016-09-05 03:49:13

南水北調工程就是把中國長江流域丰盈的水資源抽調一部分送到華北和中國西北地區,從而改變中國南澇北旱和北方地區水資源嚴重短缺局面的重大戰略性工程,目的是促進中國南北經濟、社會與人口、資源、環境的協調发展。但有人指出,這項工程有負面影響。本文摘自2014年12月31日李千里博客,原題為《南水北調工程已然完全失敗》。


2012年7月30日,南水北調中线丹江口水利樞紐開閘泄洪(圖源:新華社)

空前浩大,舉世矚目的中國南水北調工程東线和中线一期,至今已經耗資達約二千五百億人民幣,加上后續工程和維修養護運行管理費用,總共將耗資五千億人民幣。東线已經在2013年底宣告通水,中线也將在2014年汛后正式通水。這樣一項世界空前的建設工程,按官方說辭,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尤其是北方缺水,已到干渴難忍,不可持續的地步。南水北調若卻能緩解北方干渴之苦,是莫大的功利,應該全國敲鑼打鼓,大大慶賀一番。可是在官方媒體的宣傳上,對南水北調建成的報道著墨不多,似乎是有意回避難言之詞。各方重要決策者,建設者,負責者,指揮者,也不見紛紛出來邀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年前撰文,痛斥整個南水北調工程決策和實施是屁股決定大腦,罔顧起碼的自然和科學原理,必敗無疑。現在根据各方的報道,不但東线和中线都是失敗工程,并且還是慘敗,一敗涂地,無法交代,無法收場。

南水北調怎樣才算成功或者失敗

繼續討論之前,有必要對南水北調這樣空前規模的遠距離輸水工程,怎樣才算成功,怎樣算是失敗,先下一個定義。沒有定義,只要有一桶水流到了北京,他們都可以稱為成功。任何工程都是投入工程成本耗費后,計算其所获得的社會經濟效益,效益超過耗費,就算成功了。效益低于耗費,就是失敗。南水北調耗費五千億人民幣巨款,其成功與否,端看能夠調來多少水,值多少效益,和耗費相比合不合算。按照一般工程投資成本計算,全部投資額分攤到每年的成本耗費,大約應該乘以10%,也就是說一年消耗五百億人民幣。那么按照原工程設計指標,東线一年調水一百億噸,中线也是一年一百億噸。如果真的能達到設計的年輸水量,每噸水的成本約不到3元人民幣。那么不算環境破壞的代價,可以算是工程成功的吧。反之,如果東线和中线調水遠遠達不到設計的指標,发揮不了效益,就算工程失敗。我取一個基准线,設計調水能力每條线一年一百億噸,如果能達到75%就是七十五億噸,我就算南水北調工程成功了。

南水北調東线建成便已徹底失敗

以每年調水75億噸的評判標准來衡量,已在2013年底建成通水的東线,已告徹底失敗。

根据報道,南水北調東线從2013年11月15日開始第一次正式通水,至12月10日通水結束,历時25天,共調3,400万立方米的水。算起來水流量僅每秒15.75立方,一年四季365天連續輸水,每天86,400秒,算起來也達不到每年五億噸的輸水量,僅有設計指標每年一百億噸水不到5%。這是徹底失敗。

東线第一次通水在12月10日宣告結束之后如何呢?照理,這樣一個耗費天文數字建成的龐大工程,一旦建成,就應該晝夜二十四小時一秒钟也不停息地聯系運行,以发揮其最大可能的經濟效益,除非中間因為故障不得不停下來檢修維護。可是我們看到的是各种关于北調的南水價格太高,各地用不起,不願用的報道。事實上12月10日通水結束后,水渠就关閉了,沒有運行,只是在晒太陽。因為東线需要用強大的水泵提升水位,把水從低處逐級抬高,才能往北流動。驅動水泵要耗費巨大的電力,誰來支付電費呢?沒人肯支付。不但沒人支付電費,況且調來的水太渾濁,污染太重,水價太高,沒人願意購買。而水費是按照分攤成本除以輸水量算出來的,輸的水越少,除法算出來的每噸水費越高,越是沒有人要,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因此,東线只能是建成之后即擱置不用了。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