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复興的批判者:絕不背棄上帝

欒泠撰寫2016-08-27 04:03:06

文藝复興時期的意大利人文主義者尽管以反對和抨擊教會和僧侶聞名,但他們的這种反對,并非是出于一种非宗教的個人精神,而是出于對宗教的個人主義,出于對上帝的愛。


梵蒂岡博物館館藏的拉斐爾《雅典學院》,位居画面中心的是柏拉圖和亞里土多德(圖源:VCG)

当應該代表純潔和神聖的教會墮落時,那些抨擊責罵它的人才是信仰的真正維護者。從意大利文藝复興時期的人文主義者身上,我們可以看到基督宗教在信徒身上和靈魂里打下的不可磨滅的烙印。

当時意大利的世俗社會道德野蠻而殘忍,但人們的內心深處卻存有一份虔誠,因為人們关注靈魂的拯救。即使是曾經與教皇亞历山大六世及其子愷撒·波吉亞(Caesar Borgia)為敵的佣兵隊長維特羅佐·維泰利(Vitellozzo Vitelli)在臨死前也會派一個信差到羅馬請求教皇赦免其罪。事實上,当時很少有人在臨終前不請求神父為其行終賻禮的。亦即是說,他們不曾背棄天主。

在這等虔誠的心情下,人們一直按照教會傳播的價值觀念和教義指導自己的生活,審視自己的心靈,謙虛而恭順地活著。然而面對墮落的教會,人文主義者站了出來,用他們的聲音去匡正心中的教會。

那個時期的人們不會像《歐洲中世紀簡史》的作者那樣感嘆:其實教皇多為心地高貴之人,因為不滿意用說教來改正世人的錯誤因而投身世俗中,但不可避免的是,他們玷污了自己;也不可能清楚的划清界限,無論如何保住他們的宗教——意大利民族的每一种性格都是強烈到近乎激烈的,据說這是因為他們受想象力的支配較其他任何民族為多——因此才有了人文主義者對教會激烈的抨擊指責。

但是意大利的這些人文主義者所持有的個人主義精神,其來源也包含在基督宗教的傳統精神里——尽管這是基督宗教從其他地方承襲而來的。

早期基督教徒留下的個人主義傳統,表現為在羅馬政府的壓制下仍堅信自己的信仰的強烈的獨立意識,以及明知會被粉碎于獅爪之下仍向前踏出一步的無畏與堅持。那些同樣信仰這個被政府禁止的宗教而離開人群走到一起的人,其本身一定比他人有更強的獨立意識;而類似日爾曼部落生活中表現出來的“強大的獨立傾向”、“極端的個人主張”、“無拘無束的獨立性”等意識形態,在基督教征服日爾曼后,也與基督教的個人主義合流了。

秉承這种精神傳統,即使是對于基督教義的最高體現、上帝在人間的代理人教皇,人文主義者認為其行為有辱教義,亦會進行批評——不過,這并不是不留情面的。因為他們批判的目的不是為了反對教會,而是為了拯救教會。

他們所指責的,并不是神學體系和教義,而是教士們的墮落行為,尤其是世俗化傾向強烈的行為。因此那些低級的教士和修女更多的成為他們抨擊和嘲諷的目標——事實上当時的教士里良莠不齊,整體水平較之前為低,甚至有強盜混入其中。

人文主義者的行為多少起到了淨化教會的作用,而教會以及教皇與許多人文主義者也經常合作,关系還都很好。

著名的人文主義學者波吉奧曾因無情攻擊教士丑行而聞名于世,后來卻連續為七個教皇当秘書,而教皇西克斯特四世年青時曾在意大利一些城市教授神學和哲學,并十分崇尚古典文化,当上教皇后,許多人文主義者聲稱與他有師生之誼。至于利奧十世,人文主義者對他的贊美比對当時的君主們多很多,当然原因中的一部分是來自他的慷慨。

(欒泠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