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幼儀晚年憤憤不已 一句話評價徐志摩放蕩

2016-07-14 07:25:13

張幼儀是一位中國女銀行家、企業家。她是張君勱、張公權的妹妹,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八。1915年12月5日奉家庭之命與徐志摩結婚。張第二次懷孕期間,徐聽到即將又有一個孩子要出世時,当下的反應是要張墮胎,并要求離婚,几日后徐離家出走。張晚年在自傳中說:“我不是有魅力的女人,不像别的女人那樣,我做人嚴肅,因為我是苦過來的。”也許正因為如此,她至死都無法原諒前夫徐志摩的放縱風流,她評論道:“文人就是這個德性!”原文摘自《民國女人:歲月深處的沉香》,作者王開林,東方出版社出版。


中國著名新月派現代詩人徐志摩(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張幼儀(1900—1988),學名嘉玢,幼儀是小名,她出生于江苏寶山縣(現屬上海)的名門世家,祖父是高官,父親是名醫,二哥張嘉森(字君勱)是哲學家和政治活動家,民社黨創立者,四哥張嘉璈(字公權)是中國銀行總裁。由于是徐志摩的元配妻子,張幼儀常被后人附帶提及,這很不公平,要知道,她自足成名,無须在徐詩人的風流韻事中扮演受氣包和可憐蟲的角色。

世間有許多事情自始至終從未正確過一秒钟,徐志摩與張幼儀的婚姻就是如此。她聽從四哥張嘉璈的選擇和安排,十三歲訂婚,十五歲嫁人。八年間,這對夫妻聚少離多,居然沒有好好地說過几句話,更别說互相了解了。徐志摩第一次看到張幼儀的照片,就嘲笑她是“鄉下土包子”(在他看來,張幼儀雖是天足,卻知識貧乏,學養奇缺),但在同時代人的筆下,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張幼儀形象不賴,“其人线條甚美,雅愛淡妝,沉默寡言,舉止端莊,秀外慧中”。婚后,徐志摩很少用正眼瞧一瞧年輕的妻子,他履行基本的婚姻義務,只不過遵守“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古訓,他“幫助”張幼儀生育兒子阿歡(徐積鍇),滿足了兩位高堂含飴弄孫的願望,就算責任和義務兩清了。

1920年冬,張幼儀離開上海,前往法國與徐志摩团聚,輪船駛進馬賽港,她隔老遠就看出了不修邊幅的徐志摩滿臉都是不耐煩。在由巴黎飛往倫敦的飛機上,張幼儀暈機嘔吐,她再次從徐志摩口中聽到了那黃蜂般螫人的五個字:“鄉下土包子!”

更令人心寒的事情還在后頭,她在英國沙頓懷孕后,徐情聖正忙于追求林徽因,居然勒令她打掉孩子。張幼儀有些不安地囁嚅道:“我聽說有人因為打胎死掉了。”徐志摩卻以冷若冰霜的語氣諷刺她:“還有人因為坐火車死掉呢,難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車了嗎?”

張幼儀

有一次,徐志摩帶才女袁昌英到家中吃飯,這位身穿毛料海軍裙裝的袁小姐打扮入時,也很洋氣,雙腳卻是三寸金蓮。袁昌英走后,徐志摩問張幼儀對客人印象如何,張幼儀直話直說:“她看起來很好,可是小腳與西裝不搭調。”這句話就好像踩到了貓尾巴,徐志摩惱羞成怒,厲聲尖叫道:“我就知道,所以我才想離婚!”詩人多少有些病態,他對張幼儀的大腳,以及大腳所代表的剛健精神并無好感。

在張幼儀看來,離婚就是被休棄,而她自認為沒有觸犯“七出”中的任何一條,臨近產期,她更加害怕孤獨。徐志摩沒有耐心與妻子磨蹭,怒氣冲冲地撇下她,一走了之。玩了地段時間失蹤后,徐志摩拿來離婚協議書,逼張幼儀就范。她痛定思痛,同意與徐志摩協議離婚,好讓自己從冰冷無情的婚姻中徹底解脫出去,協議書上講定的五千元贍養費她一個子兒也沒要。徐志摩歡天喜地,寫了一首詩《笑解煩惱結》送給張幼儀,在詩里,他認為忠孝節義是個死結,它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