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滅亡重要誘因:滿漢矛盾

2016-06-15 03:03:03

1901年,清政府发布上諭,宣布實行新政。由此到1911年清王朝滅亡,我們稱其為“清末新政時期”。在這10年中,晚清政府進行了一場較之洋務運動和戊戌變法更為全面、更為深層次的改革運動。“清末新政”作為20世紀中國第一次大規模的社會改革運動,在中國的早期現代化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同時這次改革運動也給滿漢兩民族進一步融合提供了巨大的契機。本文摘自2013年第9期《文史天地》,作者溫唯,原題為《“清末新政”與滿漢关系變化》。


八旗士兵画像(圖源:維基百科共有領域)

滿族入关以后,為保證其政治上的統治地位,一直推行“首崇滿洲”和貶抑漢族的政策。滿族在政治、經濟、民事、司法各方面均享有各种特權,而包括漢族在內的各被統治民族則處于受歧視的不平等地位。由于漢族占全國人口的絕大多數,隨著時間推移,這一不平等所導致的矛盾日趨尖銳。特别是到了19世紀末,清王朝內憂外患,統治也日趨衰弱,已不能容許滿漢矛盾的激化。為此,統治階級中的有識之士紛紛建言獻策,要求以“平滿漢畛域”來保“皇位永固”。在此背景下,影響滿漢关系的各种政策漸次被廢除,滿漢的民族隔閡也隨之逐步消釋。沒有了政治上人為設置的阻隔,已在文化上相互認同的滿漢兩民族的融合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一、晚清的滿漢危機

清朝的民族政策推行到了晚期,遇到了其200多年來所未有之局面。原來推行的“八旗制度”和“首崇滿洲”的原則開始遭遇一系列的挑戰,“滿貴漢賤”的現象也隨著清末滿漢勢力的此消彼長而改變。同時革命黨人的“排滿”輿論也使清政府寢食難安。

滿族初興,合族人為黃、鑲黃、紅、鑲紅、藍、鑲藍、白、鑲白八旗。所有八旗人丁實行兵農合一,出則為兵,入則為民,耕戰兩事,未嘗偏廢。入关之后,八旗人丁則不事生產,專職為兵。以后清政府一再強調八旗為國家根本,并給予旗人優厚的待遇。經濟上,不交產,優養旗人,坐食糧餉;法律上,不同刑,旗民差别對待。此外,旗民(民,又叫“民人”,指不在旗的漢人)不通婚,嚴禁旗女嫁民人。總之,官方嚴格控制著旗民界限。但世事變遷,到了晚清,隨著政府財政的日益窮蹙,旗人的糧餉已不能按時按量发放,經過上下官吏的盤剝克扣,下層旗人生計日窘,不得不想法自謀生計,或私自逃離駐防地,或從事手工業,或淪為小商小販。另外,清代駐防旗人與民人的通婚也屢見不鮮。這些破壞“八旗制度”的行為客觀上促進了滿漢差異的減小和彼此的相互認同。

清順治帝曾標榜:“朕不分滿漢,一體眷遇。”實際上,在咸丰(1851-1861年)之前,清王朝都是以“首崇滿洲”原則為圭臬的。官缺分滿漢,滿族官員可任漢缺,漢族官員卻不能任滿缺,同一職務如尚書、侍郎,滿族的權力大于漢族。再者,滿族主要出任較高級别的官職,保證滿族在政府權力中占有絕對的優勢。有人据光緒《大清會典》,對內閣、軍機處、六部等15個中央機構所有的2303個缺額進行統計,滿官缺額竟占到了總數的55.2%。而對于地方督撫人選,乾嘉年間,陝、甘、川、云、貴諸省督撫中,總督是滿人的約占七八,漢人占二三;撫缺十五六,漢人僅占六七。而到了清晚期,由于八旗軍不可恃,為挽救頹勢,清政府不得不重用漢族官僚。漢人在督撫中的人數占尽了優勢,以至于同治三年五月,8個總督只有1個旗人。而同期15個巡撫缺中,旗員也只有安徽巡撫英翰1人。淮系集团的首領李鴻章更是作為漢族官僚集团的代表人物進入了清朝統治的中樞機構,“除領有直隸總督的本任外,又兼任北洋通商大臣,并且戴有大學士的頭銜,部下又有兵有將”。繼之而起的張之洞、袁世凱亦成為能左右清朝政局的股肱之臣。這些漢族官僚崛起的事實對于清王朝原來推行的“首崇滿洲”原則本身就是一种挑戰。

(柏丞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