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對30万平民大屠殺的長春圍城

2015-05-12 01:51:00

1948年5月23日,解放軍對防守長春之國軍完成包圍,并切斷國軍空中運輸開始,直至10月19日國民革命軍第六十軍倒戈、新七軍投降,解放軍進駐長春結束,共計150余天的軍事圍困和經濟封鎖。圍困戰初期守軍嚴禁居民出城,后期守城方因糧食不足需優先供給軍隊將長春居民疏散驅離至城外,由于大量難民出城之前早已糧食斷絕,得到救助為時過晚,最終導致十余万至數十万難民餓斃。台灣作家龍應台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針對這場國共內戰期間,遼沈戰役的重要一戰指出,在這場戰役“偉大勝利”的敘述中,長春圍城的慘烈死難,完全不被提及。“勝利”走進新中國的历史教科書,代代傳授,被稱為“兵不血刃”的“光榮解放”。


1948年9月12日,《東北日報》关于國民黨軍大量官兵投誠的報道

決定去一趟長春,因為長春藏著一個我不太明白的秘密。

最晚的班機,到達長春已經是五月十三日凌晨一時。即使是深夜,即使昏暗的街燈照在空曠無人的廣場上,看起來有點遼闊、冷落,你還是看得出長春與眾不同。寬闊的大道從市中心四面八方輻射出去,廣場特别多,公園特别大;如果你曾經走過莫斯科,走過柏林,走過布達佩斯,長春給你的第一印象就會是,嗯,這個城市有首都的架勢、京城的氣派。

長春的五月,風還帶著點涼意,抱著孩子的母親,把圍巾繞在孩子脖子上,孩子迎風露出來的小臉,像北方的蘋果。我站在人民廣場的邊上,仰頭看著廣場中心那個高聳的碑。

一九四五年八月,在接受日本人統治十四年之后,当苏聯紅軍以“解放者”的姿態進城,并且在長春和沈陽中心建起那些高大的戰機、坦克紀念碑時,長春和沈陽的人是帶著什么樣的心情在那紀念碑上落款,說“長春各界人士”共同紀念?事實上,在紀念碑落成,“長春各界人士”在向紅軍致敬的同時,紅軍正在城里頭燒殺擄掠。

那一年冬天,二十一歲的台北人許長卿到沈陽火車站送别朋友,一轉身就看到了這一幕:

沈陽車站前一個很大的廣場,和我們現在的(台北)總統府前面的廣場差不多。我要回去時,看見廣場上有一個婦女,手牽兩個孩子,背上再背一個,還有一個比較大的,拿一件草蓆,共五個人。有七、八個苏聯兵把他們圍起來,不顧眾目睽睽之下,先將母親強暴,然后再對小孩施暴。那婦女背上的小孩被解下來,正在嚎啕大哭。

苏聯兵把他們欺負完后,叫他們躺整列,用機关槍掃射打死他們。許長卿所碰見的,很可能是当時在東北的日本婦孺的遭遇,但是中國人自己,同樣生活在恐懼中。

一九四五年的冬天,于衡也在長春,他看見的是,“凡是苏軍所到之處,婦女被強奸,東西被搬走,房屋被放火燒毀”,不論是中國還是日本的婦女,都把頭发剪掉,身穿男裝,否則不敢上街。所謂“解放者”,其實是一群恐怖的烏合之眾,但是,人民不敢說,人民還要到廣場上他的紀念碑前,排隊、脫帽,致敬。

長春圍城,應該從一九四八年四平街被共軍攻下因而切斷了長春外援的三月十五日算起。到五月二十三日,連小飛機都無法在長春降落,一直被封鎖到十月十九日。

這個半年中,長春餓死了多少人?

圍城開始時,長春市的市民人口說是有五十万,但是城里頭有無數外地湧進來的難民鄉親,總人數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万。

圍城結束時,共軍的統計說,剩下十七万人。你說那么多“蒸发”的人,怎么了?

餓死的人數,從十万到六十五万,取其中,就是三十万人,剛好是南京大屠殺被引用的數字。

(一青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