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於雁:潘漢年冤案揭露毛澤東抗戰期間通敵

2013-11-26 23:28:34

“紅色特工”潘漢年在建國後卻遭受迫害,最終含冤病逝。作家淳於雁撰文《“潘漢年冤案”終於揭露了毛澤東》披露,潘漢年在抗戰期間,受毛澤東委托代表中共與日軍取得互不侵犯的默契。中共建政後,毛澤東秘密逮捕潘漢年“封口”。

潘漢年

發生在中共武裝奪取大陸政權,建國初期的1955年4月間,株連一大批無辜乾部和親屬的“潘漢年冤案”,直到毛澤東1976年死掉多年以後的1982年8月23日,才由中共中央發布《關於為潘漢年同誌平反昭雪恢複名譽的通知》,正式給潘漢年(1906–1977)卸下毛澤東讓他背的黑鍋。文件稱:“潘漢年同誌幾十年的革命實踐說明,他是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卓越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久經考驗的優秀共產黨員,在政治上對黨忠誠,為黨和人民的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既然潘漢年是清白的,那毛澤東就有“陷害忠良”之罪了。但是,對於毛某為了掩蓋自己的罪惡,栽贓潘漢年及株連迫害無辜乾部親屬的政治法律責任,“中宣部”至今從未作過說明,隻字不提。這算“神馬”東西?

所幸通過網路的揭露和傳播,已經有許多來自各方的舊的和新的揭發材料浮出水麵,可供分析判斷參考。從一些資料所見,“潘漢年事件”的輪廓大致上是這樣的:“西安事變”後,國共達成第二次合作共同抗日,中共得以偏安延安為中心陝甘寧邊區的“小朝廷”。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斯大林為了自保而促使希特勒德國的侵略矛頭指向英、法等西歐、北歐國家,蘇聯和德國於1939年8月間在莫斯科經過談判,秘密簽定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並共同瓜分波蘭。

共產國際把斯大林這一謀略政策通報中共。“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毛澤東,便私下策劃與他早年在國共第一次合作時期,器重提攜讓他替自己出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代理部長的“恩師”汪精衛方麵接觸,然後進一步和日本侵華軍隊打通關係,既可以取得他們的情報,以利八路軍和新四軍的軍事部署;又可以“互不侵犯”的默契,擴大根據地以利戰後推翻“蔣介石政權”的圖謀。這完全符合中共在1937年8月間《洛川會議》的既定方針:消極抗日,積蓄力量,擴大地盤,奪取政權。

毛澤東與汪精衛

1924年2月,毛澤東到國民黨上海執行部從事統一戰線工作,留下了一張鮮為人知的合影(上圖),其中有汪精衛、戴季陶、胡漢民等國民黨大員。左起:第一排:一鄧中夏、六為胡漢民、七為汪精衛、十為向警予。第二排:四為葉楚傖 、五為王荷波。第三排:二為毛澤東、四為沈澤民、七為羅章龍、八為惲代英、九為邵力子、十為戴季陶。

這項非常機密不可告人的重大任務,交給誰才能完成?毛澤東經過掂量挑選,決定將此特殊使命“單線”委托給年青有魄力、精明而能乾,隱蔽鬥爭經驗豐富的中央社會部副部長潘漢年。潘氏不負毛某重托,轉途香港,潛返上海,建立新的情報據點,積極籌劃與南京汪記國民政府接觸。他通過一位手下的美女作家地下黨員(特工)關露(1907–1982,原名胡壽楣),拉上了和汪記特務機關總頭目李士群的關係。

李原是中共黨員,曾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學受訓,回國後在上海周恩來領導的中共“中央特科”搞情報工作,後被捕叛變投靠國民黨“中統”,又“跳槽”追隨汪精衛;他與關露的妹妹胡秀楓關係極為密切,是可以利用的對象。關露出身國立中央大學文學係,受過高等教育,文筆上乘兼精通日本語文。她的公開身份是李士群的秘書,又通過其關係,打入日本特務機關出版的《女聲》雜誌當編輯;期間為了“革命的利益”,不惜以“色誘”等手段,滲透日本情報機關“岩井公館”。潘漢年通過關露獲取大量重要情報,及時向中共中央輸送,對當時的戰略和戰術部署的決策極為有用。經過李士群的周密安排,1942年9月間,潘漢年到南京和汪精衛本人見了麵,進行過兩次談話。

(一青 編輯)

相關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